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最佳女婿 > 第96章 现在后悔?晚了!
 陈尧看着周围对自己避如毒蝎的同学,没有怪罪。

就连夫妻同林鸟都大难临头各自飞,更何况是一些自己十多年都没有看到过的同学呢?

这不是很正常么?

更何况在陈尧看来,也不过如此罢了,别人怕所谓的巴哥,他陈尧可不怕。

若真是那么厉害,还会为了区区三十万而不分青红皂白的帮别人出头?

“你确定你要帮他出头?”

陈尧指着那个黄毛,然后看着所谓的“巴哥”说道:“要知道有些事情帮人强出头可是会惹出事来的。”

“玛德,你算什么东西?

就算是你陈家家主在这里都要跟不敢跟我这样说话。”

但是那个巴哥却怒了。

若是陈家全盛时候,他可能还会惧怕三分,可是现在陈家都要完了,还特么在这里装大尾巴狼。

“特么你小子在这里装什么装呢啊?

谁特么还不了解谁啊?”

那个黄毛也指着陈尧嘲讽道。

满口的脏话,显得很没有教养。

现在陈家都这样了,何况陈尧一个被赶出陈家的人。

他不敢去陈家上门要,既然认识陈尧,那就让陈尧还。

“别人在你面前敢不敢我不知道,但是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我敢。”

陈尧看着几人说道,几人缓缓的上前几步,隐隐约约的要把陈尧给围起来。

但是陈尧却不屑的笑了笑:这种小儿科的把戏罢了。

没有一个练家子,就算是自己没有领悟无名拳谱之前收拾他们都没有任何压力,更何况是现在?

“玛德,找死,给我打,打到他还钱为止。”

那个巴哥很聪明,一直围绕着陈尧欠钱不还这个事情来说。

即使是愤怒了,都不忘记把话拉回来。

这样的话,到时候即便是把陈尧打了,被抓了去去也可以说是债务纠纷,而不是聚众打人。

但是他的如意算盘注定要落空了。

“彭。”

“啊…”只见陈尧不费吹灰之力,便三下五除二的将七八个马仔给直接打倒在地上哀嚎。

“啊……”巴哥的和小黄毛的脸色都变了。

玛德,遇到狠人了。

尤其是巴哥,脸色不善的看向黄毛:“玛德,你特么今天给劳资惹了这么大的货,回头看我怎么收拾你。”

“啪!”

直接一巴掌拍在黄毛的脸上。

随即看向陈尧:“陈兄弟,俗话说得好,得饶人处且饶人。”

那些同学显然没有意识到,陈尧竟然如此简单的便将所有人给收拾了,而且如今巴哥还打算求和。

可是让这些同学震惊的事情,还是后面,陈尧竟然没有理会巴哥的话,直接走了过去:“现在想要退缩了?

我告诉你,晚了。”

“彭。”

陈尧直接将所谓的巴哥一脚踢出,整个人都后腿了七八米。

整个人直接装在拐角处墙壁上。

脸色变得苍白无比。

“啪。”

突然一声清脆的脆响声传来,原来是拐角处的一个巨大的花盆被巴哥撞的倒下了,直接掉在地板上,碎了。

一时间引起工作人员的查看。

“现在该你了。”

陈尧看着黄毛:“玛德,还钱,我让你还钱,现在还的怎么样了?

五十万是吧?

还够了没有?”

陈尧脸色有些不善的对着那个黄毛在地上狠狠的踹了起来。

一边踹还一边嘴里说着。

黄毛被打的整个人身上都浑身疼,求饶的说道:“哥,我错了,我错了,你放了我吧,你把我当个屁放了吧。”

一边说还一边哭泣着,以前陈尧在陈家的时候,打不还口骂不还手,谁知道现在竟然成了这样啊。

要是早知道陈尧这么厉害,他就算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来让陈尧还钱啊。

一旁的巴哥也从地上爬了起来。

“咳咳。”

整个人显然受伤不轻,眼中带着怒火的看向陈尧。

玛德,他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屈辱?

要不是今天人没带几个出来,今天一定要弄死他。

“这里怎么回事?”

就在这时,旁边的拐角处,一个看起来同样三十来岁的男子走了过来,穿着一身正装,而身后还跟着几个工作人员。

巴哥看到那人的时候,不由脸色一喜:“黄经理,你来的正好。”

“这个小子不仅欠钱不还,而且还在大庭广众之下动手打人。”

听到巴哥如此说,那个经理对着陈尧这里看过来。

一时间目光让周围的人心里畏惧。

有人甚至脸色都变了:完了,这是这里的经理。

他今天请客,就是为了装个逼,特意来了这里,而且也因为他正在追周小雅,男人嘛,为了面子。

要来就来最贵的,可是现在却发生了这种事,玛德,陈尧这个扫把星。

这要是追究起来,自己岂不是完了,整个人赶紧走了出来:“巴哥,黄经理,今天这事,和我们没有关系啊,都是这个人自己做的。”

“没错。”

“……”一时间,那个男子将自己和陈尧撇开的话语,竟然让很多人开口赞同。

陈尧站在一旁冷笑了一声,没有在意什么。

反而看向了黄经理:“黄经理是吧?

这件事情你确定你不需要再调查一下便直接站在他的那边?”

陈尧嘴角似笑非笑的表情,更是一下子让黄经理有些捉摸不定:“否则的话,恐怕有些后果不是谁都能够承担的起的。”

这个巴哥他认识,见过几次,乃是一个地头蛇,不过他倒是不怕,还威胁不了他。

本来看到是熟人打算卖个面子,若是对方是普通人,他帮忙说句话,不让巴哥为难那个普通人,只要给道个歉,最后也就过去了。

可是现在看陈尧的模样,脸上没有丝毫的害怕,而且镇定自若,丝毫没有肯认错道歉的意思。

这倒是让黄经理犹豫了。

这个人,恐怕也不简单。

干他们这一行,切记不能带感情处理事情。

最好是和稀泥才能做的长久,两不得罪。

“玛德,小子,黄经理也是你能够威胁的?

真是不知死活!”

巴哥听到陈尧威胁黄经理,当即嘲讽的笑了笑,玛德,这小子真是不知死活。

这是可是颜家的地盘,俗话说得好,宰相门前七品官,哪怕只是颜家旗下一个产业的经理,那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惹得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