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最佳女婿 > 第63章 姐夫…其实我…
 “咔擦。”

就在这时,陈尧拉开了门,林清雨悄悄的躲在了拐角处。

“陈尧,你别走,你听我说,我……”林清雅被陈尧一把推开,甩在床上,无力的哭泣着,打算说什么,可是最后却犹豫了一下,开不了口。

陈尧自嘲的笑了笑,下了楼。

“陈尧……我……我喜欢……”可是随着林清雅这一犹豫,陈尧早已走远,听不清林清雅说的到底是什么。

虽然知道林清雅在叫自己,可是陈尧却再也没有心思再去听林清雅到底说了些什么。

“林清雅,我看不起你,你这就是自作自受。”

林清雨心里有些复杂的看了一眼一眼林清雅说道,只是这一次没有叫林清雅姐姐,而是直接叫的林清雅的名字。

“自作自受……”林清雅被林清雨这么说,脸上失神的说着。

呵,是啊,如今的这一切还不都是因为自己的自作自受?

无力的躺在床上,心里空落落的盯着天花板。

让林清雨心里有些复杂的看了一眼,心里有些纠结。

林清雨心里复杂的思索着,一瞬间心里思绪万千,最后还是一咬牙转头对着陈尧追了出去。

虽然知道陈尧和自己姐姐要是离婚了,自己或许就会有一丝机会,可是林清雨还是追出去了。

而且心里还有一丝后悔,若是当年自己同意了的话,或许就没有现在这么难受了吧?

这一刻,她承认她嫉妒了,嫉妒自己的姐姐,嫉妒她明明拥有最好的一切,可是却一点也不知道珍惜。

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姐夫,你等一下。”

林清雨还是追上了刚刚出了林家院子的陈尧,陈尧转过身,看着林清雨:“怎么了?”

“姐夫,你跟我回去吧。”

林清雨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在陈尧耳边说了一句话:“姐夫,其实我……”林清雨的话,让陈尧看着林清雨有些失神,心里不知道什么滋味,一时间思绪万千。

呆在了原地,苦涩的笑了笑,林清雨趁着这个机会,把陈尧手里的东西拿在了手上。

“陈尧,清雨?

怎么回事,还不赶紧进屋?

在外面站着做什么?”

岳母周雪梅刚刚从学校回来,看着两人站在这里不由问道,可是却没有几个人回答。

林清雨顺势拉着陈尧:“走吧,姐夫,别傻站着了。”

陈尧失神着,不知道怎么进了林家。

可是短短的几分钟后,就看到林清雅从楼上下来,脸上像个没事人一样,丝毫看不出刚刚的模样,让陈尧心里思绪万千,不由心里冷笑一声:呵,果然一切都是装的。

林清雅看到陈尧的时候,脸上带着一些欣喜:“陈尧,今晚的晚饭是我特意为你做的。”

眼看着林清雅又一副小女人的模样,陈尧内心不由更加的嫌弃了。

原来她一直就是对自己在假装,可怜自己却一直傻傻的上当:“我没胃口,你们吃吧。”

陈尧却站了起来说道,说完便回了房间,他不知道林清雨说的到底是不是事实,也许他心里要的,仅仅只是一个台阶吧?

可是林清雨说的事情,却像是一颗种子一样在陈尧心里生根发芽。

就在这时,何家星就打来了电话:“陈哥,嫂子没事了吧?”

何家星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没事了。”

陈尧沉默一会,紧接着又说道:“对了,你找人帮我查一个事情,地址是xxx别墅区xxx栋别墅。”

陈尧终于还是忍不住和何家星说了出来,何家星也爽快的答应:“好,改天我问问,现在没有多少时间。”

“嗯,你去忙吧。”

陈尧挂掉了电话,拿起桌子上的一包烟拿出一根叼在嘴里抽了起来,坐在窗户边的阳台看着窗外,一时间不知道在想什么。

久久没有睡意。

……但是很显然,失眠的人不止陈尧,另一边的房间里,林清雅把头埋在枕头里,眼角还带着一丝晶莹,眼睛红红的,鼻子时不时的抽泣一下。

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擦了擦眼泪,打开了房间的灯,穿上了一套睡衣,缓缓的出了房间。

“咚咚。”

陈尧坐在窗前深深的吸了一口,呛人的香烟,辣的喉咙很难受,可是陈尧却丝毫不觉:“谁啊?”

但是门外却没人回应,陈尧犹豫了一下,还是起身去把房门给打开了。

只见林清雅站在门口静静的看着自己,鼻子红红的,眼角还挂着一丝晶莹,好像是刚刚哭过的样子,让陈尧本想狠心关上房门的手停止了动作。

就那样呆呆的站在门口。

“陈尧,我晚上睡觉有点冷。”

林清雅深呼吸一口气,对着陈尧轻声说道,脸色一瞬间便红了。

克服着心里的感觉,用尽了心里所有的勇气。

“入秋了,天气是有点开始冷了,晚上多盖点被子。”

但是陈尧却没有接话,沉思一会缓缓说道。

“陈尧,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们和好吧。”

林清雅久久没有等到陈尧的回应,心里有些急了。

终于等到陈尧开口的时候,却听到了这种装傻的回答,让她心里有些难受,一把抱住陈尧,把头放在陈尧的胸口蹭了蹭,泪水止不住的留下来,打湿了陈尧胸前的衣服。

陈尧抓住了林清雅的双手,从后背拿了下来道:“我觉得我们两个都需要静一静。”

说完便关上了房间的门。

林清雅看着被关上的房门,有些失神的蹲了下来,久久才回自己的房间。

但是却没人注意到一个黑暗的角落里有个人影苦涩的笑了笑。

第二天林清雅打算叫陈尧陪她去公司,可是陈尧却没有理会,他不知道是不是已经到了极限,他现在只想一个人安静一下。

林清雅脸上带着一丝失神,苦涩的走出院子,一个人去了公司。

走着走着不知不觉眼泪就下来了,以前对陈尧一直冷冷淡淡,可是直到现在陈尧开始对自己冷冷淡淡,想要和自己离婚的时候,心里才知道,这种感觉很不好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