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最佳女婿 > 第119章 奇怪的玉器
 “我要了。”

陈尧犹豫一下,这匕首基本上已经算得上神兵利器了,指头放上面轻轻划过便能入肉,工艺是很高的,就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时候的了。

“好嘞。”

听到陈尧直接答应下来,梅老板又露出了那副笑容。

就喜欢和痛快的人做生意,其实他这些东西都是通过一些下面的渠道从民间收来的,价格绝对不会很高。

每卖出去一件都是纯赚好几万,一年下去最起码成交几十上百件。

而且除了民间收来的之外,还有一些下地的人会来这里出售,这些东西也从来不会流到市面上,基本上都在一些豪门中间流转。

陈尧此行最重要的事情已经解决了,正打算离去,可是突然之间眼睛却被一个东西所吸引。

是一块在隔壁货架上面的玉器。

玉器形容不了到底是什么物品的模样,形状有些奇怪。

好像是一个月牙一样的形状,陈尧走过去拿起来仔细的看了一下,上面还有一个若有若无的古怪文字。

倒是认不出来,也许是工匠制作时写错了,又或者是故意的。

不过玉器却有些显得不显眼,倒是给人一种没什么价值的感觉,但是陈尧却总感觉这玉器上面的文字有些熟悉。

但是现在一下子又想不起来。

“梅老板,这玉器什么来历?”

陈尧随口问了一句,总感觉这玉器不会简单。

“嘿…”梅老板笑了笑但是并不回答,倒是更是鉴定了陈尧心里的猜测,这恐怕也是地里来的。

陈尧笑了笑说道:“多少钱?

一并结算了。”

“这个五十万。”

梅老板笑了笑,显然看出了陈尧对这东西有兴趣,他这里的东西从来不标价,一切结合买主的表情来,若是很有兴趣,那就贵点,若是兴趣不大,那就一般般。

正如现在这样,陈尧明显有兴趣,犹豫了一下:“刷卡吧。”

“陈公子稍等。”

梅老板笑了笑,接过卡便转身离开,陈尧跟上。

来到外面的店铺刷卡之后陈尧正打算离开,但是梅老板却叫住了陈尧:“陈公子,要不一起吃个便饭吧?

我请客,正好我知道一家不错的私菜馆。”

陈尧笑了笑:“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等到陈尧离开已经是下午两三点钟了,吃饭时候倒是和梅老板聊的还算投机。

可是当陈尧回到林家的时候,却发现林清雅坐在沙发上,林清雨也在。

而且岳母周雪梅一脸的苍白,被几个警察正要带走,没想到这件事情办的这么快。

“清雅,你快帮我说说,让他们离开,这一切都是假的。”

周雪梅嘴里嚷嚷着什么,但是林清雅和林清雨的表情却显得有些凝重。

尤其是林清雨,自己竟然不是林家的人。

得知这个信息的时候,林清雨整个人都不淡定了。

周雪梅一看到陈尧便疯狂的说道:“陈尧,你来的正好,你不是认识人么?

你快帮我说说。”

但是陈尧却没有理会,任由周雪梅被带走,一切都是自作自受罢了。

当林家只剩下三人的时候,突然气氛一下子便微妙了起来。

尤其是当岳母周雪梅的事情暴露之后,更是让林清雨突然一下子有些接受不了。

随后林清雨一下站起身眼里满是泪水打转,跑回了房间。

这种狗血的时候,即便是任由发生在谁的身上都不会有人能够接受的,即便是一个男人都有可能崩溃,何况林清雨一个弱女子?

突然得知自己前面二十多年呆的家不是自己的家,恩重如山的父亲竟然不是自己的父亲,自己是母亲在外面和别的人生的。

……就在周雪梅被带走的当天,东林的舆论就占了头条,林家的丑闻,一下子便众人皆知。

周雪梅被抓走了,而那个外面的野男人也被抓了,交代了一切。

比如如何谋害了林光远的,乃是周雪梅和那个野男人之间的事情被岳父林光远发现了端倪,正要调查。

周雪梅急了,这要是被查出来,她不就完了么?

最后和那个野男人一合计,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的将林光远给谋害了。

而且不仅如此,甚至还传出林清雅和陈尧也是这样,和老公结婚三年都没有同房。

更是一下子让无数人唏嘘,陈尧入赘林家那一刻无数东林男子羡慕,老婆貌美如花多才多艺,最关键的家里有钱。

可是知道此刻才知道,原来三年都碰不到,一时间有人摇了摇头,碰不了别说三年,就算是三个月都忍不了啊。

这件事情对林清雅有一些影响,但是整个事情始末,最心里难受,受影响最大的还是林清雨。

尤其是这几天林清雨去上班之时,被同事指指点点,虽然不敢明着说出来,可是不时转头过来看林清雨的那种眼神让人心里很不舒服。

而且林清雨如今大火,更是有无数人盯着,林家如今一出这事,更是让无数狗仔沸腾了。

一时间各大平台的头条便是这一条条林家的丑闻,更是对林清雨打击很大。

本来林清雅和林清雨就关系不太好,两人不怎么说话,尤其是经过了这件事之后两人如同路人一般。

事情爆发之后几天,林清雨就没有去上班过,哪里也不去,天天呆在家里。

陈尧想过去安慰一下,可是最后却不知道到底应该说些什么,尤其是这件事情其实是自己安排人做的,更是让陈尧一下子不敢面对林清雨。

但是最后还是忍不住走过去:“不管外面的传言怎么样,你永远都是林家的人。”

本以为林清雨听了会好受一些,但是林清雨的表现却出乎陈尧的意料。

整个人站起来,擦了擦眼泪看着陈尧说道:“不,这样挺好的。”

“我不要做林家人,只要我不是林家的人,我就可以和你在一起,她明明不喜欢你,可是却一直拖着你,凭什么?”

尤其是林清雨脸上带着一丝委屈的表情。

只要自己不是林家的人,那就有争取陈尧的机会。

林清雨的话成陈尧心头一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