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我与我的江湖酒馆 > 第388章 年少贪玩
    携剑登天楼,可摘日月星辰。

    星辰日月为九天,剑者摘星登天门。

    这是燕山上一代的负剑人留下的期盼,然而当初那位留下这些话的负剑人一下山就被拦路的土匪一剑杀了。

    功夫不高,口气不小。

    这也是当初关于燕山剑楼值得唠叨的事情之一。

    这样的笑话实在是太少,但每次试剑都绕不开这几个笑话,像是百说不腻一样。

    “咚!咚!咚!”

    鼓声缓慢的响起。

    咚的声音间隔片刻便又是紧挨着一声,登上燕山的人都被吸引了过去。

    鼓声愈发密集了起来,气氛也逐渐热血。

    “这鼓声厉害,越听越是感觉燥热。”徐毅感叹道。

    楚航嘲讽一声,说道:“这才算什么,等真要开场的时候,那鼓声才是厉害。”

    “看着吧就。”

    燕山剑阁也不都是只知道剑的呆子。

    寻常时候,剑阁的人都不允许下山,每隔两年也只有这么一个机会可以热闹一下。

    过年过节的时候,负剑人在守剑,寻常人在寻乐的时候,他们还在守剑。

    日日夜夜,在这座山上,唯一能和伴随负剑的人的也只有清风虫鸣,

    几年一次的燕山试剑,对山上的负剑人来说,就好像是过年一样。

    “师姐师姐,好多人啊,快看快看。”

    “看什么看什么,还不快去好好练功,被师父瞧见了不打你才怪。”

    “啊啊,师姐师姐快松手,快松手,我这就去练功。”

    小剑客摸了摸自己被揪红的耳朵,他撇了撇嘴,嘀咕到:“真是的…山上难道来几个人,还要学剑啊,啊……”

    他寂寞啊,他空虚啊。

    忽然之间一个声音传来。

    “又被你师姐揍了?”

    顾青山手中拿着果仁时不时往嘴里丢上两颗,看着眼前的这个十四五岁的小剑客直发笑。

    “是你!”

    小剑客名唤易火,是这山上最小一辈的负剑人,从小在这山上长大,也从未上过山。

    顾青山也是在上一次试剑的时候逗弄过易火,当时是觉得易火那师姐长的着实好看,想调侃玩闹一翻,最后师姐没套着,倒是得罪了这小剑客。

    易火一瞧见顾青山就气急败坏了起来,抓着顾青山的衣角就不放,说道:“你还我果仁!”

    “诶诶诶,别扯啊,给你,给你不成吗。”

    上次的时候,顾青山把他的果仁给抢了,在这燕山颠上可没什么吃的,对易火来说,果仁可是及其稀罕的东西。

    当初易火舍不得吃,藏了好久,结果试剑的时候被顾青山抢了去,这仇他记到现在。

    “果仁你拿了,你师姐呢?快告诉我来。”顾青山笑道。

    易火冷了他一眼,说道:“我干嘛告诉你。”

    “我可不是想调戏你师姐,上次多有得罪,这次是来赔礼的,我这话可没骗你,你瞧我眼神,不真诚吗。”

    易火碎了一口,说道:“你这人就是贱,哪来什么真诚!”

    顾青山听到这话愣了一下,这还是头一次有人说他的贱呢。

    易火见顾青山神色不对,兜起果仁,拔腿就跑。

    一溜烟功夫,就跑个没影了。

    顾青山见状也没去追,只是有些哭笑不得:“好小子!”

    易火跑到了燕山剑阁的后面,衣兜里装满了从顾青山哪里抢来的果仁,哗啦作响。

    “师姐师姐!”

    易火远远的就看见师姐在哪舞剑就喊了起来。

    宋指柔放下手中的剑,不由得有些恼道:“嚷嚷什么,天又没塌。”

    “哎呦。”易火绊到了石头,差点摔了去。

    “小心!”宋指柔眼疾手快,这才扶住了易火。

    只是可惜,易火衣兜里那些果仁全都掉在了地上。

    易火惊呼道:“我的果仁!”

    “哗啦。”

    果仁全都洒在了地上,都是新鲜的果仁,这一掉在地上全都粘上了泥土,不少顺着斜坡都滚落下了山去。

    宋指柔一敲易火的头,有些气愤道:“还想着果仁呢,该打!”

    易火哪顾得了这些,只知道捡那些果仁。

    宋指柔撇了撇嘴,追问道:“这果仁你哪来的。”

    “啊!”易火回过神来,边捡边说道:“对了师姐,上回那人又来了,前年抢我果仁那个,你瞧,这些都是我刚抢回来的。”

    “谁啊?”

    宋指柔回忆了一下,脑海中蹦出一副贱乎乎的脸。

    生性暴躁的宋指柔忽然脸红了起来,却又忽然碎了一口,骂骂咧咧到:“呸,是那混球!他人在哪呢!?”

    “就在前院呢。”易火说道。

    宋指柔听到这话,提起剑就奔了出去。

    “诶,师姐你去哪!?”

    “师姐?”

    “师姐!”

    易火着急那地上没捡完的果仁,却也只好放弃,迈着小腿追了上去。

    ………

    燕山剑楼还未开门,一旁的台子却在好些日子前就搭好了,一共三座台子,分别代表着三个擂台,谁能守擂到最后便是前三。

    其次,便是前三的比试。

    顾青山瞧见了楚航还有徐毅,走过去问道:“什么时候开场?”

    “这才头道擂鼓,还早。”楚航说道。

    “这才头道吗……”

    “是啊,话说回来狗子你刚才去哪了?”

    “去去去,没事少打听。”

    “你不对劲。”楚航眉头一挑,凑近了顾青山,用那怀疑的眼神问道:“你这怕事有事?”

    顾青山正要回答。

    可就在这时,那燕山剑楼里却是忽然传出一声呵斥。

    “顾贱人,你给我滚出来!?”

    几乎所有人都被这么一声呵斥吓了一跳,倒是没听说过着燕山剑楼上还有女人呢?

    燕山剑楼之外的顾青山浑身一震,他小手一抖,忽然感觉喉咙有些干涩。

    顾青山看向了身旁的楚航,说道:“我有点事,先走一步。”

    “不对!”楚航回过神来,连忙抓住了顾青山,说道:“狗子,这不会是在喊你吧?”

    “天下姓顾的这么多,怎么就是我了?”

    “你急了。”楚航抓着顾青山就不放了,说道:“好啊你,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狗子!”

    顾青山有些急了,他可是知道宋指柔那性子的,这么多人看到呢,要是被逮到可就不好了。

    说起这事,都怪自己当初年少贪玩……

    他都有些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