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最佳女婿 > 第136章 玛德,标子
 那个有些冷艳的女子一脚将那中年男子给踢了,这下子踢出麻烦来了。

“玛德,臭标子,劳资今天玩定你了。”

中年男子一把将那模样有些高人一等的女子手臂给抓住,一时间挣扎不开。

那女子慌神看看:“你放开我。”

“给我把门关好了,劳资今天就在这里玩她们。”

中年男子转身对着身后那两个黑衣服的人说道。

看起来那两人像是他的助手,此刻早已经看的心痒痒了。

尤其是这里竟然整整三个这么貌美如花的女子,一个小家碧玉带着书卷气,一个高高在上,一个身穿汉服,别有一番滋味。

“是,老板。”

那两人嘿嘿一笑,当即将门关上随后转身过来,嘴角露出一丝哈喇子。

“等下少不了你们的好事。”

中年人抓着那高人一等的冷艳女子:“玛德,臭标子,没想到还挺烈,劳资今天就让你烈,你越反抗我越强壮。”

“啪。”

直接一巴掌就甩到了那女子脸上当即一个红红的巴掌印就显了出来。

“啊。”

女子一声痛呼想要挣开,可是她的力气哪里比得过一个肥头大耳的胖子。

“将这两个也给我抓住。”

中年人随即又看向赵艺两人,一挥手,那两个人就要动手。

但是突然这时,突然一个身影从一个角落的沙发上窜了出来,直接就一脚踢出。

“彭。”

当即两人直接被踢的后退,狠狠的撞击在墙壁上:“啊。”

胸口的骨头感觉都要断了一样,呼吸都有些吃力,脸色开始扭曲起来。

“小子你特么是谁?

敢来多管闲事。”

中年男子本来醉醺醺的没有注意角落里还有一个人,现在被陈尧这突然出来也给吓了一跳。

“现在给我滚。”

陈尧冷冷的说了一句:“否则后果自负。”

但是陈尧的态度却彻底激怒了那中年男子。

“玛德,给脸不要脸。”

突然直接从桌子上拿起一个酒瓶子就要将陈尧爆头。

但是陈尧却动了,直接抓住中年男人的手腕一扭,酒瓶子掉落下来,但是却被陈尧给接住了。

“彭!”

一时间直接被陈尧以其人之道给砸了回去。

“啊。”

中年男人整个发出大叫,头上一丝鲜血已经开始流淌出来了。

整个人都已经开始有些站立不稳了,一时间陈尧的动作将所有人都给吓住了。

但是陈尧没有理会,对着那两个被踢到墙角的男子冷冷的呵斥一声:“给不快带上他滚?”

“是……”那两人早就吓得脸色都发白了,腿软的将那中年男子给扶着飞快的离开了,生怕晚了一步那人会反悔。

三女也松了一口气,幸好这个怪人在这里,倒是那个冷艳的女子看陈尧的时候有些复杂。

陈尧本以为她会和自己说声谢谢,但是却迎来了一声冷哼:“哼。”

“你这么能打为什么不早出手?”

玛德,白眼狼。

陈尧心中怒骂一句,真特么是白眼狼,早知道不管你的死活了,真是好心救了她最后还要被她质问为什么不早出手?

草,自己真是多管闲事。

……那两个跟班刚刚走出包厢不久就碰到了另外一个中年男子,那男子连忙上前一步,脸色着急的问道:“王老板?

这是怎么回事?”

王晓军是他请来谈合作的,玛德,这要是在他的地盘上出了事到时他的面皮往哪搁?

“雕爷。”

那两个跟班看到来人委屈的将刚刚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当然了,少不得将自己摆在正义的一方。

“玛德,真是反了天了。”

那中年男子义愤填膺的怒骂了一句:“阿龙,去把这里的经理给我叫过来。”

随即又说了一句:“你们两个带路,玛德,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在这青州谁特么敢动我座山雕邀请的人。”

那男子也是个暴脾气,眼神炯炯有神,脸上带着一丝怒气,穿着一件大披风,手中拿着一根雪茄,看起来有些地位。

……“彭。”

赵艺几人被那中年男子这么一闹自然没有了继续玩下去的心思,正寻思离开。

但是突然这时门却突然一下子便被踢开了,门外出现了十几个凶神恶煞的人。

而一旁还看到那个刚刚被砸了的光头胖子被那两个跟班搀扶着,一脸的恶毒看着众人。

“玛德,刚刚是谁动了我座山雕的人?”

就在这时一个中年男子走了进来冷冷的说道。

目光如刀的审视着四人。

“雕……雕爷?”

只见那个冷艳的女子看着进来的人整个人脸色发白。

竟然雕爷。

座山雕,人称一声雕爷。

对于青州道上的人来说绝对是惹不起的人,整个青州道上都是座山雕的一言堂。

她曾经有幸跟随男朋友去参加一些聚会见过几次。

此刻的她早已经看不见之前的高高在上,身体都吓得无力了。

“雕爷,是……是他,和我无关啊。”

整个人都要哭出来了一样。

她家虽然有点财富,可是对比起雕爷这种人来说,就犹如蝼蚁而已。

玛德,真是标子。

陈尧心里怒骂一句。

听到那女子直接指着陈尧,当即座山雕也是脾气上来了:“玛德,劳资的人也敢……”但是看向陈尧之后,整个人的脸色都变了,嘴里的话说到一半的时候整个人表情都停滞了。

是他!那个大哥女儿的救命恩人,而且自己上次还跟他切磋过,当时觉得自己是大意才输了。

可是回去之后才知道自己大错特错,自己能够活着就已经是幸运了。

那次去追杀大小姐的人,是黑龙。

黑龙那可是江北最有名气的打手,一身实力在江北和江南那也是横扫,可是最后还是死在了这个年轻人的手中。

陈尧扭头对着那被称呼为雕爷的人看去,却发现有点眼熟,好像在哪里看到过。

海东青。

突然陈尧脑子里冒出来一个人影,这不就是那次海东青身边和自己切磋的那个人么?

突然嘴角露出一丝笑容,既然认识那就好办了,倒是省了自己不少的麻烦。

从桌子上拿起一杯红酒对着那男子隔空示意一下便喝了下去:“酒不错,要不要喝一杯?”

那冷艳女子看着陈尧的模样露出一丝不屑。

看到了雕爷还敢这么自大。

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