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最佳女婿 > 第38章 你知道他为了你放弃了什么么?
 “不要脸的女人。”

随着陈尧离开,何家星犹豫一下对着林清雅怒骂道:“总教官在和人拼命,你却在和人风花雪月,你知不知道前几天发生的事?

总教官为了你林家的前途和国外的雇佣兵在血拼,你知不知道那是会死人的?

而你呢?

跑来这里和别的男人约会?

总教官真是白瞎了才会看上你。”

“你知不知道他三年前为了回来和你结婚放弃了什么?

正团。

二十多岁的正团,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么?

意味着他可以四十岁之前升将军!”

“为了你他放弃了一切,什么都没有了,什么事情都为你着想,可你呢?

你有为他想过么?

也对,他现在就是一个普通人,哪里配得上你这个千金小姐。”

“三年来在你林家,你们一家人有给过他一丝尊严么?

过的还没有一条狗有尊严,真是可笑!”

何家星真是忍不住了,这几天他和组织说过了陈尧的事情,说了是因为陈尧帮忙这次才圆满的完成了任务,而且托家里人查了一下。

普通人查不到,可是何家星的家里有些背景,找了多个熟人才终于探清了一些真相,可是知道的越多,何家星和他的家人就越为陈尧感到可惜。

而且这些年陈尧在林家的生活也托几个东林的朋友打听过了,可是知道的越多就越让何家星愤怒,现在他终于忍不住了。

“我……我不是……”林清雅被何家星愤怒的话说的呆住了,可是张嘴想要解释却发现说不出口。

陈尧的过去她并不是没有想过,可是她却从来都没有想过陈尧二十二岁就可以升正团,可是就为了和自己回来结婚却放弃了一切。

还有前几天陈尧出去,她虽然想过会不顺利,可是却没有想过竟然会是国外的雇佣兵。

雇佣兵她不太懂,但是换成杀手,她就懂了,虽然没有看到过,可是电视里却出现的太多太多。

可是她这几天……林清雅这才发觉为什么陈尧那天会对自己发怒,最关键的是那天自己还对他撒谎了。

可是她真的不知道,那天陈尧会经历那些,她从来没有想过。

要不是何家星当着她的面指出来,依着陈尧的性子恐怕她这辈子都不会知道吧?

原来死亡,会这么近。

原来看不见的战场,和自己这么近。

而且那天晚上自己还对陈尧露出那种厌恶的表情,以那样的语气说出了离婚这句话。

可是林清雅现在脑子里不知道该怎么办,知道自己说什么陈尧肯定都不会相信了。

而那个男子这一刻,也真正动容,看着陈尧离去的背影有些失神。

林清雅感觉四周都是一些嘲讽的眼神看向自己,脸上感觉火辣辣的。

“不要脸。”

“真是个贱货!”

“……”周围一些人算是彻底明白过来了,甚至一些不明白的人开始主动询问周围的人,一时间整个中餐厅都唏嘘不已。

国人就是这样,对于热闹一定不会错过,一时间有些女性甚至走到林清雅前面“呸”的一声,大骂不要脸。

林清雅和男子说了几句,便匆匆跑回了家。

可是她想错了,本来以为陈尧会回来的,可是在林家却看不到陈尧。

慌乱的上楼打开陈尧的房间,属于陈尧的东西已经不见了,房间也收拾的整整齐齐。

而且桌子上也有一丝灰尘,看起来已经走了几天了。

可是一想到自己这几天的所作所为,突然林清雅心里有些后悔。

蹲在门口哭了起来。

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回来的林清雨,听到林清雅蹲在哪里哭着,一时间脸色有些复杂。

想要说什么可是最后还是没说,张了张嘴干脆没有理会的去了自己房间。

自从几天前看到陈尧的模样她便明白了几分,加上自己姐姐好几天都没回家,她好像清楚了什么。

有时候甚至林清雨想要大骂林清雅几句,陈尧在林家有危险的时候总是站出来,可是自己姐姐却从来没有把陈尧当老公看过。

而且那天她睡梦之中听到两人在姐姐的房间吵架,更是感觉自己姐姐过分,这是这么多年所知当中陈尧第一次进姐姐的房间,在她看来,肯定是自己姐姐嫌弃陈尧。

林清雨在心里为陈尧感到可惜,这两天甚至有过叫陈尧和自己姐姐离婚的想法,可是她说不出口。

…………何家星看着陈尧说道:“总教官,现在去哪?”

“去喝酒。”

陈尧淡淡的回答,他现在除了喝酒,其他的什么也不想。

“那就去皇冠。”

何家星思索道,皇冠是东林最近一段时间新开的高档消费场所,哪里的老板是个富二代,曾经开业的时候还托人请何家星过来捧场了。

皇冠是集酒吧,会所,kty包间,和酒店于一身的一个答应场所,而且还有一层是专门的娱乐场所,其中有一些台球之类的运动项目。

虽然现在才下午两三点钟,可是对于皇冠来说却已经有不少人在这里玩了。

当然人最多的时候是晚上。

陈尧和何家星一直在喝,陈尧劝阻何家星别喝酒,可是何家星说他已经休假了,没事,不违规。

一直喝到下午六点多,人流越来越多了,本来酒吧还没几个人的,可是现在已经满座了,台上的主唱也在哪里唱着歌,调动着来玩的少男少女的情绪,整个现场火爆异常。

“我去上个厕所。”

陈尧喝的有点多了,一下午已经喝了一箱啤酒了,何家星基本上算是个看客。

虽然啤酒不醉人,可是却肚子胀的慌。

经过厕所的时候,却看到一个女子被一个看起来不是什么好人的黄毛拉着:“臭标子,你以为我的酒是那么好喝的么?

我劝你还是乖乖的,不然等会药力发作,有你好受的,当众出丑可就不怪我不客气了。”

“你…你快…放开我。”

女子有气无力的甩开被拉着的手,可是却纹丝不动,女子戴着一副眼镜,打扮的性感无比,尤其是那双大长腿,真是白皙细腻。

可是女子的声音之中却带着一些兴奋,看起来药效已经开始发作起来了,看起来眼神都有些迷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