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我在三国觅登天 > 第九十一章 亲自带队
    霍海想不到自己与刘关张的首次碰面,会在这种,即敌对,又和气,即相互防备,又没有真的想要动手的情况下完成。

    眯着眼睛摸着胡须,目光不时的瞄向远处的步兵军阵的关二哥一句话也没有说,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瞪着眼睛,只要霍海有所异动,随时就准备杀过来的张三爷,此时就是个嘴上没毛的愣头青,说话做事和演义上的风格极像。

    倒是刘备的处事方式,让霍海知道了为何他能经历过总总挫折之后,最终成功。

    就以他现在的作风,几年之后,他的仁义之名必然会天下传播,也难怪他去投袁绍的时候,袁绍会亲自出城十里相迎了。

    被放出阵来的公孙瓒只是狠狠的瞪了霍海一眼,就带着残部走了。

    他之所以对霍海没有任何想法,除了因为他还算讲信用之外,还因为他不得不把伤员和伤马留在这里,霍海答应帮他医治这些人和马,他不能伤了兄弟们的心。

    咋一看,打了胜仗的霍海好像是做了一单亏本买卖,没有任何缴获,还要负责千余重伤人马的医治,需要投入大量的医药费用,实际则不然。

    霍海觉得,褚燕属下那帮专门负责养马的人,一定能从这些白马义从手上,将如何培育良种马和批量训练战马的技术学过来的。

    可别看公孙瓒只是带着三千毛色纯白的战马出来作战,实际上,在他的马场里,至少养着过万匹白马,而且,自有一套良种马的繁育体系,可以不断的保持战马的高质量繁衍,无需花费大价钱去外面买马。

    想要在北地站住脚,没有一支强大的骑兵可不行,因为这里一马平川,而且这里背靠草原诸胡,随时有可能腹背受敌,机动能力不行,对于那些喜欢抢劫的胡人,可没有什么震慑能力。

    如果疾风骑的人再对白马义从的训练手段有所了解的话,那得到的好处,那可就不是金钱可以衡量的了。

    毕竟,白马义从是北地第一强兵,他们一点点的先进的训练知识,可能都需要别人花好多年的时间去摸索改进。

    “玄德它日若有暇,可以多来我黑山寨坐坐,反正咱们距离也不远。”霍海在公孙瓒带领不到千人的队伍撤离了之后,向落后一步想要跟霍海打个招呼的刘备道。

    “早前得霍公子馈赠,备一直未曾当面道谢,来日得闲,备必定带足厚礼,往黑山拜会霍公子。”刘备拱手朝霍海道。

    刚才霍海喊他到黑山寨坐坐,就是有心想结交他的意思了,此前收了霍海东西的刘备自然不好拒绝。

    此外,出身贫寒的刘备,平时可没有几个大佬愿意主动结交他,哪怕这个大佬是个反贼,也让刘备有点得到尊重了的感觉。

    “那就一言为定了。”

    霍海朝刘备抱了一拳之后,又特意朝关羽和张飞各抱一拳,以示尊重。

    二人亦是知礼之人,既然人家这么瞧的起他们兄弟,他们兄弟也自然是不好给别人脸色看,各自抱了一拳回礼,算是结下了一个点头交情。

    “霍公子,我等还有军务在身,就不在此多留了,公子的保民之举,备深感敬佩,希望你能招安成功,为朝廷效力,咱们它日再会。”刘备抱拳告辞道。

    霍海又朝告辞的刘备回了一礼,准备等他们走后,自己好招呼人打扫战场,进行下一步的战略规划。

    但是,想到刘备和公孙瓒之后可能要去青州剿灭黄巾,他又开口喊住刘备道,“玄德且慢走,我有一事想叮嘱你。”

    “霍公子请讲。”刘备有些意外的转头道。

    霍海笑了笑问道,“玄德以为,以你属下千余人马,在战后能获封何等官职,爵位?”

    闻言,刘备眼睛一眯,顿时领会了霍海的意思,拱手抱拳弯腰微微下拜道,“备,多谢霍公子提点。”

    霍海满意的点了点头,摆了摆手道,“你且去罢!若青州能定,来日我等说不得能去洛阳把酒言欢。”

    刘备满脸喜意的点了点头道,“那就此别过了。”

    说罢之后,他就转身上马,带着一头雾水的关羽和张飞,追着公孙瓒的队尾而去。

    “大哥,适才你与那霍海说的是什么意思?”心里憋不住话的张飞在队伍离开霍海等人百步之后,向刘备问道。

    “霍公子提醒咱们,想要在战后获得朝廷更大的封赏,就应该多收降些人马。以咱们目前区区千余人马,朝廷最多只会给我一个县尉的官职,更加别谈爵位。

    如果我们手上有五千,乃至过万人马,那么朝廷至少也要给我一个校尉,甚至郡都尉的官职,这也是为什么曹操和袁绍能在皇甫将军帐中坐在首席位置的原因。”理清了思路的刘备向张飞解释道。

    一旁的关羽这时却是发问道,“霍海此人与我等并无交情,此前不仅赠与了我们钱粮马匹,现在还给我们出了晋身之策,他所图为何?”

    刘备想了想之后答道,“或许,他是想借助我们的手,保下更多的青州黄巾。”

    闻言,关羽点头道,“此人之谋,我不及也。”

    “云长何出此言?”很少见到关羽谦虚的刘备有些意外的看向他道。

    “兄长应该见过其它各处的黄巾军阵容,哪怕是张角亲自率领的黄巾军精锐,在我看来,也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你再看看今日列阵的黄巾军,他么你居然能依靠阵法,在几乎没有损伤的情况下,击败公孙将军率领的三千白马义从,这领兵的手段,是不是天差地别?”关羽指了指身后那些正在打扫战场的黄巾军道。

    刘备点了点头道,“云长说的是,此人怕不是有韩信之能,能在短短的时间内,将一帮杂军调教的比之朝廷精锐也不差。”

    “不仅是军略方面,此人一言一行,皆有深意,我担心他刻意交好我们,所图者并非只是救青州黄巾那么简单。”关羽又道。

    闻言,刘备皱眉苦思许久,却并未想到霍海其它方面的用意,倒是张飞,看到刘备和关羽说了几句话之后,就眉头紧皱不再言语,张嘴道,“嗨,他就是再能,俺几矛也能送他下地府,你们担心个什?”

    听张飞这么说,刘备眉头一展道,“二弟三弟皆是万人敌,那霍海的谋算就是再多,我有二弟三弟在,也不怕他。”

    听到刘备夸奖,关羽和张飞也是展颜一笑,刚才与霍海照面的时候,他身边的那些人,关羽张飞两人可都是瞧见了,就没有一个人的气势,让他们感觉有威胁的,若真是对战,说不得,自己可以单骑杀入霍海阵中,直接取他首级。

    早期的刘关张,大多数时间,就是在这种自嗨中渡过的,他们认为只要自己的拳头硬,就不可能没有出头之日,可是霍海不这么想,自己只用两万杂兵,就让幽州第一强军吃了败仗,名将公孙瓒认了栽,靠的主要是阵法的辅助。

    若是有两万精锐在手,再将道术和阵法好好的研究研究,天下何人能与自己为敌?

    战争,说白了,考的还是统兵的手艺,有太平清领的军略篇在手,他只要多花些功夫专研,就能比这个时代大多数无法接触到这个级数的兵书的将领要强了,而有太平要术在,还有他能够套用的科学思维,在道术的研究上,他也能飞速长进,这也算是他能在这个乱世安身立命的本事了吧!

    一场大仗之后,不管是疾风骑,还是高升所部的黄巾军,都需要一些时间的修养,所以,在打扫完战场之后,霍海带领着他们回到了巨鹿郡城。

    不过,他们大胜的消息,并未让黄巾军整体士气高涨,因为宛城那边传来了坏消息,孙坚登上了宛城的城墙,直接在万军之中,砍了赵弘的脑袋,并且全身而退。

    宛城黄巾军随后推选了韩忠为首领,他却中了朱儁的撤围之计,被朱儁孙坚等人追杀十里,死伤万余,最郁闷的是,朱儁不接受韩忠的投降,直接将万余降兵斩首,搞的城内的黄巾军人人自危,硬着头皮推选出孙夏带领他们守城。

    可孙夏是一个根本不会统兵的庸才,十分害怕孙坚再度登城来砍自己,才打了一小仗,就直接带人出城逃亡了,朱儁纵兵追杀,再度斩首万余,至此,整个洛阳以南的地区,再没有万人以上的大股黄巾军存在了。

    最搞笑的是,天子给朱儁这个又杀降,又杀俘的家伙封了车骑将军,光禄大夫的官勋,让一干剿匪的将领们个个眼馋,他们都把目光集中到了冀州战场,想来,中秋之前,又会有不少想要赚取战功的士族加入到皇甫嵩的剿贼阵营之中。

    而汉军大营中,也并未因为公孙瓒的失败退出,而折损什么士气和实力,反而因为朱儁属下的兵将会北上支援,而实力大增。

    “最艰苦的大战即将来临,顶住这一拨,咱们就能活下去,顶不住,咱们不是饿死就是被官军杀死的下场,所以,咱们必须团结起来……”

    各种精神教育方面的言论,自霍海带着大家回到巨鹿郡城之后,就在黄巾军中传开,其起到的效果就是,黄巾军不再认为打赢朝廷大军只能靠人数多这一招了,他们开始投入到了训练之中,哪怕训练的过程十分累,非常的消耗他们肚子里本就不多的食物,他们也在坚持。

    至于黄巾军中更多的拥有手艺的人,则是通过这一战知道了防护装备,攻击器械对于战争的作用,开始在霍海有序的组织下打造各种攻防器械,至少,不再像之前一样,整日里混吃等死,破坏地方治安了。

    最让霍海揪心的还是疾风骑的问题,汉军大营中虽然少了三千白马义从,但仍然有数量不下五千的骑兵,而且是由颜良文丑,潘凤张郃这样的猛将带领的骑兵,霍海甚至都不能给他们太多修整的时间,因为,张宝的行踪很快就会传递到汉军大营去。

    他们必须要在此之前绕道去汉军后方,以截断汉军粮道的由头,逼汉军分兵,尤其是分骑兵出来,否则,张宝虽然有十几万众,但是在数千骑兵的踩踏下,可能会如历史上一样,一战而亡。

    所以,在第二天的黄昏时分,完成了补给和伤病淘汰的六百疾风骑兵再度上路了,这次领队的是霍海本人,褚燕只是给他当副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