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剑道第一仙 > 第十二章 前路被堵
    聚仙楼外。
    文灵雪那些同窗好友匆匆而去。
    临走前,不少人都忍不住多看了苏奕一眼。
    谁能想到,面对黄乾峻的咄咄逼人,被她们寄予厚望的聂藤都只能忍让,而苏奕这个曾被她们鄙夷的家伙,却竟带给她们这么大的惊喜?
    “苏奕,这个人情……我会还的!”
    犹豫片刻,聂藤撂下这句话,就转身而去。
    这个喜欢出风头的少年,历经此事后,明显有些意气消沉。
    “这家伙倒也不错。”
    苏奕笑起来,知恩图报,本身就是一种美德。
    “姐夫,刚才的事情……”
    文灵雪张嘴欲言。
    “咱们先回家。”
    苏奕笑着打断,迈步朝前行去。
    “也好。”
    文灵雪强自压下心中的担忧,连忙跟上去。
    “灵雪,今天的事情发生后,无非会出现两种情况。”
    直至快要抵达文家时,苏奕想了想,声音温和道,“一,那黄乾峻回家找帮手,二,他选择忍气吞声。”
    文灵雪急道:“他那种纨绔,今天吃这么大亏,哪可能忍气吞声,他肯定会报复的!”
    苏奕点头道:“不错,不过他就是报复,也只会找我一人,这就行了。”
    文灵雪却愈发担忧了,她深呼吸一口气,认真道:“姐夫,今天的事情因我而起,我决不能让你受到伤害!”
    少女灵秀娇美的脸庞上一片坚定。 
    “放心,这件事没你想的那么严重。”
    苏奕笑着揉了揉少女的脑袋。
    文灵雪心不在焉嗯了一声,道:“姐夫,我……我先回去了。”
    说着,她转身就匆匆冲进文家府邸内。
    苏奕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傻丫头,就是找你父母帮忙,他们也不会理会的。”
    旋即,他又笑起来,被人关心和牵挂,自然是好事。
    至于今天发生在聚仙楼的事情,对苏奕而言,根本就不值一晒。
    ……
    “什么?苏奕那吃白饭的竟然把黄乾峻打了一顿?”
    厅堂中,从文灵雪口中得知事情的来龙去脉后,琴箐登时坐不住了,满脸错愕。
    旁边的文长泰也差点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黄乾峻。
    这可是黄家族长黄云冲的嫡子!
    “今天若没有姐夫,我可就被那黄乾峻欺负惨了,他还说过些天要上门提亲,等把我娶进门后,就好好收拾我!”
    文灵雪星眸噙着泪水,委屈巴巴的诉苦,“娘,这次无论如何你都得帮帮姐夫!”
    琴箐火冒三丈,咬牙道:“早听说黄乾峻这纨绔子品行不端,无恶不作,没曾想他竟还把主意打到我女儿头上了!”
    “不过……”
    琴箐说到这,皱眉道,“凭我的能耐,可也不好解决此事啊……都怪你爹太没用!”
    她狠狠瞪了文长泰一眼。
    文长泰一阵苦笑,闷声闷气道:“事情是苏奕惹出来的,关我什么事情?”
    文灵雪焦急道:“娘,你若不管此事,我可就写信去跟姐姐求助了,她如今是天元学宫的弟子……”
    琴箐眼睛一拍大腿,眼睛发亮,道:“对啊,你姐姐如今的身份和地位早已不同了!”
    她心中有了主意,当即起身道:“我去找族长,看在灵昭的面子上,我就不信族长不管此事。”
    文灵雪顿时笑起来,欢快道:“娘你快去快去!”
    “傻丫头,我帮的是你,顺带帮那吃白饭的苏奕一下。”
    琴箐没好气道。
    “都一样的。”
    文灵雪笑靥如花。
    ……
    宗族大殿。
    “苏奕这废物……竟还能打得过黄乾峻和那些护卫?”
    得知琴箐的来意,族长文长镜也是一愣,总感觉有些不真实。
    “呃……”
    琴箐怔住,对啊,苏奕这吃白饭的如今可根本没修为的!
    “族长,不管如何,灵雪是被那黄乾峻欺负了,他要是报复过来,咱们文家可不能不管。”
    琴箐满脸愁容,“当年灵昭嫁给苏奕,就让我有了轻生的心,若灵雪再遭遇一些什么不测,我……我可就真不活了!”
    说着,掩面哭泣起来。
    文长镜眉头皱起,思忖片刻,才说道:“这件事,我当然得管,灵雪毕竟是咱们文家人,哪能被黄家欺负了?”
    琴箐顿时欣喜感激道:“有族长这句话在,我就放心了!”
    文长镜摇了摇头,神色冷淡道:“你先别高兴,我只说保护灵雪,可没说保护那苏奕。不管什么原因,这件事是他引起的,后果自当由他承担。”
    琴箐心中一沉,迟疑道:“族长,这次若不是苏奕出头,灵雪可就被欺负惨了,您看……”
    文长镜冷声打断道:“弟妹,我记得你以前可是最厌憎这个女婿的,怎么现在反倒替他说起好话了?”
    “别忘了,前些天的时候,你那女婿可是当着我们所有人的面,把魏峥阳魏公子彻底得罪惨了,这件事我都还没找他算账呢!”
    说到最后,语气森然,透着怒意。
    琴箐浑身一僵,讪讪不已,正当要开口,就被文长镜再次打断,道:
    “后天就是老太君八十大寿,我还有很多事要忙,你先去吧!”
    这等于下了逐客令。
    琴箐不敢再纠缠,匆匆离开。
    等返回自家所在的庭院时,就见文灵雪早已眼巴巴地等待在那。
    “娘,怎么样了?”
    少女满含期盼道。
    琴箐勉强挤出一个笑脸,语气含糊道:“族长已答应会插手此事,没事了,灵雪,你明天一早就回松云剑府,老老实实呆着,那黄乾峻绝不敢去找你麻烦。”
    “嗯!这下好了,姐夫也不会被欺负了!”
    少女高兴点头,雀跃不已。
    琴箐却感到一阵心虚,她在心中自我安慰,“那苏奕就是个外人,哪怕就是被黄家收拾一顿,只要死不了,问题也不大……”
    “对了灵雪,你姐夫他……修为恢复了?”琴箐忽地想起了这件事。 
    文灵雪摇头道:“我也不清楚,反正在我姐夫面前,黄乾峻那些护卫完全不堪一击。”
    说到最后,她眼眸发光,脑海浮现出聚仙楼时,苏奕出手那一幕幕。
    现在想来,都让她心潮澎湃。
    “我早看出这小子阴着呢,在咱们家这一年来,遭受那般多的白眼和挖苦,哪个见过他生气发怒?”
    “像你姐姐回来的那个晚上,这小子三言两语就把魏峥阳气得半死,连整个局势都被他搅乱了,这哪里是一个窝囊废能做到的?”
    “等找个机会,我得问他个清楚!”
    琴箐冷笑道,一副看透苏奕全部底细的姿态。
    文灵雪笑嘻嘻的,没有搭腔,只是在心中说道,“我文灵雪的姐夫,自然很厉害!”
    ……
    广陵城、黄家。
    金碧辉煌的殿宇内一片压抑。
    黄乾峻跪在地上,声音沙哑道:“父亲,孩儿错了,甘愿认罚,自今以后必会刻苦修行,他日,必十倍百倍报答今日之仇!”
    大殿主座上,族长黄云冲面无表情,沉默不语。
    他身影高大昂藏,一袭宽袖玄袍,浑身气息如渊似海,随意坐在那,便如龙盘虎踞。
    气氛越来越压抑了,让黄乾峻都有喘不过气的感觉。
    许久,黄云冲忽地长身而起,大笑道:“吾儿有此心志,他日必成大器!起来吧,明天我去和那苏奕见一面,谈一谈此事,地址就选聚仙楼!”
    黄乾峻错愕道:“父亲,这点小事,怎劳您亲自前往?”
    黄云冲走上前,将儿子从地上扶起,道,“你不懂,打狗看主人,更何况,你可是我黄云冲的儿子!”
    他眸绽冷芒,语气冷然,“借助此事,我也要让广陵城所有人知道,你是我黄云冲的逆鳞,以后谁敢动你,就得落一个和苏奕一样的下场!”
    黄乾峻又惊又喜,道:“父亲,您……打算亲手灭了他?”
    “灭了他?不,我要让他生不如死,受尽羞辱。明天你看着就是。”
    黄云冲语气随意,仿似在说一件再小不过的事情。
    ……
    窗台书桌前。
    苏奕端坐其前,挥毫泼墨,一个个隽永峻逸的字迹跃然纸上。
    直至夜色降临时,苏奕这才收笔,书桌上已堆积薄薄一沓满是字迹的纸页。
    “等明日一早,就将这门呼吸法赠予灵雪。”
    苏奕暗道。
    今天本是文灵雪的十六岁生日,却因为他的疏忽,忘了准备礼物。
    所以,他打算用一门修炼武道的法门当做礼物,赠予文灵雪。
    可让苏奕没想到的是——
    第二天清晨去找文灵雪时,却被仆人告之,文灵雪早已提前一步离开文家,返回松云剑府修行了。
    “明天就是文家老太君的八十大寿,灵雪肯定会到场,到时候再把这份礼物送过去也不迟。”
    苏奕摇了摇头,迈步离开了文家。
    这些日子,他每天清晨都会前往大沧江畔那一片“灵地”修炼。
    今天自然也不例外。
    直至修炼到晌午十分,苏奕这才从城外返回,朝文家行去。
    “明天清晨,就去为那萧天阙疗伤,如此也算了断一桩事情……嗯?”
    路上,苏奕正自思忖,他脚步忽地顿住,似察觉到什么,目光看向前方不远处。
    “苏公子,我家大人有请!”
    不远处的街道上,一个身影极其高大的黑袍老者带着一群人走来,隐隐将苏奕的前路堵死。
    ——
    今晚有加更,刺不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