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最佳女婿 > 第120章 你有什么资格骂我贝戋人?
 “我不要你做我的姐夫,不然我永远没有和你在一起的机会。”

林清雨的话久久回荡在陈尧的脑海里,有些复杂的看着林清雨不知道说什么。

尤其是听到林清雨说凭什么的时候,更是让陈尧心里的思绪暗淡了几分。

自然知道林清雨嘴里说的人是林清雅,虽然林清雨说的很直接,但是却都是事实。

陈尧本以为自己帮林家解决了沈家之后,林清雅会自己稍微多点笑容,多和自己说几句话,多一份交谈。

可是从上次和阿福搏斗受伤直到如今,林清雅都从来没有关心过自己,哪怕是一句最简单的问候都没有。

林清雨的话一下子触动了陈尧心里的软肋,尤其是林清雨突然一下子上前,扑进了陈尧的胸膛里。

小鸟依人一般,头部在陈尧的胸膛上面拱了拱。

一时间引的陈尧心里思绪万千,身体里一股火焰便如同燎原星火一般燃烧起来。

“嗯……”顾不得那么多了,一时间让林清雨发出一道不适的声音。

尤其是一想到两姐妹明明那么像,可是对自己的态度却丝毫不一样。

可笑的是自己的老婆对自己却从来没有笑容,反而是林清雨对自己一直这么专一,体贴。

想到这里的陈尧心里突然感觉有点胸闷,一时间一咬牙动作更加用力了几分。

“嗯……”而林清雨则是感受着久违的滋味,眼神有些迷离。

尤其是这一次发生了那么多事情,如今她人生里唯一能够依靠的人便只有陈尧了。

一时间沙发,房间,阳台,客厅,都留下了两人的身影。

可是就在两人在最关键的时候,当陈尧开始的最后的奋斗之时,大厅里一个身影走了进来。

当看到这副模样的时候,那个身影脸色变了,一瞬间变得有些怒火,此人就是林清雅。

尤其是入目的时候,陈尧和林清雨还在一块奋斗着。

而且整个大厅里都有一股子奇怪的气息还没有消散,可想而知,自己不在的时候,到底有多疯狂。

“贝戋人。”

林清雅鼻子一酸,冷冷的骂了一句,眼泪有点不争气的滑落。

林清雅的到来一时间让陈尧和林清雨两个人都愣了。

可是这个时候正是最关键的时候,那种感觉让陈尧和林清雨根本就停不下来。

生生在林清雅的面前,当着她的面一直到结束。

“嘀嗒。”

当两人分开的时候,地上还洒落一丝水渍。

陈尧愣在了哪里,可是林清雨却被林清雅的一句贝戋人给骂火了,心里的怒火一下子蹭蹭蹭的往上冒。

“林清雅,这句贝戋人谁都可以这么说我,就你不可以。”

林清雨也爆发了,这段时间本来就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尤其是现在的这种场景,心里想着委屈的事情。

凭什么她不喜欢陈尧却还要一直霸占着?

自己凭什么就一定要让给她?

以前自己是林家人,可是现在不是了。

以后陈尧是谁的,各凭自己本事。

“凭什么陈尧就是你一个人的?

就凭你是他的老婆么?”

林清雨也越说越激动了:“可是他来了林家整整三年,你自己摸着自己的良心说,你有没有对他有过一丝一毫的关心?”

“你有没有对他有过一丝一毫的笑容?

或者问候?”

“你能对其他外人笑容满面,可是对陈尧呢?”

“既然你不喜欢他,那你就和他离婚啊,你这位拖着他算什么?

他是一个男人,他有自己的需要。”

“不像你喜欢的是女人,你就算不和另一半在一起,可以无欲无求,可他不能这样。”

“他来林家三年哪一件事对不起你?

做的哪一件事不是为了林家,为了你?

可是你呢?

你怎么对他的?”

面对林清雨一声声的质问,林清雅的心里有些急了:“我……”尤其是听到林清雨说自己不喜欢陈尧为什么还要拖着的时候,正打算反驳几句,可是却听到了接下来的话。

林清雨抹了抹眼泪,随后整理了一下衣服,扭头离开了。

林清雅莫名的看了一眼陈尧,让陈尧心里有种做贼被抓到了的感觉,一时间不敢去看林清雅。

林清雅鼻子一酸,眼里的神色复杂的看着陈尧边看边扭头也离开,只剩下陈尧一个人在原地。

林清雅的眼神很复杂,复杂到陈尧一点也读不懂。

……林清雅回了房间,在窗台上面看着后院心里有些难受。

任谁亲眼看着自己的老公在客厅里和别的女人做出这种事情来,都不会有人能够淡定。

尤其是当自己看到之后他们两个还没有停止。

虽然林清雨之后说的都很有道理,可是林清雅却心里却还是难受。

“彭。”

林清雅有些心里复杂的将包里的户口本和补办的结婚证给放进了抽屉里。

林清雅和林清雨都离开了,只剩下陈尧一个人站在原地,久久不能回神。

今天林清雅竟然会没到下午就回来了,陈尧心里有些复杂,来林家已经三年了,当初来林家是因为岳父的承诺和林清雅确实长的漂亮。

可是现在却发现,林清雅或许从来就没有把自己放心里过,尤其是林清雨没有点破之前陈尧的心里还存有一丝幻想。

可是今天,心里唯一的幻想也都破灭了。

面对林清雨的质问,林清雅没有丝毫解释的想法。

而且林清雨虽然以前对自己有些尖酸刻薄,可是现在却变得温柔可人,体贴入微,会照顾人。

很多时候陈尧都觉得自己也许和林清雨才是最合适的一对。

无论是谁,结婚了整整三年都不能让一个女的回心转意也会累,更何况是陈尧这种有着自己骄傲的人呢?

可是林清雅呢?

本可以不答应,可是答应了和自己结婚之后又一遍又一遍的将陈尧的骄傲踩在地上。

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

这句话放在男人的身上,又何尝不是如此?

谁不想要找一个能够理解自己,体贴自己,能够读懂自己心里想法的女人做妻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