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天灾 > 第二十八章 量子场
    海原大学物理所。

    办公室之中,陆景明坐在座位上,望着面前的一颗小小铁球怔怔出神。

    那颗铁球并不大,大约只有三厘米左右的半径,放在手中则感觉沉甸甸的。

    它的质量恰好是一千克。

    之前,巨人“送”给人类的那颗微型黑洞,质量也是一千克。

    要制造一颗质量为一千克的黑洞其实并不难,甚至可以说很简单。只要陆景明能想到办法,将面前这颗半径为三厘米多一点的小小铁球的半径压缩到一点五乘以十的负二十四次方厘米就可以了。

    这甚至要比一颗质子的半径还要小上亿倍。

    没有任何人类已经掌握的力量,可以将一颗铁球压缩到那么小。原子弹,氢弹,都不行。

    所以人类便无法制造出这样一颗黑洞。

    但是,巨人,或者说巨人身后,据推测存在的那个神秘组织却将这样一颗黑洞制造了出来。

    随手将那颗小小铁球拿在手里把玩着,陆景明双手握住,双臂用力,开始按压这颗铁球,似乎这样就可以将它压缩下去一样。

    但就算陆景明双手按的生疼,那颗铁球都没有丝毫变化。

    它的半径没有缩小哪怕零点零零零一毫米。

    依靠外力压缩来将一定的质量压成黑洞,除了激烈的天文事件之外是不可想象的。但在已经明确知晓巨人,或者说巨人背后的那个神秘组织拥有“冷却”微型黑洞,令其不因为过快的霍金辐射而瞬间蒸发的技术,那个神秘组织其实也没有必要通过压缩物质的方式来制造黑洞。

    它们完全可以通过极高能级的粒子对撞机来制造出一颗亚原子级别的微小黑洞——这一点,以现在人类的科技也可以做到,之后,利用这种冷却技术,令这颗微小的黑洞不像人类所制造的那样瞬间蒸发,然后再通过精密的手法,一颗粒子一颗粒子的“喂养”它,直到它成长为一颗拥有宏观质量的黑洞为止。

    这种一种理论上完全可行的方法。

    于是,问题的难点,便着落在了那种可以“冷却”黑洞的技术上。

    以人类现有的科技水平,现有的理论水平,去推测一个可能掌握了不知道超出人类多少倍科技力量的存在是如何冷却一颗微型黑洞的,这很难,甚至于不可能做到。但陆景明却必须要去做。甚至,陆景明对此还有一定的信心。

    原因很简单,这仍旧基于陆景明之前的那个推论。

    巨人是障眼法,是为了将人类智者的思路绕到死胡同里去,只专注于寻求巨人的行事逻辑,寄希望于通过掌握巨人的行事逻辑来掌握巨人的行为,而不是去探求那一系列异变幕后的真实原因。

    虽然不知道那些异变的真实原因,其背后的科学原理究竟是什么,有什么用处,为什么那个推测中的神秘组织不希望人们知道这些东西,但这其实不重要。

    有一个很简单的逻辑,那便是,敌人不希望我们去做的,我们便偏要去做。哪怕目前还不知道有什么用处也要去做。

    基于这个逻辑,陆景明便可以得出下一个推论,也即,那个神秘组织不希望陆景明来思考这件事情,所以,陆景明便偏要来思考这件事情。

    而,如果那个神秘组织不认为自己可以找到这种方法的话,它们又何必打出障眼法来诱导自己呢?

    陆景明的一丝信心便来源于此。当然,这一切都是基于自己最初那个推测成立,幕后黑手确实存在的前提才有意义。如果最初那个推测便错了,后面这一切便也没有意义。

    可是仍旧是那句话,分析巨人行事逻辑的人已经够多了,不少自己一个。

    将那颗铁球随手放在桌子上,陆景明再一次开始了思考。

    令黑洞蒸发的霍金辐射是因为虚粒子对,诞生于真空之中的虚粒子对因为黑洞的引力而摆脱了一起湮灭的命运,其中带负能的粒子落入黑洞并导致黑洞质量降低,带正能的粒子逃逸,看起来就像黑洞在辐射粒子一样。

    但从更为本质的地方来说,虚粒子对这个词汇其实只是个伪命题。它其实并没有对应的物理实体——它不像是质子,中子,电子一样,在宇宙中客观真实的存在着。

    宇宙之中其实并没有虚粒子对,它只是物理学家们为了便于计算而提出的一个概念性的东西。

    量子场论认为量子场是最为基本的存在,它未受激发,处于稳定的平衡状态之时,便是真空状态。当它受到能量激发时,不同的震动模式便产生了不同的基本粒子。

    霍金辐射的本质,便是事件视界对量子场震动模式的激发,令其在平直时空处表现出了粒子的存在,看起来就像是黑洞在辐射粒子。

    所以,可以得出的一个结论便是,这种“冷却”黑洞的技术,必然通过抑制黑洞事件视界对量子场震动模式的激发来发挥作用。

    一旦这种“激发”被抑制了,黑洞的霍金辐射自然就减小了,于是黑洞的存在寿命便大大增加了。

    由此,陆景明面对的问题便变成了,通过什么样的理论和科学原理,才能抑制黑洞对量子场的激发?

    一个很显然的推论是,这种技术,以及这种技术所应用的物理学原理,必然与时空结构有关,与宇宙最为基本的运转模式,存在方式有关。而恰好,陆景明所研究的M理论正是研究这一方面东西的。

    随手抓起一支笔,扯过一张纸,陆景明再一次开始了勾画。

    一行又一行复杂的公式和字符出现在纸上,只过了片刻,那一张纸便被写满。将这张纸丢掉,拿来一张新纸,如此不断重复。

    偶尔陆景明也会停下,将一行行的字符输入电脑,借助超级计算机那庞大的算力来验证自己的想法,但结果总是让陆景明心中失望。

    陆景明知道,自己想要的,有关这个谜团的一切答案都藏在那个巨人“送”给人类的,盛放着一颗黑洞的箱子里。但遗憾的却是,人们却没有办法得到它们。

    或许,巨人,又或者巨人背后那个神秘的存在正是算准了这一点,才会毫不在乎的将这样一件珍贵的东西随手交给人类。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着,陆景明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憔悴了下去。他的头发越来越长,越来越油,胡子也慢慢冒了出来。

    除了解决正常的生理需求之外,陆景明一直呆在研究所里,从未离开过。

    他不是在思考,便是在计算。不是在计算,便是在和手下的研究员,以及外部的专家们交流想法。

    他的身体越来越憔悴,但眼睛却越来越明亮。

    今天仍旧是一个与往日没有什么差别的日子。陆景明仍旧在埋头计算着什么,办公桌之下,废纸篓已经满了,废纸团则绕着废纸篓堆成了堆。

    没有敲门声,办公室的门忽然间被推开。史云生怒气冲冲的走了进来,还故意的用力咳嗽了两声。可就算如此,也没有将陆景明从全神贯注之中惊醒。

    史云生上前一步,想要将陆景明拍醒,可是看了一眼写满了公式和字符的纸张,心中又有些犹豫。

    他等了足足十几分钟,陆景明才叹了口气,随手将面前这张白纸揉成团,随手扔了下去。

    在他又拿过一张纸,想要再次开始计算的时候,史云生终于忍不住了,于是轻轻的敲了敲桌子。

    陆景明瞬间惊醒。他抬起头来,便看到史云生满脸怒容的站在那里。

    “史教授,你什么时候来的?不好意思,我没注意……”

    陆景明的嗓子有一些嘶哑。

    “景明,你,你……”史云生怒气冲冲的想要训斥,但最终还是放软了语气。他叹息了一声,道:“你这是做什么,这么糟践自己。仗着年轻身体好也不能这么干啊。我听小孙说你中午饭都没吃?”

    陆景明随口答道:“我没事,不饿,正好减肥。”

    史云生再次叹了口气,语重心长的道:“景明,我知道你事业心强,想早点出成绩,但话说回来,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老这么糟践下去那可不行。就算你真出成绩了,但身体废了,好点儿的女娃哪个能看得上你?景明,你还年轻,还有时间,可以慢慢来,谈对象这种事情不能着急……”

    陆景明一口气没上来,立刻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半响,才哭笑不得道:“怎么又扯谈对象上去了?”

    史云生瞪眼道:“还屈说你了?你刚上大学就跟着我,一直到现在多少年了,我还不知道你?”

    陆景明有心想向史云生解释一下自己现在正在做的事情,消除一下误会,但想了想,史云生现在年纪大了,已经脱离了科研一线,这些事情还是不要让他知道的好。否则,他既出不上力气,又要为这件事情担心,这又何必。

    就让他一直误会着好了。

    这样想着,陆景明便站了起来:“行,我听您的,这就吃饭去。”

    史云生满意的点了点头:“哎,这就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