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修仙从长生不老开始 > 第二百零二章 大劫之下仙神为齑妖魔为粉
    原本方才还在为云苏喝彩的人,顿时又有许多转变了立场。

    哪怕是有些不屑佛门做法的修炼者,也只能忍气吞声闭上了嘴。

    平日里,一个菩萨便能搅动一方风云,今日先是有一个被十几位菩萨灌顶的法海,接着又有一位高调登场低调死去的降龙菩萨,但比起这数百位佛门高人,数千高僧,千万之数的佛兵佛将相比,还是差了太多太多。

    佛门这架势,如果没有西方灵山那位佛祖,以及东方道教那一位道尊出面,已经无人可挡,虽然不是每个菩萨都达到了无垢金仙的实力,但这一方世界的佛教修行法门,却讲的是整体,而并不是论单个。

    单个的战斗力或许成问题,但眼前却是好似整个所谓的西方极乐世界都来了。

    “这是出动了整个西方极乐小世界了。菩萨数百,罗汉和行者上千,还有那掌中佛国的亿亿万生灵,这佛教不但倾巢出动,还将佛国也带来了,等于是以整个西方灵山的气运做赌注。”

    云苏知道这场天地劫难规模很大,却没想到会大到这种程度,这白蛇世界还是一方不大的世界,若是那超级洪荒大世界,未来的佛门兴起,又会是何等模样。

    相比之下,那真正的极乐大世界,怕是真的非圣人能敌。

    此时,这一方白蛇世界,西方灵山人多势众,传道百万年的成果也显现了出来。

    只见那佛国之中,有亿亿万人在低声祈祷,为佛加持祷告,而东方天地,也有许多信徒在无意识地跟着念诵佛经。

    随着这隐约可闻的念经声,仿佛有无穷的功德香火之力在持续不断地涌向那亿万佛云之中。

    这百万年来,不惜一切手段也要遍传佛法的佛门威严,此时显现无疑。

    他们越是虔诚,这些佛门高手的神通便越强大,这几乎是带着一个移动的功德机器,在随时随刻地生产着天文数字的功德香火之力。

    “佛门的人来了,也该轮到东方展现底蕴了。”

    云苏转念一想,便觉得天庭不可能一直视而不见。

    照着这个节奏发展下去,西方灵山就成为主导这一场劫难的一方,而让其他人作为渡劫之人了。

    归顺者昌,逆反者亡。

    佛道一家,天地大统的时日,似乎指日可待。

    但是,云苏却觉得以那位天帝之前显现出来的种种作法,绝对不可能任由佛门行事,道教的一盘散沙,未必不是明面上的假象。

    当然,东方道教,天庭那位天帝也不会觉得自己一人之力能够对抗整个西方灵山,更不会让这场天地劫难相关联的气运之争,落入自己手中。

    天庭出面越晚,事后就算万一胜了,也摘不到大果子。

    除非云苏此时仰天大喊,在下不才,能一人战万佛,你们若是不服,那便一剑重定天地规则。

    但显然,这是不合适的。

    “天帝驾到!”

    果然,一阵天鼓之声响了起来,只见九霄之上,无数祥云涌动,下一刻,便有千万之众的天兵天将驾驭着一座座万丈山岳般大小的祥云,落了下来。

    兵将如云,天马驰骋如梭,天兵天将们如同站满了云海一般,披着太阳星辰的霞光,带着天庭几乎全部的兵马,还有道教数以千计的高手,一起赶到了场中。

    更有祥云驮着一座巨大的天宫,天帝正带着西王母坐在天宫之中,带着天庭文武百官,一起降下。

    云苏不禁暗道,若是换一个不明天机,胆子较小的,面对眼前的局面,会不会觉得是被东西方上千万修炼者围攻了吗。

    不过,这个担心倒是多余的,显然,天帝不但不是来杀云苏的,反而是来助拳的。

    西方灵山一脉高手如云,东方天庭一方不但不弱,那天宫之中,在天下间有名有号的高手便有不下千位之多。

    从两方的高手,兵马规模来看,有差距,但不太大。

    “西方灵山好大的手笔,远道而来,可是要办什么水陆大会,为天地间的生灵祈福。”

    天帝一身天地龙袍穿在身上,却朝着云苏微微点头,道:“老祖有礼了。”

    云苏淡淡一笑道:“天帝有礼了。”

    天帝打量着这个初次见面的青城剑祖,此人最大的一次手笔,便是破坏了西方灵山度南海大士为佛的谋划,同时斩断了西昆仑神主伸向青城山的手。

    无论是从瑶池王母那里得到的有关线索,还是从其他道教大佬那里得到的些许猜测,以及凭借对那位道尊的了解。

    天帝都觉得云苏是一个极其厉害,甚至堪称强绝一世的道家高人,和有资格和自己平起平坐,茶叙酒谈的道教高人,在他眼中,此人的份量比八方天尊还高许多。

    天机被人扰乱,因果不明,天帝其实也有许多事情看不清楚,但身边却总有一位不断在变换着花样,想要对青城一脉不利的西王母,反而让他侧面知道了关于云苏的许多情况。

    道尊下旨敕封青城山为天下道场之一,便一定有他的考虑,最后从西王母身上,天帝才最终连猜带想,弄明白了这件事情。

    一个视众多无垢金仙为无物,当年九霄道尊和灵山佛祖都还在位,没有去须弥深处论道,他却能于众多天机中取胜一筹,最终更是强势斩杀了已是太乙仙人的华山仙君。

    那华山仙君,天帝原本也是觊觎多时,想尽了办法要将他引入天庭,位列仙班,甚至愿意让他比那八方天尊更高一级,享有帝号华山大帝,也是因为看中此人巨大潜力。

    可惜,此人心无大志,最终还因为西昆仑那位王母的缘故,弄的身死道消,太乙陨落。

    至于方才,此人一掌神通让那降龙菩萨应劫,开启了这场天地劫数,他反而没有那么吃惊,能杀太乙仙人的道教巨擘,岂是小小的降龙菩萨能敌的,没有古佛出动,谁能奈何。

    在天帝心中,云苏是绝对的同阵营的顶尖高人,此人不醉心于天地权力,也无心于大教之争,几乎不和人相交,也少与人结仇,就连天下间哪里有异宝出世也从未见他出手抢夺过。

    这位剑祖既然只是醉心于在青城问道,自己为天帝,便是再进一步,给他一个德才配位的能够体现真正尊荣的青城大帝的名号又如何,此人当得起。

    云苏这样的人,道行再高,但所求显然不一样,他从来不担心也不忌惮,反而忌惮的是一些身边人。

    “老祖还请上天宫小憩片刻,这一场天地劫难,还要走一些过场。”

    天帝视这片天地间的无数觊觎偷窥者为无物,也不将那几乎整个极乐小世界都赶来了的西方灵山放在眼中,反而对云苏愈发地重视,看似平淡无奇的一句话,却是让人将青城一脉又拔高了很多。

    能杀菩萨的人,这天地间还有许多,但能让天帝如此礼遇的,至少在场的只有这一人,就连已经端坐天宫中,正在享用琼浆玉液许多道教高人,也频频侧目。

    此人,看来是天帝一方,此番天地劫难的核心人物之一了。

    “好!那就叨扰天帝和王母,还有各方仙神了。”

    云苏飘然上了天宫,果然是无数天材地宝炼成,明明外面看着只是一座浮空天宫,却有十万里之广袤,而且并不是单纯的须弥芥子之术,而是动用了类似虚空石一般的宝物。

    “原来如此。”

    云苏心念一动,便学到了这天宫的炼制之法,天庭还是财大气粗,即便只是一方较小世界的天庭,也能派出百万天兵天将深入那虚空之中,在太古星辰上采集类似虚空石的宝物,在百万年间,不断地加持天庭,这天宫只是其中一座宫殿而已。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云苏此时才发现,以前年幼时,看电视上的天宫也就凡人宫殿那么大,这差距可是大了。

    他一入座,便有无数的仙神或是点头致意,或是微微拱手,看来都知道此人如果能够度过此劫难,未来一定是天地间举足轻重的一方大佬,多少有些结交之心。

    “此人道行高深莫测,执掌青城道场,如果渡过此劫,未来再见此人,也是一场缘法。”

    众多仙神都是这么想的,日后再见面,提一句当年道友你在那劫难中是何等法力无边,大杀四方,便是最好的叙旧之词。

    云苏入座之后,便心头有数了。

    “西方灵山已是放手一搏,东方天庭却是一鸣惊人。”

    云苏一眼之下,便知道了天庭的深浅,逍遥天仙以上境界的高人,大约比西方灵山要多出两百多位,其中有十七人更是达到了太乙之境。

    而相比之下,西方灵山的亿万里佛云之中,却只端坐了十位达到了太乙之境的古佛。

    “西方灵山应该已经拉拢了妖族,魔族,加上一些其他大大小小的太古遗族,整体实力最多和天庭明面上的水平差不多,但对方显然有什么底牌,莫非是那灵山佛祖留下了什么强大的先天灵宝……”

    云苏不知道这个世界有没有先天至宝,至少他没有感应到过,但先天灵宝却有,比如那位看似对权力欲望极大,而境界看起来不太高的天帝身上,就隐隐有先天灵宝的气息。

    这东西,在云苏面前,其他人是没法儿藏的。

    一个曾经闻过鸿蒙开辟,鸿钧初次讲道时分宝岩上众多先天灵宝和先天至宝透出的灵宝气息,更是在混沌中不知道和多少宝物擦肩而过,闻一闻,便心头有数了。

    在先天灵宝上,也是天帝一方占据了不小的优势。

    只是,很可惜,这些先天灵宝虽然是这个世界的先天灵宝,但比起云苏对先天灵宝的期待和定位,还是差了很多,最多只能达到后天至宝的水平。

    天地规则不全,整个世界的体量不够大,也就导致先天灵宝的含金量直线下降,正如这一方天地,两位成佛成尊的大教之主,也并没有达到大罗之境,更别说更高高在上的圣人之境界了。

    当然,云苏也不敢保证这一方天地,没有比那二人更强绝的存在,但至少,这双方能够在百万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内,在这一方天地随心所欲地立大教,传大道,而没有被人半路掐死,可见就算是有更强绝的高人,也是飘然世外,不理一般的天地俗事了。

    “妖族和魔族的人来了!”

    忽然,北方来了一团巨大的妖云和一团墨云,正是妖魔二族的人来了,然后不多时,又有数以千计的小种族,分别加入了两大阵营。

    总的来说,天庭一方代表的道教实力还是要强出许多。

    “这一方天地倒是有意思,渡劫如同过年一般,你来我往,有时候一族之人分了两个阵营,大家却也没有什么怨言。

    就连这位天帝,看到四海龙族突然生变投入了西方阵营,也只是冷眼旁观。

    看来大劫面前,大家都是心头有数,做过一场,落子无悔。”

    云苏虽然图谋甚大,但说到底,这一次白蛇世界的天地劫难却是极为难得的一次学习机会。

    否则,下一次,如果真身所在的世界来一场天地劫难,怕是就要恐怖百倍千倍了,如果换到那个超级洪荒世界,则更加难以想象。

    凡事谋定而后动,就当是先练练手了。

    天帝见天地间,万族图谱上的大小种族该来的都来的差不多了,大家也都选了各自阵营,便朗声道:

    “迦页古佛,自东西方二教传承百万年来,虽然屡有杀戮和争端,但却一直捂着压着藏着掖着。如今天机显现,因果报应,天地劫难却是已经开启了,既然西方灵山之主和九霄道尊在须弥深处论道,此番无法主持公道,我们还须得自行立下规矩。

    大家都是渡劫之人,而此次天地劫难又非是天地破碎之局面,尚有一线生机。既然上苍有好生之德,我们便以这南海上千万里为界,不得祸及天地其余地方,不得杀戮无辜生灵,先让这天下间的修炼之人,将自身的因果劫数先行了断了。

    古佛之意如何!”

    西方灵山为首的那迦页古佛看来就是为首之人了,宣了一声佛号,道:“善哉,劫难已经开启,诸位道友便先行了断一番因果吧。”

    天帝点点头,顿时双方便摆开了架势,各分东西,互相占据了约莫五百万里方圆的范围,两大阵营为首之人达成一致,便有人下场应劫。

    “黑水大王何在!你当年杀我族人一千二百三十一口,等到我修成正果,却受制于天条无法报仇,而你更是躲在你妖爹妖娘的屁股后面不敢出来,今日可曾来了,可敢下场了却因果,决一生死。”

    东方天庭一方,第一个下场的人倒是修为不俗,已经达到了逍遥天仙的境界,乃是一名风部主将,修为相当高了。

    云苏凝神一看,便听到许多人在议论,心头一动,便知了因果。

    不错,这天风真人虽然这几万年来一直在风部勤勉任职,但却放不下心中的血海深仇,却是因为那个黑水大王,一条水中蛟蛇,忽有一日上了岸,一口吞了一个大家族的人,上千口子,几乎全灭了这个大家族。

    后来,数万年之后,天风真人成仙之后便要去报仇,却受制于天条无法下手,而那黑水大王也被其他仇家追杀,最终投入了妖族的怀抱,天风真人自然报仇无望,好不容易等到了这天地劫难,其他人畏惧生死,他却是喜不自禁,视死如生,终于能够报仇了。

    “哈哈哈,老子说是谁呢,这不是当年叶家那个藏在牛棚里面,躲在牛屁股后面,假死逃过一劫的小子嘛,来,你老子我现在就送你去见你的列祖列宗。”

    那黑水大王也是猖獗得很,知道此番是应劫,躲不过去,便干脆下了场。

    “黑水小儿,你今日死期到了!”

    然而,让黑水大王完全没有想到的是,他刚下场,便又有十几人飞身下场,十几个境界相当的修士围攻他一条老蛟龙,一个回合都没撑过去,便灰飞烟灭了。

    不错,这场劫难,并不是什么单挑,而是因果报应,各凭手段渡劫之时了。

    不多时,便有上万人下场,各自寻了目标,做生死之斗。

    “在这天地劫难面前,没有对错,也没有正义和邪恶,更是未必有什么仇恨,有的甚至连因果牵扯都没有,或是助拳,或是看对方不爽,便下场应劫了。”

    云苏还觉得挺稀奇的,这些人渡劫的方式很奇怪,虽说天地有劫难,修行有劫数,生灵有因果,但确实有不少人是几乎什么都没有做,也被牵扯了进来。

    而有的人,事到临头怕了,转身要逃,可能拦住他的,或者杀他的,却是另外一个毫不相干的人。

    只是因为单纯地看不惯,便下了杀手。

    云苏心神一动,无数分身化入天地四方,也看到了许多人虽然没有来南海,但依然在应劫数。

    如此看来,只是道教和佛门各自约束了两大阵营,斗而不破,并不想破坏整个天地,但对于一些零星的厮杀,各地的修士应劫,却是依然造成了一些生灵涂炭。

    “天地发杀机,龙蛇起于陆。所谓天地劫难,和那可怕的天人五衰有异曲同工之处。劫数来了,有因果牵扯的,因果铁律的威力会无限放大。而没有因果缠身,甚至从修炼开始便闭门不出的,也会杀心顿起,虽然能控制,但却总会找个自认为合适的理由和门路,比如除魔卫道,比如一言不合论道杀人,才能将这劫数渡过。”

    云苏顿时恍然大悟,以前也不是对天地劫难没有认知,只是今日亲眼见到了数以万计的修炼者,而且大多都还是高阶修士应劫,才知道了这其中的原由。

    天地劫数来了,喝凉水塞牙,躲在家里挨雷劈,这是玩笑话,但祸福却不是自己能控制的了,不是你想杀别人,便是别人想要你去应劫。

    只有渡劫成功,消弭了劫数,才能继续寻仙问道。

    “所谓天地之间,四时不同,天气变化。天无永日,地无永夜,阴阳平衡,都是天地自然调和之道。而这天地劫数,便是一种至高规则的自然衍化,让某些生灵去渡劫,自行调整,而不能破坏平衡之道。”

    云苏无意中想起了绿油油的野草,似乎是长得茂盛了一些,便会被人起了心割掉,所谓大道至简,一些看似晦涩至高的天地规则,未必没有在万事万物中衍化出来具体的案例。

    这一番杀戮应劫,便是三年之久,云苏心念一动,便数出了具体的渡劫之人。

    四千多万修炼者下场渡劫,了却因果,斩断心中杀机,运气不好的,或者渡劫失败的,重伤失败的,陷入疯魔的,被人斩断了道行,削去了顶上三花的,还有莫名其妙死的,总的来说占到了六成左右。

    而能够成功渡劫,虽然缺胳膊少腿儿,或者身负重伤,但却成功地暂时了却了自身的天地劫数的,有三成左右。

    最后只有一成不到的人,能够安然无恙地度过劫数。

    这些人,大多是得天地所钟的人,不是福缘深厚,就是道行高深,或者有大气运在身。

    除此之外,还有许多人并没有下场,还在等待。

    “四六开,这个比例还是太乐观了。”

    当云苏看到东西两方,尚未下场的众多高手,才明白,之前渡劫的人,只是这一场天地劫难的开胃菜,也可以理解为个人行为,后面还有团战。

    没度过劫的人,自然是倒霉透顶,度过劫的人,却是收益巨大,不是念头通达,便是有所顿悟,或者斩灭心劫,心中多了一些修行真意,而其后身死应劫的可能性也小了很多,总之都是受益匪浅。

    “众生已经做过一场,接下来,便要看各位的了。”

    天帝一句话,却是让不少人骤然变色,这些人明明知道是这结局,但极少人表现出来的对天地劫数的畏惧,却仿佛还不如那些真仙和地仙们。

    但最终,道教一脉的高人们,还是齐声应诺,这劫数躲不过去,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阿弥陀佛,佛道之争本可避免,天帝可否再考虑一下老僧的建议。”

    那迦页古佛朗声道,众人虽然不知道他指的是什么,但天帝却是淡淡一笑道:“佛道本是一家,如今机缘在东方,本是我道教所有,说是天赐良机最为合适不过,令佛道融为一体,古佛便不要再抗拒此事了。

    古佛若是考虑一下本天帝的建议,这场劫数也不是没有消弭的机会。”

    “阿弥陀佛,天帝既然一意孤行,那我们便做过一场,决胜负,定气运,断天地归属吧。”

    “好!正要如此。”

    天帝手一挥,东方天庭一边便泛起亿万丈青光,几乎所有的道教一脉高人,都加入了进去,不惜生死,要为这一场定气运,度劫数的斗法出全力。

    这样的对决和渡劫方式,云苏倒是心头好受了许多,不用自己一人面对几千万修炼者,无数的天仙,众多的太乙仙人,还有那可能躲藏在暗处的更强绝存在们,其实也是一件好事。

    虽然不知道这迦页古佛和天帝在打什么哑谜,但云苏也没有自负到觉得自己能够窥见两个太乙仙人心中所思所想的地步。

    天机纷乱,每个人看到的可能都不一样,云苏也不例外,不懂得就是不懂,其实对大家都还算是公平。

    这说明了一个很简单的事实,有远比眼前这些两教高手强得多的大教巨擘出手扰乱了天机,除了那西方灵山之主和东方的九霄道尊,云苏实在是想不到其他人。

    或许有,但他却是没有察觉过,几乎可以肯定是这两人之一,或者干脆就是两人动的手脚。

    “如此甚好啊!只是可惜,可惜啊,为何本尊左眼皮跳,右眼皮也跳,是祸不是福,唉。”

    云苏前半段还是带着笑意地暗忖,后半句话却是已经心头明白了,以自己如今相当于无垢金仙巅峰的实力,还会眼皮跳,信了你的邪。

    这是大难来临,劫数当头的征兆。

    可是,这劫数到底应在哪里,莫非有刁民要偷袭老子!

    自修行入道以来,眼皮狂跳还是第一次。

    云苏小心戒备,万分堤防,却完全没有遇到什么偷袭,正百思不得其解,也跟着催动身上的道行青光,准备参与这团战斗法时,不经意间看到了那一位坐在天帝不远处的女人,才心头一跳。

    “原来如此!!”

    云苏一时间全都明白了,就连九霄道尊和那西方灵山之主相关的天机,都弄明白了,一时间山呼海啸一般的天机呈现,无数真相涌上心头,有感慨,有愤怒,也有惊喜,还有苦笑。

    “贫道不过是想讨一口水喝,为何你们非要送我一条江河!”

    云苏知道,机缘到齐了,天机也明晰了,接下来的事情,就是一剑破万法,为这一方天地主持规则,了却劫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