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天灾 > 第二十九章 车祸
    某处秘密基地,地下大厅之中,总计上百台电脑分成几排整齐的摆放着,每一台电脑之前都有一名身穿制服的精干年轻人快速的操作着。

    大厅里不时有人手中拿着各种文件穿梭来去,正在操作那些电脑的精干年轻人也不时起身,与身边的同伴们交流着什么。

    唐宇便站在大厅最前方,站在最大的那面屏幕之前,将面前的一切尽收眼底。

    这已经是开始数据分析的第六天了。如果不出差错的话,第一批可疑人员的相关数据将会在今天筛查出来。

    面对总量高达千万量级的科研工作者,派遣人手一一调查是不可能的。唯一可行的办法,便是从各个不同的部门,譬如银行、户籍管理处、治安部门、交通部门、医保管理处等等地方,将这些人的数据全都调出来,然后设置一个筛选标准,用电脑从这其中筛选。

    这些数据总量异常庞大,它们甚至庞大到没办法用网络来传输,让唐宇只能调集几十台大卡车,将承载着这些数据的大容量硬盘直接拉过来——据计算,哪怕路程最远的一辆卡车将硬盘从出发点拉到这里需要足足一天的时间,它的平均数据传输速率也远远高于网络传输速率。

    如海一般的数据此刻便汇聚到了这里,在吴清河将军为自己调集的计算机精英手中开始了筛选。

    当大屏幕之上,那个进度条终于走到百分之百的时候,唐宇轻轻的出了一口气。

    打开面前的电脑终端,唐宇看到,总计有一千六百八十五名符合全部筛查标准的科研工作者被筛选了出来。

    随手将第一个数据打开,那名科研工作者的资料便进入了唐宇的眼帘。

    “魏明成,男,三十七岁。现在气象研究院洋流中心工作。系统监测到,其从三年前开始,平均每年都会有连续的十五天左右时间未产生任何消费、医保、交通等等一切记录。在这其中,从三年前开始,该人在收入不断上涨的前提下,开始有意识的储蓄,且回老家看望父母、回家陪伴妻子儿女的时间异常增多……”

    这些事项之中,任何单独的一项都不会让人感觉奇怪。但当这许多全都综合到一起时,便会让人产生一种怪异的感觉。就像是他正在尽可能的珍惜利用自己的时间,且在有意识的为自己的“消失”做准备。

    这很可疑。

    唐宇默默将这个人记了下来。

    接下来是第二个,第三个……

    每一个人的数据都有所不同,可疑的点也各不相同,但毫无疑问,他们都有进一步调查下去的价值。

    唐宇知道,接下来,自己的行动该以外勤为主了。

    就算经过了重重筛选,此刻被筛选出来的人仍旧高达一千六百多名,要进行严密的暗中调查并不容易。不过幸好,吴清河将军授予了自己更大的权限,自己可以调动的,分散于全球各地的人手总计有四五千名之多,勉强可以满足需求了。

    由此,大规模的外勤调查随之开始。

    在初始几天里,便有相当一部分人被排除掉了。比如唐宇之前第一个看到的那个名叫魏明成,在气象研究院工作的人,调查员最终查明,其每年失踪的十五天左右的时间,都是跑到一个在深山老林里举办的,拥有一定邪教性质的所谓灵修班里参加灵修,聆听什么上师教诲去了。而之所以他会突然间对灵修感兴趣,原因则是他一个至交好友的突然因病离世。也正因为如此,他的消费观念、亲情观念等才会突然间发生变化。

    调查人员在将那个具有一定邪教性质的灵修班的资料交给地方治安人员之后,便将魏明成从重点调查人员名单里删除掉了。

    类似魏明成这样的,看起来怪异,但实际调查起来却是因为种种现实原因才导致的例子占了绝大部分。而排除这些人也占用了调查人员们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随着无关人员的不断排除,剩下的人越来越少,于是调查力量便可以相应的集中,进行更有针对性的调查了。

    最终被唐宇圈定的重点怀疑对象总计有十五人。这十五人全都是具备了可疑特征,但无论调查人员们如何努力调查,却总是找不到合理解释。

    既然找不到合理解释,那么,他们与那个可能名为“救世者”的神秘组织之间有所关联的可能性便极大提升了。

    作战指挥室里,唐宇,陈大龙等人再次开始了讨论。

    “唐处,现在还有什么好犹豫的,直接抓人啊,把他们都抓过来,审讯一下,不就什么都清楚了。”

    烟雾缭绕之中,陈大龙眼珠里泛着血丝,语气却异常亢奋。

    调查进行了这么久,今天终于看到了曙光,这让他不能不感到兴奋。

    “是啊唐处,别犹豫了,赶紧抓人吧,万一人都跑了就来不及了。”

    下属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意见相当一致。唐宇默默的思考着,半响,才慢慢摇了摇头。

    “不,时机还不成熟。我们还没有找到那个神秘组织的蛛丝马迹,现在就抓人,太容易打草惊蛇。咱们还得继续调查。”

    面对唐宇的决定,陈大龙有些失望:“都调查到这地步了,还能怎么调查啊?比如那个王晓梅,去年到了澳洲就消失了,一个月后才出现。咱们都快把澳洲整个儿翻了一遍,都查不出她那一个月去了哪儿。”

    “是啊唐处,赶紧抓人吧。再不抓人,我怕泄了密,万一他们把痕迹清理了怎么办。”

    唐宇微微皱了皱眉。

    泄密这种事情确实值得重视。自己所面对的,毕竟是一个科技程度可能远远超过人类的神秘组织,它们会拥有什么样的探测手段不是自己可以想象的。

    但话又说回来,如果要泄密,应该早就已经泄密了。如果没泄密,那就证明自己的保密手段起了作用——这段时间的调查,自己可都是以最高保密等级来执行的。

    总之,抓人这种事情,不急于一时。

    “到了现在这地步,我不怕他们清理痕迹。”唐宇沉声道:“他们一旦清理,就会露出马脚来。命令,继续严密监视,把他们的一举一动都给我记录下来,没我的命令,谁都不许动手!”

    听到唐宇说出了“命令”这两个字,所有人俱都神情一肃,立刻异口同声道:“是!”

    “散会!”

    对这十五名重点怀疑对象监控的严密程度此刻已经到了堪称变态的地步。在他们日常生活中可能会出现的每一个地方都会有至少一名训练有素的专业情报人员监守。哪怕他们晚上睡觉,也会有专业的监控设备拍摄整个画面。

    高精度的激光探测仪更是时刻监听着他们所在的每一个地方的玻璃窗的细微震动。这些震动通过技术还原,可以将房间内任何细微的声音还原出来。哪怕打呼噜,说梦话,都可以被情报人员们收集到。

    时间便在这样的情况之中悄然度过了五天。在这五天的耐心等待之后,情报人员们终于发现了一点异常之处。

    编号为七,工作于湖西大学高性能材料研究所,名叫王晓梅的重点怀疑人员开始表现出了一系列异常的举动。

    她特意请假,在女儿没有要求的情况下,主动带着女儿到游乐场玩了一天时间。而这,对于日常工作异常繁忙的她来说几乎从未发生过;

    她专程回了一趟老家,来到生前与自己关系一向不睦的父亲墓前祭拜。这是她离开老家之后的第一次;

    这一天,她对自己丈夫言听计从,无论什么要求俱都答应。而在此之前,她对自己丈夫从来都是横挑竖拣,冷言冷语。

    ……

    直觉告诉唐宇,自己所期待着的异变,应该就要来了。

    在第八天的时候,在至少十名精锐情报人员的严密监控之下,在晚上加完班回去的路上,一辆醉驾的汽车闯红灯撞在了她驾驶的车子上。

    孙晓梅当场去世。

    地方治安人员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处置了这次意外事件。情报人员们也在暗中对这次事件进行了更为详尽的调查。

    一切正常。

    这完完全全只是一次因为醉驾而导致的交通意外事故,完全没有任何疑点。可是结合起她遭遇意外之前的一系列事件,这一切又显得那么不寻常。

    “如果孙晓梅真的和‘救世者’组织有联系,那么现在这个孙晓梅只可能已经被掉包了。”

    唐宇的话,让下属们面面相觑。

    这段时间以来,她一直在被严密的监视着。再说,一个活生生的人,也有掉包一说吗?

    “唐处,你是说,死的那人不是孙晓梅?”

    唐宇低声道:“制造一名克隆体,哪怕对于我们来说都没有什么技术上的难度。”

    “让克隆体死在这儿,让真正的孙晓梅离开,这……”

    “我怀疑,那名醉驾司机可能也被暂时的控制了。否则事情不会这么凑巧。”

    “下一步我们怎么办?从哪儿查?”

    唐宇站了起来,沉声道:“我知道真正的孙晓梅在哪儿。走,我们就去看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