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最佳女婿 > 第4章 不怕横的就怕不要命的
 “三爷,刚刚那人直接用酒瓶子对着我的头砸了过来,我可是自卫,要不是我反应快,恐怕现在我就该被开瓢躺在地上了,你说这话,恐怕又失偏颇。”

 陈尧对着刘三看去,虽然单单一个刘三自己并不惧怕,但是这种人,光明正大的来搞不赢,总喜欢来阴的。

 虽然自己不怕,但是林清雅她们不能出事,所以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称了一声三爷。

 “而且我的目的只是为了要回林家的尾款,相信两百万对于三爷来说,只是一个小数目吧?”

陈尧紧接着说道。

 “我今天只要钱,拿不到钱我就会被开了,没有工作,还不如死了算了,我相信三爷不会立于危墙之下。”

 说完,陈尧手中把玩了一下刚刚抢过来的酒瓶子。

 刘三看着陈尧,一时间脸色阴晴不定,拿不下主意,陈尧看起来并不害怕自己,而且还是个练家子,从瞬间徒手夺取他手下的酒瓶子就能看出来,而且瞬间将手下的手腕弄脱臼,这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他刘三能够有今天,除了狠劲之外,还有眼力见。

陈尧刚刚的话外音,他听得一清二楚。

 若是现在发生冲突,可能自己等人不会是对手。

 道上一直有一句话,不怕横的就怕不要命的。

 所以他拿不准眼前这个人到底会不会和他拼命。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年轻时候他可以天不怕地不怕,但是人越老胆越小,他不敢赌。

 为了区区两百万,赌上自己的命,不值得。

 “哈哈,好,我就喜欢小兄弟这种性格,今天算是哥哥托大了,来,我敬你一杯,我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钱我现在就可以转给你。”

 刘三阴晴不定的脸上突然笑了起来,拉着陈尧就要喝一杯,热情至极。

 “这可是刘三爷…今天居然认怂了…” 几个包间公举看着这一幕,不由得愣神,这可是刘三爷啊,看这个样子似乎是真的打算认怂了。

 “好,那就多谢三爷了,刚刚是我鲁莽了,打扰了三爷,我在这里给三爷赔个不是。”

 陈尧放下了酒瓶,也是对着刘三拱手道,将刘三递过来的酒一饮而尽。

 “打扰了三爷的雅致,实在是抱歉,今天这事办成了,日后三爷有什么事情,小弟帮得上的,自然不会拒绝。”

 陈尧喝完酒,立马将一张新卡摆在了桌子上面,似乎真的和刘三握手言和了一般。

 其实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刘三这种人一时间被自己唬住了那是因为他今天没有防备,以后可就说不定了。

 至于说以后为刘三办事,那更是笑话,不过是行话罢了。

 “哈哈,老弟客气了,正所谓不打不相识,你我兄弟二人真是一见如故啊。”

 刘三看着陈尧给了自己台阶,立马借坡下驴,到了他这个地步,其他的已经不重要了,最重要的就是一个面子。

 “你们还在这里干什么?

还不快点出去?

这件事情,就给我烂在肚子里。”

 刘三瞪了一眼那几个衣着暴露的包间公举,吓得几人赶紧慌忙的跑了出去。

 还有一个一边出去一边在整理裙子和头发。

 恐怕陈尧要是不来,估计都要开始了吧!“三爷真是好雅致。”

 陈尧看了一眼,不由得笑了笑。

 “小兄弟要是喜欢,可以叫回来再一起喝一杯?”

 刘三看着卡号用手机将尾款转了过去。

 “不必了不必了,多谢三爷。”

 陈尧连忙拱手告辞。

 刘三笑脸相送,直到陈尧消失不见了,几人的脸色才彻底黑了下来。

 表面称兄道弟,心里妈卖批! “玛德。”

 刘三一把将酒瓶子狠狠砸在了地上,砸的稀巴烂,又将整个桌子都给打翻,满地狼籍。

 今天算是刘三这么多年来最丢脸的一次了。

 出了一号包间刚刚下电梯,就看到迎面而来两个人影,一男一女。

 女的喝的稀巴烂,软的像是一团泥巴一样,整个人挂在男子的身上,而且嘴里还在嚷嚷着什么。

 而男人也是满脸的邪异笑容,两人似乎刚刚从下面的酒吧上来,而且现在正打算去开房,做一些爱做的事情。

 “真是欠打,搔货,大白天的就和男的约会喝那么多酒。”

 陈尧不由心里低估一声,鄙夷的看了一眼。

 不过这一切都和自己无关,爱怎样怎样。

 两人走在陈尧前面,男子似乎并没有注意到陈尧,还正打算对着女子上下其手呢。

 “林清雨,你真是个搔货,平时自命清高,看我今天不干的你哭爹喊娘。”

 男子嘴里低谷着,不由得暗暗骂了一句。

 正好走到了房间门口,一边搀扶着那个女子,一只手打开了房门。

 “林清雨?”

 草,这不是自己小姨子么?

真是贱货! 陈尧鄙夷的再次看了一眼,不由得暗骂了几句。

 果真是林清雨,还穿着今天早上的天蓝色裙子。

 “嗯?

不对。”

 突然陈尧脸色一变,似乎想到了什么,再次对着那个头发缭乱的林清雨看了几眼。

 脸色发红,而且身子软成了一团泥巴一样,但是脸上却有种异样的兴奋感,很显然不对劲。

 这是下药了。

 “哐当。”

 正好这时,两人消失在了房间之内,留下一声门响声。

 “草,真是作践自己。”

 陈尧骂了一句,这小姨子就是作践自己,看样子他们两个虽然认识,但是绝对不会是情侣。

 玛德。

 陈尧整个人三步并作两步,对着房间门而去,但是没有卡打开不了,至于敲门,陈尧并没有这个想法,就算是自己都不会来开门。

 只有找前台拿卡了,前台小姐姐看到陈尧过来,不由得脸色微微一红,还以为是来约自己的呢,陈尧一说房间号,没有丝毫犹豫就答应了。

 还以为这是陈尧开的忘了带卡,不过回想陈尧就是特意从那个房间过来的,便以为陈尧在暗示着什么,不由得红着脸点了点头。

 并且发出一声细微的“嗯”声道:“我五分钟之后就来,不过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