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最佳女婿 > 第128章 越来越诡异
 尤其是当听到吴伟龙将情况说出来之后,一时间更是疑点重重。

尤其是现在,这两个人的模样就像是没有理智了一样要咬人。

陈尧和玄一等人的脸色也凝重了下来,他们都不是专业的医生,也不知道这两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现在各种景象纷纷指向粽子,尤其是两人的模样,姿态。

“吴队长,地宫在哪里?

什么时候能带我们去看看?”

陈尧沉思了一会之后说道。

现在种种迹象通通指向地宫里发生的事情,那两人是下了地宫之后才变成这样的,而且下去很久都没动静晕倒在地上,地上还是其他的脚印。

多出来的脚印是人?

还是粽子?

如果不深入地宫看一下,恐怕这个问题永远也解决不了。

陈尧的话让吴伟龙说道:“地宫就在不远处,但是队长说过他不在之时任何人不得入内,如果两位同志真的要下地宫,不如等晚上队长回来了再说。”

“毕竟队长已经带人下了几次地宫,对于里面的情况很熟悉。”

吴伟龙的话倒是让陈尧同意了,“嗯”了一声之后便不再说,就等队长回来了。

又看了看那两个人的情况,陈尧对着玄一使了一个眼色,玄一一下子便领悟了。

趁着没人注意,一下子一手一个注射器对着两人一扎,几秒钟的时间,注射器就抽了一些鲜血随后飞快的藏了起来。

之后陈尧便离开了这个帐篷被安排和其他几个考古队的人一起睡。

一直到晚上七八点钟的时候才看到一些人影打着灯慢慢悠悠的走了过来。

大概来了十个人左右,都是男人,领头的是一个四五十多岁的男子。

而且手上拿着一些家伙。

这些都是考古队特批的,只有队长才能携带,主要是用来防身。

毕竟干这一行的,不管是在地上还是地下都可能会遇到危险。

地上有歹徒,若是没有武器防身,到时候只要一被歹徒盯上那就是铁板上的鱼肉,毕竟虽然被抓了可能会死,但是还是有无数穷疯了的人走上歧途,毕竟连穷都不怕还怕死?

至于地下则更混乱。

在这种地方工作,常年接触不到外界有的人也许心理会发生变化,变得不正常。

下地之后会有私吞的想法地下又或者遇到了危险气体,又或者遇到什么奇怪的东西,比如毒虫等等都是能够杀死人的办法。

“费老,您终于来了。”

那个中年人一看到费老当即便快步走了过来。

杨前锋,陈尧看着来人,这是玄武给的资料上面的人,已经从事这一行三十多年,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经验很丰富。

“小杨啊,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几位是上面派来的人,帮助解决这次的事情。”

费老对着杨前锋介绍陈尧等人,陈尧等人本来在篝火旁,这时也起身对着杨前锋走过去。

“太好了,同志你好。”

杨前锋脸上露出笑容看向陈尧敬礼道。

这次实在是没办法才求助的,若非地宫里出事了,那两个人现在还是这种情况,他也不可能和上面求助。

正好费老也要带人过来,把情况告知了一下之后便和上面申请。

这才有了陈尧这次的护送。

陈尧同样回礼:“杨队长,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能否借一步说话?”

随后对着杨前锋说道,这里人多眼杂,有些事情其他人知道了没有好处,尤其是有些事情其他人知道了可能会影响人心,士气。

杨前锋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搀扶着费老,随后对着陈尧说道:“同志……”“不用介绍了,下午吴伟龙副队长已经和我简单说了一下了,你先说说你对这件事情的看法吧,这件事到底是人为还是超然事物。”

陈尧对着杨前锋说道。

现在最主要的就是不知道地宫之中到底是什么东西让那两个工作人员变成了这样。

而杨前锋作带队下去的人,肯定是知道一些的。

但是杨前锋在听到吴伟龙对陈尧下午说过的时候脸色微微变了变,但是并未言语。

杨前锋的表情让陈尧心里一动,紧接着杨前锋又继续说道:“地宫之中的情况太复杂了,展露出来的仅仅只是冰山一角,里面到底有什么我们谁也不知道,我那次带人进去不过只是在最外层罢了,至于到底是什么原因,我也不好说。”

尤其是陈尧说超然事物的时候,杨前锋的脸上明显凝重了起来,但是随后又话锋一转,看起来有些欲言又止。

和杨前锋说了很多,陈尧心里倒是有了一些猜测了,但是了解越多心里便越凝重。

这个地宫,或许真的有什么秘密存在。

尤其是听到杨前锋说不确定的时候,或许这地宫里是真的有什么东西,这次的事情,麻烦了。

“什么时候能够下去?

越早越好!”

陈尧说了一句道,脸色有些凝重。

玄一在一旁也正襟危坐,尤其是看到陈尧凝重的脸色越发觉得事情大了。

这可是战龙,曾经杀的国外杀手无敢入龙国者。

乃是龙国的利剑,按理说能够被他如此看重的事情应该不多,而且来之前本以为在国内不会有什么麻烦,而且带队的还是曾经的战龙,那更是可能顺风顺水,毕竟这次任务不过是战龙和苍龙的一个交换罢了。

兴许只是有个过场而已,可是现在却发现这那里是走过场啊,这特么就是玩真的。

从一入荒漠事情就开始变得不简单了起来。

“明天。”

“好,那就明天下地宫。”

陈尧点了点头,随后又说道:“杨队长,我们先回去休息了,告辞。”

说完便和玄一等人离开了,陈尧和玄一几人晚上有个小帐篷。

几人倒是轮流出来放哨。

陈尧躺在床铺上手枕在脑后闭目养神,这件事情处处透着不寻常。

那两个人受害者的状态越来越恐怖,和传说中吃人咬人的粽子越来越像。

还有就是刚刚的杨前锋,虽然他的表情仅仅只是略微的一点变化,可是陈尧还是尽收眼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