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天灾 > 第三十五章 归来
    青山,绿草,阳光明媚,温度适宜。

    便在这蓝天白云之下,在绿草青山环绕之下,唐宇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脑袋似乎有些痛,但并不严重。思维的运转似乎有些迟滞,让他一时间反应不过来自己到底在哪儿。

    他挣扎着站起身来,便看到自己现在正处在一处坡度平缓的山坡上。远方是连绵起伏的群山,山脚下则是一片不知道是什么树的树林,更远一点则隐约可以看到一条公路蜿蜒穿过。

    晃了晃仍旧有些不清楚的脑袋,唐宇看向了脚下,于是便看到有三四个人仍旧躺在那里,闭着眼睛。

    “这是哪儿?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怎么在这里?”

    唐宇努力的思考着这些问题,但始终思考不出个答案来。

    便在这个时候,那仍旧倒在那里的三四个人也陆续醒转。

    人们互相对望着,俱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抹茫然。

    唐宇问道:“你是谁?”

    那人怔了怔,也问道:“你是谁?”

    “我是……”唐宇下意识的说了两个字,忽然间停下了。他眼神再度变得茫然,只喃喃着:“对啊,我是谁啊?”

    “你不知道你是谁?”那人笑了一声,忽然间也皱起了眉头:“我又是谁啊?”

    几人再次相互对视,脸上的茫然之色更深厚了一些。

    想了半天想不明白,唐宇再次晃了晃脑袋,道:“要不,咱们先离开这儿?”

    不知道为什么,面前这几个人虽然自己不认识,但总是下意识的感觉有些亲切,感觉可以信赖。

    似乎那几个人也有这种感觉。只略微迟疑了一瞬间,那几个人便纷纷答应:“也行。”

    “那走吧。”

    几人便一同站了起来,小心翼翼的向着远方那条蜿蜒曲折的公路走了过去。

    但不知道为什么,在这前进之中,唐宇心中总是感觉有些不舒服,就像有一只小猫一直在心里挠一般,让他总感觉什么东西不对,浑身不自在。

    他努力思考着,但始终没有什么收获。

    旁边,那名“同伴”抬起胳膊,指向了前方:“从那儿走应该近点。我们走那里。”

    旁边几名同伴道:“好。”

    人们刚打算向那里走,唐宇却忽然间皱起了眉头。

    “等等。”

    那名同伴停下脚步,有些奇怪的望着他。

    唐宇走上前去,将他袖子上两枚扣子之中的一枚解开,让它扣进了另一个扣子眼儿里,整个人才长出了一口气,似乎去了什么心事。

    那名同伴奇怪的看着他,像是在等着他的解释。唐宇挠了挠脑袋,说道:“别问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好吧,我们走。”

    几人磕磕绊绊的终于来到了公路边,略有些茫然的站在公路上,不知道下一步该向哪个方向走。

    前方,一辆农用三轮车轰隆隆的驶了过来。路过几人身边的时候,那驾驶员略有些奇怪的看了他们一眼,但并没有停留,就此离开。

    之后,是一辆拖拉机,三辆汽车,一辆卡车,还有几个人骑着电动自行车从这里经过。

    良久,一名同伴向唐宇问道:“我们是不是该问问他们这里是哪儿,然后再说向哪里走?”

    唐宇努力思考了一下,说道:“也行。”

    前方又有一辆拖拉机蹦蹦蹦的开了过来。它后面还拉着车斗,车斗上面有十几名年轻人,手中俱都拿着棍棒刀叉。

    还没等唐宇上前示意,那拖拉机便停了下来,十几名年轻人一涌而下,将唐宇等人团团围住。

    唐宇有些茫然的看着这一切,同伴们也同样如此。

    不知道为什么,直到现在为止,他感觉自己的脑袋仍旧有些不灵光,很多事情都想不起来,很多事情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你们几个,老实交代,是不是你们偷的我家果园儿?缺德玩意儿,连偷带糟践,哪儿有你们这样的!”

    “鬼鬼祟祟,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今天你们别想跑!”

    “走!跟我们去派出所!”

    一群年轻人冲上前来,连推带拉,推推搡搡的将唐宇几人都推到了拖拉机上。唐宇几人也没有反抗,就这样迷迷糊糊的来到了派出所之中。

    在这过程之中,似乎有人暗中打了他们几拳,踢了几脚,他也没有看清楚是谁。

    “姓名!”

    一个看样子很凶恶的治安人员开始询问唐宇。唐宇皱起眉头,努力思考了许久,等那治安人员有些不耐烦的时候,他才磕磕绊绊道:“我,我想不起来……”

    “别跟我装糊涂!对抗审讯?老手啊,不是头一回进来了吧?”

    “我,我不知道……”

    那治安人员连问了几个问题,都没有得到回答,不由得有些焦躁起来。他上前来开始翻唐宇的口袋,想要找到可以证明身份的东西,但一无所获。无奈之下,只得将唐宇的样貌拍了下来,又采集了指纹,打算出去比对一下。

    便在他将唐宇的信息输入到电脑上的一瞬间,电脑似乎卡了一下。返回结果的时候,却显示查无此人。

    “奇了怪了,这是咋回事?”

    这名治安人员喃喃自语着,摇了摇头,离开了。

    此刻,在距离此处一千多公里之外的远方,一道刺耳的警报铃声忽然间响了起来。值守人员一瞬间跳起来,查看警报详情,便看到了一张略有些茫然的脸庞。

    啪嗒一声,他手中的文件飘到了地上。他的嘴巴大大张开,许久没有合拢。

    “唐……唐处?威南省小坪山派出所?怎么去那儿了?……”

    顾不得将掉在地上的文件捡起来,他手忙脚乱的抓起了电话,声音甚至因为太过着急而有些磕绊:“报,报告,找到唐处了,找到了……”

    此刻,派出所内。那群年轻人仍旧群情激奋,一名治安人员则忙不迭的安抚着他们:“大家放心,放心,法律不会放过一个坏人,要真是他们偷了你们的果园,我们一定会帮你们追回损失的,大家都放心……”

    “光追回损失就完了吗?我要这家伙坐牢!”

    “太缺德了,一定要让他坐牢!”

    “大家都放心……”

    便在那名治安人员焦头烂额不断安抚的时候,大门之外忽然间响起了刺耳的警笛声。他有些茫然的抬起头,便看到排成一溜长队的警车迅猛的冲了进来。几十名全副武装的治安人员迅速冲下,立刻将这里所有人都包围住了。

    一名皮肤微黑的中年治安人员从车上下来,之前那名治安人员一愣,立刻迎了上去,恭敬道:“刘局,您……”

    那个被称呼为刘局的治安人员完全没有理会他,只是焦急的冲到了楼里,直到看到仍旧被锁在审讯椅里,且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之后,才猛地松了一口气。

    “唐处,可算找到您了……”

    此刻,大批大批的警车仍旧在向这里汇聚。这里原本的所有治安人员全部被带去问话,之前那十几名年轻人更是受到了重点对待。

    “放心,没事儿,就是问你们几个问题,刚才那几个人,你们是从哪儿看到他们的?什么?果园被偷了?没事没事,你们所有损失我都包了,现在啊,快带我去你们找到他的地方看看……”

    此刻,天空中传来了直升机隆隆的声音。足足十架直升机从天空中盘旋着降落到了地面上。在本地治安人员满是震惊和疑惑的目光之中,吴清河有些急躁的从机舱之中下来,头也不回的冲到了暂时安置唐宇的房间之中。

    当看到唐宇安然无恙之时,他也猛地松了一口气。

    “唐宇,你……”

    他话还未说完,便不自觉的停下。因为他发现唐宇看向自己的目光有些怪异,就像是在看一个与自己完全无关的陌生人一样。

    “你是谁?”

    吴清河怔了怔,低声道:“我是吴清河,是你的上级。”

    唐宇僵硬道:“我是谁?”

    “你是唐宇,你……”

    似乎“唐宇”这两个字勾起了唐宇内心深处某些回忆,又或者引发了什么不可预料的反应,在这一瞬间,唐宇的脸庞狰狞扭曲了起来。

    “唐宇,唐宇,我是唐宇,我是唐宇,我是唐宇!”

    唐宇大声的嘶吼了起来,似乎十分狂躁。吴清河身后,几名警卫立刻上前将唐宇控制住,一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则提着急救箱匆忙的冲了过来。

    在警卫们控制住唐宇的下一刻,他便荷荷几声,没了声息。

    吴清河立刻转头,看向了那名医生,那名医生则在一番匆忙的检查之后,说道:“生命体征平稳,他没事。”

    此刻,吴清河已经恢复了平静。

    “他失忆了么?”

    医生犹豫道:“还不能确定。需要进一步的检查。”

    吴清河点了点头:“带他回去吧。”

    十几分钟之后,唐宇,以及跟随唐宇进入“电梯”的下属们便全都进入到了直升机机舱之内。下一刻,直升机便在当地治安人员那仍旧充满震惊和疑惑的眼神之中飞了起来。

    机舱之中,望着仍旧昏迷的唐宇,吴清河神色平静,不知道在想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