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天灾 > 第十八章 意外与谋杀
    不断念叨着这两个词汇,反复咀嚼之间,唐宇心中忽然一动,似乎隐约想起了点什么。但片刻之间又抓不住重点,只得在那里苦苦思考。

    看唐宇这幅模样,其余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唯恐发出一点声音惊扰到了他。

    足足在十几分钟之后,唐宇脑海之中灵光一闪,忽然间想起了什么。他站起身来,头也不回的向外走去。一名下属问道:“唐组长,你要去哪儿?”

    “我去找点资料。”

    唐宇闷声回复一声,径直走了。

    来到自己房间,拿出电脑,进入安全部门资料库,唐宇输入了“救世者”这三个字,开始了搜索。

    之前的那灵光一闪,让他终于想起来自己大概在哪里见到过这三个字了。

    资料库里的资料浩如烟海,其中囊括着近几十年以来发生在地球上的,经过了治安部门或者安全部门处理的所有案件的资料。而以唐宇此刻的权限,他可以查看其中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资料。只有一小部分密级极高的资料无法查看。

    但是想来,自己要找的东西,应该也不在那一小部分之中。

    果然,片刻搜索之后,几条资料出现在了唐宇面前。

    他深吸一口气,打开了其中一条。

    “三立大学宇宙学教授莫付朋失踪案。”

    这个案子,唐宇当初虽然没有亲自调查,但也大概看过资料,由此脑海中才有了一点隐约的印象。

    宇宙学是一门从宏观上研究宇宙演化、发展的学科,莫付朋教授便是此门学科之中的佼佼者。但奇怪的是,在他四十多岁那一年,在一次家庭旅行之中,莫付朋教授神奇失踪。当时的治安部门发起了规模浩大的搜索,但最终一无所获,最后只能放弃了搜寻。

    这种莫名其妙的失踪案在地球之上并不少见。在以往也发生过一个人莫名失踪,几十年后却从某处废弃矿井内找到尸骨,推测为不小心跌落的案例。

    原本这件事情只能就此放下,期望时间的慢慢流逝能让真相浮出水面。让人们没有想到的是,足足十几年时间之后,真相确实浮出水面了,但更让人没有想到的是,这真相却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十几年之后,某个山边小镇出现了一个蓬头垢面,衣衫破烂,浑身臭气,且精神不太正常的老人。那老人总是一边走,一边喃喃自语着“救世者要来了”之类的话语。公益部门将其送入医院,但没住院几天就死了。

    进一步的身份调查确认,他就是已经失踪了十几年时间之久的莫付朋教授。更进一步的调查则基本上确认了他这十几年时间的行踪。

    虽然无法确定他的具体位置,但人们可以确定,他这十几年时间一定是在山中,如同野人一般度过的。这一点,从他的胃容物,体内的寄生虫寄生状况,以及一些其余的身体指标可以确定。

    没有人知道他当初为何莫名失踪,没有人知道他在这十几年时间里究竟遇到了什么,又是如何度过的。也没有人知道他总是反复念叨的“救世者要来了”究竟是什么意思。总之,这一切谜题,都随着他的死去,成了一桩无头公案。

    治安部门按照程序将其上报,在安全部门之中工作的唐宇偶然见到了这些资料,于是便有了一点印象。

    现在,这个案子的资料再次呈现在了唐宇面前。

    “救世者,救世者……”

    定了定心神,唐宇继续翻看起了其余资料。

    这其中有一些完全不相干的,譬如邪教教主宣称自己是救世者之类的,但在一番寻找之后,唐宇又找到了第二个可能有些关系的案子。

    这件案子的主要人物是在兰山实验室工作的赵刚教授。

    兰山实验室隶属于文明科技部,主要工作为借助实验室内的那台大型重子对撞机进行一些高能物理实验。赵刚教授便是其中一个项目组的负责人。

    在某一次回家休息的时候,赵刚教授遭遇高空坠物,不幸死亡。

    一应人证物证,视频监控资料,责任人等俱全,经由法院宣判之后,抚恤金,赔偿金等也都已经到位,责任人也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这只是一次不幸的意外,看起来完全正常。治安部门仅仅只是初步调查了一下就得出了这个结论——面对这样的案子,也实在没有深入调查的必要。

    但赵刚教授的爱人,一名普通的家庭妇女却言辞激烈的宣称这是一件谋杀案,在法院宣判之后仍旧不依不饶的上诉,并多次到当地治安部门要求重新调查,多次大闹,让当地治安部门头痛不已。

    她的证据则是,案发之前,赵刚教授似乎早已预料到了自己的死亡,他甚至做了许多当时看起来莫名其妙,但事发之后却明显可以感觉到是在安排后事的事情,不仅如此,她还声称,在某个晚上,她半夜起夜,听到赵刚教授在梦话之中,多次提到一个名叫“救世者”的人。

    由此,她坚称自己的爱人是遭到了谋杀,这件事背后一定有阴谋。

    当地治安部门不得已,确实也进行了后续的一些补充调查,但那补充调查仍旧只能证明这确确实实是一次意外。

    当地治安部门的结论是,她之所以感觉那些事情是赵刚教授在安排后事,不过是幸存者偏差而已,属于一种心理错觉。至于半夜梦话提及“救世者”,那可能性就更多了。但无论如何,与杀人凶手搭不上边。

    到了现在已经是几年时间过去,也不知道后来怎样了。

    这两个案子原本只是尘封在旧纸堆里,基本上再也没有人关注的旧闻而已。但现在,联系起从陆学文笔迹压痕之中还原出来的那几个字,唐宇心中却悄然泛起了一丝涟漪。

    这背后似乎隐隐意味着什么。

    他将这两份案卷打印出来,带到了会议室里,分发给了同事们。

    “赵刚教授的爱人叫什么来着?哦,梅晓红是吧?我去找她问一问。李龙飞,你带人去找当时莫付朋教授的主治医生,接触者等,再去核实一下这件事情。三组,孙立杰,你……”

    唐宇沉吟了一下,缓缓道:“你把近二十年以来,不,三十年,三十年里,所有死亡或者失踪的科学界人士——重点在自然科学,不管正常还是意外,全都重新核实调查一遍。”

    这是一个很大的工程,需要许多人手,许多部门的配合才能完成这件事情。并且,唐宇并不知道这件事情调查下去是否与巨人有关。但现在的情况,宁愿杀错,宁愿浪费资源,也不能放过哪怕一丝一毫的可能。

    孙立杰是一个看起来十分精干,左眼下方有一粒黑痣的年轻人。听到唐宇吩咐,他立刻站了起来:“是。”

    “还有,把我们截止到现在为止所有的收获和资料,都给陆博士发一份。”

    孙立杰迟疑道:“陆博士?他有这个权限吗?再说,他也不是我们安全部门的人……”

    “这是吴将军的命令。”

    孙立杰立刻道:“是。”

    此刻,非洲大陆边缘,阳光之下,那名巨人仍旧在向前行走。

    在距离它一千米范围之内,所有人员都已经被清空。便连罗嗣忠将军带领的军队也只是遥遥的跟着,做着必要的警戒。如非必要,绝不靠近。

    这一切,都是为了不惊扰那名巨人。

    仍旧是那辆装甲车内,新加入小组的付春玲与郭小乐两人也进入了工作状态。

    “想要驯化动物,让它服从人类的命令,其实很简单,只要遵循一个原则就可以。它听话,那就给它奖励。不听话,就给它惩罚。慢慢训练,就是一头老虎也能给训练成猫。当然,在这过程之中还得了解动物的习性,搞清楚它们的生存模式……”

    郭小乐如数家珍一般讲述着,末了,有些茫然的挠了挠头:“你们是想让我像驯化野兽一样驯化这巨人?这玩意儿可跟老虎啊豹子啊可不一样,这可是外星人啊。说实话,我心里头发虚……”

    宁玉山咳了一声:“你能做到不?”

    郭小乐哭丧着脸,似乎越说越怕:“首长,你是不知道,驯兽的时候,得让野兽明白它打不过你,怕你,你才能驯化它。但这玩意儿,不要说怕我,不把我吃了就是好的。这活儿我真干不了,我孩子才八个月,首长,那钱我不要了,你放我回去行不?我来的时候你们也没告诉我要我驯外星人啊……”

    宁玉山一瞪眼,猛的拍了下桌子,训斥道:“胡闹,你以为这是哪儿?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郭小乐吓的哆嗦了一下,陆景明则安慰道:“郭师傅,你别害怕,我们不是要你去驯它,只是让你给我们提个意见,当个参考。你放心,不会有危险的。”

    “真的?”

    “当然是真的。”

    相比起仍旧惴惴不安,满脸害怕的郭小乐,付春玲就稳重了许多。

    “内个啥,小宁啊,我提个意见,你看对不对。你们说这外星人是个小孩子,那对付小孩子有对付小孩子的办法,不能硬来。小孩子感到害怕的时候,咱们啊,得去安慰,让它知道,有咱们保护着它,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