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偷香窃玉 > 第494章:还以颜色
我一觉醒来,仿佛做了个梦,梦到我回到了自己上幼儿园的时候。
那时候,我很快乐,单纯的快乐,我爸驮着我,行走在上学的路上,但是他的样子,我却记不起来了。
龚菲拿着药箱进来,她说:“你太宠着他们了,看看你的手,伤了很大一块。”
我看着我的手掌,因为在地上爬行,所以,手掌磨掉了一大片,我的膝盖也淤青了。
龚菲拿着药,给我擦洗伤口。
我说:“他们高兴就好,我背着朵朵,龙瑶在后面追,他们很开心,我希望,他们都开心,尤其是龙瑶,我希望她不要在封闭自己的内心,我希望,她对这个世界有感知,这是我们她的。”
龚菲抱着我的头,她说:“你谁都不欠,你也要开心。”
她说着就在我头上亲吻了一下,我搂着她的胳膊,我点了点头,我看着他们两个,还在熟睡,我就起床,离开卧室,不想吵到他们两个。
到了外面,龚菲已经给我做好了早餐,我坐下来吃了一点,这种在家里吃早餐的日子,我也不知道有多长时间没有做过了,我很怀念,觉得很好。
吃完饭,龚菲说:“我去送孩子们吧,木材市场刚进一批货,不需要再盯着收纳。”
我点了点头,我说:“联系刘萱,让她帮着做市场,她会帮你的。”
龚菲嗯了一声,就拿着西装给我。
我穿上了之后,就离开了别墅。
三猫带着我上车,我们直接去马帮文化公司先亮个相,签个到。
现在一个人担任多家公司的高管是很正常的事。
像某东的老板,他一个人担任五十几家公司的负责人,高管,老板,而我,也不过才几家而已。
我现在没有了生存的压力之后,我就渐渐的变的有野心,我想要成功做大,做到财富排行榜上有我的名字。
车子开到了马帮文化公司的门口,我下了车,这家公司的总部设在德宏市中心,并不是高楼大厦,而是很复古的老马帮时代的堂口。
一排排都是马头墙,红瓦楼,但是很新,一看就知道是翻新的老建筑。
我走了进去,跟门口的保安说:“我是公司新来的总经理,相信你们马总已经通知你们了。”
保安立马说:“大小姐通知了,您去会议室就行了,前面那栋房子就是。”
我走进园子里,这里俨然成了一个风景区,里面有很多雕塑,都是马帮走马时候的雕像,房子也都是老房子,现在云省这边都在发展古文化旅游项目。
像畔嘣村就发展了龙畔温泉旅游度假村项目,马帮文化也发展了马帮文化的旅游文化项目。
但是,可惜的是,这里的人气,显然很冷淡,没有几个人来这里旅游。
我来到一栋很宽敞的矮楼,我看到里面坐满了人,马妍也在立马,我敲敲门,走了进去。
看到我来了之后,马妍就站起来,她说:“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刚刚聘请的马帮文化的总经理林峰先生。”
我走了进去,看了一眼办公室里的人,都是一些六七十岁,但是精气神很饱满的老头子,对于我的到来,他们并没有什么欢迎,连看我,都没有看一眼。
一个个都显得很冷漠,甚至,对我有一些敌意,从这冰冷的气氛,我就能感受的到这里的浑水有多深了。
但是我并不介意来这里洗个澡。
我说:“谢谢大家的欢迎,我也不需要你们的关照,不过,我希望你们这些元老们最好配合点,为了公司大家的利益,大家合作愉快。”
他们的不客气,我也还以颜色。
“砰!”
我看到一个人狠狠的砸了一下桌子,把桌子上的水杯都给砸的倒在了桌子上,边上的几个小弟立马站起来,脸色难看。
我看着那个老头,他十分不满意地说:“你这个臭小子,你胆子不小啊,我儿子昨天被你打进了医院,你这小子还没上任,就点了一把火是不是?给我们这些老骨头下马威啊?哼,告诉你,别以为你小子在腾辉做过,又在世面上搞出来不小的动静,你就有多了不起,在我们眼里,你就是个连毛都没扎齐的小王八蛋。”
我看着那个说话的人,又老又丑,皮肤黑的像是碳一样,跟马龙根有的一拼。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个老头,就是马宏了,马帮文化公司的四大赶马之一。
我笑着说:“过奖过奖,跟你们这群老王八蛋你,我确实还有很多要学的。”
我的话,顿时让整个会议室的人都惊讶地看着我,就连马妍也极其惊愕地瞪了我一眼。
马宏气的站起来,咬着牙说:“现在的年轻人可真不得了啊,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一点都不知道尊老爱幼,很狂妄啊……”
我笑着说:“尊重是相互的,你对我什么态度,我自然对你是什么态度,还有呢,尊重,不是看年纪的,是品德的,如果你无德,你就是一百岁,我也不会尊重你,在我眼里,你只不过是恶心的坏老头而已。”
马宏气的指着我骂道:“你,你这个小子,你再说一遍。”
我说:“耳背呢,就去医院看看,年纪大了,身体不行了,就别逞强了,给年轻人腾个位置,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很容易死在沙滩上的。”
马宏咬着牙说:“你小子,你想怎么样?想跟我马宏来硬的是不是?你小子也不看看你有几斤几两,我们马帮在外面赶马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你这个小子,先打我儿子,又来挑衅我,马妍,这是老大的意思,还是你的意思啊。”
马宏说完,就悲愤地瞪着马妍,这让马妍十分尴尬。
她看着我说:“这些人都是我们马帮文化的元老,你能不能尊重一下。”
我说:“首先,揍他儿子,完全是他儿子咎由自取,他儿子想搞我女人,我没弄死他,已经是给你们马帮文化面子了,至于骂他,那就是他贱骨头,不分青红皂白,我这个人,你敬我一分,我回你一尺,你犯我一寸,我灭你一丈,还有,不要跟我说什么马帮元老之类的,我这里,没什么马帮元老,只有生意,我这个人做生意有一个原则。”
我说完就双手按照桌子上,瞪着他们,严肃地告诉他们:“大家合得来就做,合不来……就不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