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最佳女婿 > 第74章 怎么会有血迹?
 林清雅听到林清雨的话,不由的整个人呆住了。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陈尧却早已经走远了,哪里还有半点陈尧的影子。

鼻子有些发酸,可是这么被林清雨指着鼻子的骂,却让林清雅情绪有些激动:“我说了离婚就离婚,你凭什么管我。”

林清雅说完之后,心里却发现有一丝后悔,甚至还有一些失落。

“呵…”林清雨懒得和林清雅说话了,整个人心里有些心酸,冷笑一声然后扭头离开了。

蛮不讲理,不可理喻。

……提着箱子走在街上的陈尧心里有些复杂,招手打了个车,然后去了杨冰云的房子里。

坐在阳台抽烟的陈尧,突然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十足的可怜虫。

被人欺骗,利用,利用完了之后便被人给一脚踢开了。

“玛德,贝戋人。”

陈尧越想越气,气愤的将手里的烟头直接丢在了地上,狠狠的骂了两句。

可怜自己还一直活在梦里,以为林清雅是真的打算接受自己,到头来发现一切都只是利用和欺骗罢了。

一直到今天林家所有事情都解决完了之后,终于和自己摊牌了。

陈尧心里一肚子火,来到了皇冠,打算放松一下。

一杯又一杯的烈酒入喉,仿佛没有感觉一般。

好几个穿着性感的俊俏女郎打算上来搭讪,看来是打算发生一些一次性的爱情。

但是陈尧却没有搭理,那些人搭讪了两句之后,便识趣的离开了。

“玛德,贝戋人。”

可是陈尧却突然发现一个熟悉的人影,而且对着四周偷偷看了看,好像让别人认出来。

竟然林清雅。

而且林清雅打开了包包,从里面拿出来一个东西,一个小药丸,虽然隔得远,灯光也很暗,看不清林清雅的衣服,但是接触了三年,陈尧的直觉告诉他,这就是林清雅,而且陈尧还是认出来了,林清雅手里拿着的,竟然是一粒安亭。

这是事后的避孕药。

一时间让陈尧心里有些难受,憋了一肚子火。

玛德,贝戋人,现在这么晚了,包里装着安亭,而且还鬼鬼祟祟的来这种地方。

用脚趾头想都能够想到是来这里干什么了,恐怕那个野男人已经在房间里等着她了吧。

陈尧心里有些苦涩,但是更多的是难受。

连安亭都准备好了,恐怕包里面不仅仅只有这个吧,甚至连保护套都准备好了吧?

真是下贝戋。

不仅自己送上门,而且还把一切都给准备好了。

玛德,草。

眼看着林清雅犹豫一下,又把安亭放回了包里,随后消失在了楼道里。

陈尧心里怒火中烧,不自觉的迈出步伐,跟在了林清雅后面。

陈尧有些失神的跟了一会之后,却发现林清雅不见了。

“玛德。”

陈尧一拳头砸在墙上,嘴里怒骂一句。

但是却突然发现,一个熟悉的脸蛋出现从厕所门口出来。

而且还鬼鬼祟祟的四处看了看,好像在看什么,又似乎是害怕被别人看到。

尤其是陈尧看到这副模样的时候,更是让陈尧心里恼火。

心里的脾气一下子上来了。

草,自己的老婆跑来这里和别的男人鬼鬼祟祟的约会。

这是任何一个男人都接受不了的事情。

陈尧也怒了,直接快步走向公共厕所,一把拉住林清雅的肩膀。

“啊。”

林清雅被陈尧这突然一拍。

整个人吓了一跳。

可是陈尧没有理会林清雅的反应,直接将林清雅推进了最近的一个厕所里。

直接一把将林清雅给抱住。

“啊,你别这样。”

林清雅阻止,可是根本无济于事。

“啪。”

“贝戋人,大半夜的跑来这里和人约会是吧?

想男人了是吧?

劳资满足你。”

陈尧一巴掌直接拍在林清雅的脸上。

“撕拉。”

林清雅裙子的一个衣摆,直接被陈尧给硬生生的撕碎,任由林清雅如何挣扎,陈尧都没有理会。

而且直到最后,林清雅似乎看到自己阻止不了陈尧,干脆放弃了阻止,放弃了挣扎。

“啊。”

陈尧很粗鲁,没有丝毫的疼惜,让林清雅惊呼一声。

玛德,臭标子。

利用完自己就把自己一脚踢开,来这里找别的野男人约会。

而且今天还特意换了这种诱人的香水味,更是让早就已经怒火中烧的陈尧心里更加愤怒。

一时间心里越想越来气,身体也不由自主的越来越用力。

任由林清雅怎么直呼痛都没有理会,甚至还有些变本加厉,心里还隐隐有些兴奋。

陈尧就像一头不知道累的牛一样,直到半个小时之后才停了下来。

狠狠的将林清雅丢在马桶上面,将自己的衣服整理好,可是突然整个人一下子呆住了,眼里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

地上,竟然有血迹滴落的痕迹,而且林清雅的裤子上面也有沾染。

“轰。”

一时间让陈尧的脑海像是被炸雷劈开了一样,整个人失神的呆在哪里。

这……陈尧懵了。

而且林清雅的眼角,还带着一丝泪花,用幽怨的眼神看着陈尧,看的陈尧心里慌乱不堪。

直到此时,陈尧才意识到,这不是林清雅,而是林清雨。

陈尧的心一下子就冷静了下来,突然有些后悔,要是自己仔细留意,刚刚一定不会发生这种事情的。

虽然之前看到林清雅的时候,灯光条件不好,可是她背了包,而林清雨没有。

而且还有香水的味道,也不一样。

“啪。”

陈尧一巴掌拍在自己脸上:“对不起。”

“啪。”

紧接着又是连续的好几个大嘴巴子,脸上带着一丝愧疚。

但是林清雨却没有说话,从厕所拿了一些卫生员简单的简单的擦拭了一下,然后用裙子遮住裤子上面的血迹。

一下子推开门,有些不稳的走了出去,没有理会陈尧。

看到林清雨的模样,更是让陈尧心里自责。

玛德,自己就是个混蛋。

陈尧想上去搀扶一下,可是又怕林清雨不让,一时间站在厕所门口不知道该怎么办。

突然一转头,看到一个楼道口,半个身影缓缓消失。

陈尧整个人心里变得有些复杂。

那是林清雅,而且林清雅似乎还牵着别人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