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最佳女婿 > 第56章 莫名的敌意
 陈尧一直是一个护犊子的人,曾经在苍龙的时候,没有人可以欺负他手下的兵。

对于徐家,他没有什么好感,曾经把他逼的名声尽毁,对于陈家陈尧同样没有什么好感。

早在陈尧小时候,父母就去世了,为了争夺家产,二叔一家在八年前终于趁着这个机会把自己逐出了陈家。

在他心里,此生早就已经和陈家没有关系了,现在他只想安安心心的有个家。

若非如此,又何必在林家一直忍耐那么久。

徐家这一次要是不出现在陈尧面前,恐怕陈尧一直没有想过要向徐家报仇吧,对于自己来说,陈家的生死又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

他们那是咎由自取,恐怕二叔当年比徐家的人更加希望自己滚蛋吧。

“给你添麻烦了。”

周小雅看了一眼陈尧说道,她知道,陈尧早就已经和陈家没有关系了,他今天之所以会出头,恐怕也仅仅是因为八年前所受到的陷害而感到不满。

八年了,她虽然等到了那个人的出现,可是再见时却早已形同陌路。

有些人错过了,那就是一辈子,如果那时候她给予陈尧多一丝的信任,恐怕就不会变成这样吧。

……好好的同学聚会因为徐青的出现,让众人早已经没有了继续的兴趣,从而早早散场。

林清雨和陈尧回到了酒店,随后的几天,那些主演都到位了。

不过陈尧却注意到那个男一号一直时不时的看自己,而且眼神之中没有什么好感,让陈尧有些疑惑。

男子眼神之中的敌意,陈尧一眼便察觉了,这对于曾经的战龙来说并不困难,不然用什么防止那些罪犯狗急跳墙的暗杀?

长期刀口上舔血的日子,让陈尧对于任何人眼中的敌意都尤为敏感。

“今晚八点,金碧辉煌,你要还是一个男人的话就自己过来。”

下午散场的时候,那个男子终于走了过来,对着陈尧说了一句之后便离开了。

让陈尧有些摸不清头脑。

自己似乎是第一次叫他,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不过陈尧还是去了。

“你倒还算是有种,真的敢过来。”

一直赶到金碧辉煌的时候,那个男子终于出现了,男子始终一副冰冷的态度,语气中隐隐约约对陈尧带着一股子敌意。

“这里又不是龙潭虎穴,我为什么不敢过来?”

陈尧之所以过来便是因为好奇,自己第一次见他,就对自己抱有敌意,他到底是谁:“说吧,你是谁,约我过来打算做什么?”

“呵…无知…”但是男子却不屑的笑了笑,不过看陈尧的模样,又好像不像是装的,而是真的不认识自己。

“我是谁你还没资格知道,这是一千万,你拿了之后赶紧离开颜色,不然没你的好果子吃。”

男子也懒得解释。

陈尧笑了笑,终于是知道他的来意了,低头看了一眼手上的手表,原来他认出来了,难怪白天一直这么盯着自己。

原来是颜色的追求者,不过他却是误会了,自己和颜色不过是普通朋友而已,这块手表也是她为了感谢自己的救命之恩送给自己的。

“如果你说的是这件时候,其实我们没什么好谈的。”

陈尧笑了笑,随即起身道:“告辞。”

正打算离开,可是那个男子哪里会那么简单的让陈尧离开:“看你的样子,是不打算给我面子了。”

“面子是自己挣的,不是别人给的。”

“我是为了你好,你配不上颜色,你要是不答应,那你可就要小心了,比如走路被人无缘无故的打一顿,开车被人撞之类的……还要我说么?”

男子冷冷的对着陈尧说了一句。

让陈尧眉头一皱,心里有些不喜,他也有些怒了,这人话语中的威胁几乎已经到了只要不是傻子就可以听出来的地步了。

他陈尧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有人威胁自己。

看着拦在自己面前的男子,陈尧没有什么好脸色,直接伸手将男子推开到一旁去。

但是男子却显然不打算放陈尧离开,直接一只手直接抓住陈尧的肩膀瞬间用力,打算把陈尧给拉回来。

陈尧几乎一瞬间便察觉到了:竟然是一个练家子。

直接低头弯腰一个转身,拜托了男子的手,对着男子胸口一手肘撞了过去,而男子也迅速反应过来挡下陈尧的攻击,就打算反击,直接对着陈尧就是一掌拍出。

“彭。”

但是突然一瞬间,男子就被陈尧给一脚踢了出去。

整个人脸色大变:失算了。

但是陈尧不仅没有停手,反而乘胜追击。

“彭。”

男子竟然直接被陈尧给一拳打退了三米,狠狠的撞击在墙壁上面才停了下来。

男子显然不服气,还打算再来:“咳咳。”

可是很显然,刚刚那一下子并不好受,男子刚刚一用力,就感觉胸口都有些岔气了。

很显然,刚刚陈尧那一下子没有留手,恐怕要不是因为他是个练家子,现在都已经重则骨折,轻则骨裂了。

“你们都给我助手。”

就在这时,却传来一个声音。

竟然是颜色。

只见颜色脸上冷冰冰的对着那个男子看去:“就你这三脚猫的功夫,真是不自量力,这就是你打算让我看的好戏?”

陈尧一直盯着男子,但是出乎陈尧意外的一幕发生了。

“呵呵,姐,这不是为了帮你把把关嘛,没想到……”男子看到颜色竟然露出来一副老鼠见了猫的表情,似乎有些害怕。

让陈尧的脸色有些尴尬,刚刚下手确实有些重,没想到竟然是颜色的弟弟。

“不自量力。

就凭你那格斗的水平,也敢在创始人面前班门弄斧,还不快点道歉?”

颜色呵斥了那男子一句,随后看向陈尧道:“抱歉了,这是我弟弟,颜真。”

“姐夫,对不起,你通过我的考验了,不过就是你下手实在是太狠了。”

颜真笑着对陈尧说的。

随后揉了揉胸口,现在都还胸闷。

“别胡说。”

颜色呵斥一句。

“我哪里胡说了,不是你自己以前说那表是你的定情信物么?”

颜真嘟囔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