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最佳女婿 > 第50章 江家的疯狂
 陈尧对林清雅激动的反应有些措手不及,一时竟然被门撞在了头上,吃痛的揉了揉额头和鼻梁,感觉都要流泪了。

 玛德,疯女人。

陈尧转过身离开了,自己就打算和她好好聊聊,至于么?

现在两个人的样子,虽然还没有离婚可是早就已经名存实亡了,又或者说,整整三年来都是这样。

 这种什么事情都被瞒着的日子,陈尧过够了。

 虽然曾经答应过岳父要照顾她,可是现在陈尧真的有点累,也许三年来一直都是自己一厢情愿,林清雅或许从来都没有把自己当她的老公看待过。

 离婚了,也一样可以照看,如果林清雅是怕岳母周雪梅知道那自己也可以隔三差五的回来一下。

 林清雅和别的男人聊天的时候笑得花枝招展,对自己却没有半分好脸色。

 让陈尧感觉心里难受,越想心里离婚的念头便越强烈。

 …… “呜呜……” 把陈尧赶出房间的林清雅却无力的蹲了下来,把头埋在膝盖上。

 回过神来打开门的时候却早就已经看不到任何人了。

 有些郁闷的陈尧回了房间之后便打算睡觉,可是那个被骗子又给陈尧发来了信息,陈尧点开一看,竟然七八条信息,懒得回复了,关了手机就睡觉了。

 第二天林清雅还是如同往常一样对陈尧不理不睬,陈尧也没有心思热脸贴冷屁股,而且已经在心里对这段婚姻不抱什么希望了,就更加不会搭理林清雅了。

 没有跟着去公司,也许是害怕看到上次的情况发生。

 正打算出去把何家星的车给还了,但是陈尧一出门却看到了一个意外的人。

 江峰,此刻的他早已经没有了以前的盛气凌人,从神态和衣着来看却略显破落。

 一看到陈尧便神色大喜的冲了上来:“陈尧,我知道错了,以前是我狗眼看人低,你放过我们江家吧。”

 江峰跪在地上拉着陈尧的大腿求饶道,这段时间他们江家几乎已经到了绝路上,而且江家那个坐东林第三把椅子的人,也被莫名其妙的查了。

 这一查不要紧,更是把这几年的事情都查了一个通透,江家打电话找江北一个说的上话的大佬求救,可是大佬却不管不顾。

 最后在江家一直求问之下,终于说出了一些只言片语:自己想想你们江家最近惹了什么人吧。

背后那人别说是对你们江家了,就算是我都只能夹着尾巴做人的大人物。

 而且那个大佬还和江家断绝一切来往,就怕引火烧身。

 江家的人最后才得知,江峰最近惹了林家,没想到一件本来不起眼的小事,可是现在却让江家覆灭。

 不仅如此,江家若是那个椅子上的人倒了还没事,江家其他人也不至于被赶尽杀绝,可是现在却有其他人瞄准了江家,江家所有产业已经十不存一。

 但是陈尧却无动于衷,有些事,做了就要负责:“自作孽,不可活。”

 没有理会在地上求饶的江峰,陈尧快步离开,留下绝望的江峰,但是陈尧走后。

 江峰看着陈尧离开的身影,眼中却闪过一丝疯狂:“陈尧,这是你逼我的,你一定要对我斩尽杀绝么?”

 江峰两眼通红,捏紧了拳头疯狂的站了起来:“我完了,你也别想好过,这一切都是你们逼我的。”

 嘴里恶狠狠的细语,看了林家的院子一眼,随即快步离开了。

 陈尧开着车在路上,手机又响个不停,好几条信息弹了出来,还是昨晚那个骗子,看了一眼便关了手机。

 当陈尧到了白天鹅度假山庄山,联系何家星,但是何家星的电话里却传来一道声音:“你别急你别急,你看,这不是你想的人就来了么?”

 看样子何家星正在打趣别人。

 说完何家星才对着陈尧问道:“总教官,你来的真是巧,刚刚还有个大美女想你呢,你就来了电话。”

 “我看你是找打。”

对面又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声音之中还带着一丝娇怒:“你早就知道当年把我连续淘汰两次的人是他了对不对?

竟敢看我笑话,我打死你。”

 “别贫嘴,我是来还车的,快下来拿钥匙。”

陈尧笑了笑,知道何家星平时嘴没个正形。

 听声音应该是颜色的声音,自从那次之后,陈尧和颜色就再没有见过了,那天她大腿受伤,结束之后就被送去了医院,没想到这么快就好了。

 而且最主要的是颜色所说的话让陈尧有些疑惑,自己当年连续淘汰过她两次?

有这回事么?

不过自己不记得也很正常,现在被人抓个正着,想必她也不会说谎,应该是有这么回事,不过自己好像确实出手了两次,不会这么巧吧?

都碰上她了?

这种事情陈尧才不想上去扯皮呢,逃还来不及呢。

 陈尧说完就挂了电话,但是何家星没下来,颜色却先下来了,眼神之中显然还带着一丝怨气,让陈尧看了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你好。”

 “我不好。”

颜色仔细的打量,审视了一下陈尧又说道:“开个玩笑,上次的事情麻烦你了,不上去喝一杯么?”

 “好啊,美女相邀,怎能不去。”

陈尧犹豫一下,显然颜色也不是那种小气的人,应该不会做秋后算账的事情,随即便答应了下来。

 “哟。”

何家星却在这时候出现了,而且语气却有些打趣的意思看了一眼颜色。

 他可是知道的,自己写个表姐可从来就没有能够被她看的入眼的男子,整个江北的青年才俊都介绍了个遍,愣是没有一个看上的。

 没想到今天竟然主动邀请陈尧上去喝一杯,不过可惜了,总教官已经结婚了,要是他们两个早点认识还有希望,毕竟颜色的家庭不会允许颜色找一个有老婆的男的,哪怕二婚都不行。

 白天鹅的老板也下来了,脸上也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投过来一个嗳昧的眼神,使得颜色脸色一瞬间便有些红润。

 “你们两个给我走开,找打是不是?”

颜色被两人嗳昧的眼神弄的脸色带着红霞,娇怒一声,又低头偷偷看了一眼陈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