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道身法祖 > 第726章 禁忌控神
 众人很快明白来谢一夫的话中之意,若尘风如此年轻,第一不像他们一样有着丰富的战斗经验;第二,若尘风如此年轻能获得如此高的境界,根本不现实,多半是依靠灵翡或者灵药堆砌出来的境界。

而这样的境界,根基不牢,不可能太强。

若尘风道:“废话真多,你们三个,是一起上,还是分开上?”

“毛头小子,你太过狂妄了,对付你,本人一人足够!”

谢一夫狂声怒喝,身形一动,整个人已经窜略到若尘风面前,拳脚跌出,化为铺天盖地的攻势笼罩向若尘风。

两人开始在天空中飞快交手,动作快得让人眼花缭乱,只能听见震天动地的响动以及密集如暴雨的气劲爆炸声。

谢一夫作为秋部部主,在年帮中就是以拳脚功夫闻名,最擅长贴身肉搏。

此刻乱拳跌出,拳势惊天动地,威猛不可挡,后招更是如同潮水般连绵不绝,沉稳狠辣。

然而让众人意想不到的是,面对谢一夫如此狂暴凶猛的攻击,若尘风不光全部接住,并且他招数如同行云流水,更有谢一夫都使不出的奇招妙着,如同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两人相斗起初,谢一夫还占尽优势,看起来威猛不可当,但渐渐地,谢一夫锐气收敛,攻击力渐渐丧失,逐渐反而被若尘风占据了上风,谢一夫越斗越吃力,额头上甚至还挂起了汗珠。

比起来谢一夫,若尘风更像是一个武道宗师,并且他拳脚散发出来的气劲狂暴厚重,这是实打实的境界,绝对不是用灵翡或者其他灵丹妙药堆砌起来的。

但这怎么可能?

夏部部主吴不语露出凝重之色,而冬部部主夏雪衣,则惊讶地瞪起了圆圆的眼睛。

又战斗了片刻,谢一夫感觉自己的拳脚招数几乎都已经用尽,到了捉襟见肘的时刻,反倒是若尘风一直游刃有余,招数宛如深不可测的大海,无穷无尽。

这样下去,他必输无疑。

谢一夫心中突然升起了一个念头,他怒哼一声,身上突然气劲狂暴涌现,随后一拳爆燃击出。

“魔焰锁燃拳!”

随着谢一夫的拳头迅速猛击,周围温度猛然升高,在若尘风身体周围立即出现了十二个青色火球,带着强大威能向着他围攻而去。

这是谢一夫的看家秘技,也是他的最强一击。

面对笔挺一拳直面而来,若尘风立即感觉到身体周围产生了一股封锁之力,从四面八方扑袭而来,让身体如盖山岳,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十二道青色火球迎面而来。

“死吧!”

谢一夫狰狞一笑,突然注意到了若尘风的眼神。

那眼神冷酷而沉稳,完全不像是个陷入绝境的人,反而是让谢一夫有种不好的预感。

突然间,谢一夫看到若尘风飞了过来,速度快如流光,直挺挺地穿过了他拳头,撞进了他的身体里。

怎么可能?

谢一夫脑海一片空白,完全没有想明白若尘风是怎么突破他的封锁拳劲的,更没想明白自己的拳头,为什么对若尘风丝毫没有攻击力。

谢一夫忽然感觉到身体传来撕裂般的痛苦,他低头一看,表面皮肤迅速裂开,跟着一声轰鸣巨响炸响在耳边。

闪电般的强光闪现,雷鸣般震响轰鸣。

周围众人视线被夺走,等到光芒散尽,谢一夫整个人已经消失在空气中,只有他带血的衣衫碎片,在空中缓缓飘落。

死……死了?

众人尽皆露出了难以置信之色,也不明白刚刚似乎凭借压箱底的绝学占据优势的谢一夫,怎么在顷刻间就被反杀的。

“是神念碎体?”

夏雪冰眯起了斜长秀美的双眸。

众人恍然,如果是神魂的话,当然就可以逃脱谢一夫的拳劲束缚,但若尘风的碎念神念怎么会如此强大,顷刻间就将谢一夫这名天阶神魔杀死?

“是神念天外!”

吴不语忽然用一种颤抖着,且难以置信的声音说道。

全场所有年帮弟子都倒吸一口凉气,露出震骇之色。

神念天外,可以让神魂离体数百里之遥,并且杀伤力远比碎体强大得多,通常只有天耀强者才可能拥有。

若尘风只是区区天阶神魔,就拥有了天外神念,这不是天才又是什么?

不过,面对如此杀伤力强大的神念,年帮众人并没有太多的慌乱,夏部部主吴不语冷冷说道:“难怪你如此张狂,原来是有天外神念作为底牌,如果换做其他人,或许当真不是你的对手了,可惜,你遇见了我!”

吴不语满脸皱纹的脸庞上,出现了一种诡异之色,双目投射出幽暗阴沉的光芒,他张开双臂,陡然间周身阴风四起。

吴不语口中狂呼道:“秘技·大禁忌控神之术!”

空气发出诡异波动,一尊刻画满了诡异符箓的青黑色巨钟出现了若尘风头顶,宛如一片厚重邪异的云层,但这个青黑色巨钟呈现的半透明状态,周围阴云缭绕,看起来如梦如幻。

若尘风心中一动,突然想起自己前世曾经在一本古书上所读内容,辨认出吴不语所施展的,乃是一种上古遗留下来的秘技,专门为了克制人的神魂。

神魂越强,遭遇到此钟的克制也就越大。

若尘风暗道不好,一丝漆黑的混沌之火直接弹射向着吴不语,速度快如闪电,顷刻间就到对方身前十几丈外。

他是想与吴不语以攻对攻。

吴不语也猜到了若尘风是想与他抢功,但根本不将这点微弱火苗放在眼里。

他眼中闪过一抹戏谑光芒,口中狂呼,双臂震动,高声呼叫道:“禁忌控神!”

咣当一声巨响,青黑色巨钟猛然震动,巨大音浪如同一道无色透明的闪电,轰鸣击落向若尘风。

地面众人只是遭遇到的音浪的余音攻击,就都觉得头晕眼神,神念遭遇到的了强烈冲击。

更不论说首当其冲的若尘风了。

那声音直接灌入他双耳中,让他只感觉神魂受到了异常猛烈的震荡冲击,就仿佛了千百根钢针,直接穿透了若尘风神魂。

跟着那种痛苦,由神魂传导进入肉体,让若尘风痛苦不堪,他头痛欲裂,意识瞬间模糊,连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