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天灾 > 第十七章 救世者
    如果巨人降临地球这件事情并不是意外,而是早有预谋,早在二十多年之前就已经被陆景明父母所知晓,那么,这背后所隐藏的事情就颇为值得玩味了。

    唐宇的话语引起了人们的一阵思考。但人们并未从其中解读出什么来。

    在这之后,另一人说道:“我认为,陆博士的父母将巨人的影像‘种’进陆博士潜意识的动机很值得分析。”

    他们做这件事情很显然是为了某个目的。那么,这个目的会是什么呢?

    “当初,我们发现陆博士的梦境与那巨人相同只是一个偶然。无论如何,陆博士的父母绝无可能提前预测到这种偶然。那么我们不妨分析一下,如果没有这个偶然,事情会如何发展。”

    唐宇强行将自己的注意力从那个半扣不扣的透明罩子上移开,开始认真思考这个问题。

    很显然,事情的原本发展,极有可能就是陆景明父母的目的所在。而有了目的,推测动机就容易了许多。

    “巨人的消息在短时间内传遍全球,也意味着陆博士本人很快就会知道与自己梦境相同的巨人凭空降临。”

    “陆博士经受过基因改造,拥有更超常人的智力。”

    “陆博士心地善良,富有责任感和使命感……”

    “不,陆博士的个人性格因素不能考虑进去。因为他父母假死脱身之时,陆博士才三岁半,没有人能预料到他未来性格如何。”

    “但从常理来说,无论性格如何,遇到这种事情,求助政府机关也是正常反应。”

    几个条件综合下来,事情的脉络逐渐浮出了水面。

    “很显然,陆博士会想办法引起我们的重视,将他的事情告诉我们,让我们以此为突破口展开调查。而发现了这一点的我们,也必然会重视此事,并开始相关的调查。结果就又走到了老路上,不会和现在有差别。最多时间会延迟一点而已。”

    “我们最好向陆博士求证一下。”

    唐宇点了点头,拿起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开罗市东方,那名巨人仍旧在一步一步的前进。陆景明所在的装甲车之中,宁玉山严肃说道:“上级决定对我们小组成员进行一次调整。顾子明,余馨,你们两人的任务结束了,上级另有任命。”

    顾子明抓了抓头发,站了起来:“这几天我感觉就像做梦一样。”

    余馨平静说道:“很抱歉我没有发挥出什么作用。”

    陆景明站起身来,与顾子明,余馨两人握了握手,真诚道:“在最终结果出来之前,没人会知道我们哪个人能发挥作用。”

    宁玉山咳了一声:“我们只是在不同的战线,为了同一个目标而奋斗。”

    两人离开,过了一会,一名看起来略显富态,十分和善,脸上总是笑眯眯的中年妇人,与一个精瘦精瘦,皮肤黝黑的年轻小伙子走了进来。

    “这是我们的新成员,付春玲,幼儿心理学家,幼儿教育专家。”

    “大家好,我是付春玲。”中年妇人笑眯眯的说道。

    “我是郭小乐,我是一个驯兽师。”

    小伙子似乎有些紧张,说话有些磕绊。

    “郭小乐师傅是全球最大动物园的金牌驯兽师,擅长与动物交流。同时,自己本身也是哺乳动物方面的专家。”

    “欢迎欢迎。”

    陆景明知道,这两人,便是基于自己做出那巨人只是一个“小孩子”这个推测的基础上,被上级调派来的。

    动物有它们的逻辑体系,小孩子也有自己的逻辑体系。而面前这名巨人,从某种方面来说,集“动物”与“小孩子”两种属性合一。以此看来,调派一名幼儿心理学家与一名驯兽师前来,也算合乎逻辑。

    只是,这两人最终能否发挥用处就说不好了。事实上,在座每一个人对于自己能否发挥用处都无法确定。类似的分析小组仅仅只是一个尝试而已,没有人会将全部的希望放在这里。

    说到底,仍旧是那句话,一点资源,一点人力而已,人类政府浪费的起。

    短暂的欢迎仪式之后,宁玉山便开始了向新加入的两人进行已掌握资料方面的讲解。而这个时候,陆景明,姜华,詹正业,韦思雨几人便进入了自由活动,自由思考的阶段。

    在这其中,韦思雨还需要负责进行另一个研究团队的组建。自从吴清河首肯之后,空闲时段,韦思雨的电话便几乎没有停过。

    便在这时候,陆景明的电话也响了起来。接通之后,唐宇的声音便传了过来,并提了一个让他有些意想不到的问题。

    “如果你没有去看心理医生,我们没有发现你那张巨人画像,在巨人到来之后,你会怎么做?”

    陆景明怔了一下,随即说道:“我会报警,把我经常做梦梦到那巨人的事情上报上去,看看这个信息能不能给你们,或者类似你们组织的人的调查起到点作用。”

    关于这一点,陆景明是毫不迟疑的。

    “事实上,在巨人降临之后,治安部门确实接到了许多人的报告,有的人声称曾经在某个山谷里看到过巨人,有的人声称自己知道巨人的来历,还有人发威胁信给政府,声称巨人是自己研制出来的秘密武器,要求政府支付赎金,否则就要毁灭世界……这种人很多的。在这种情况下,你有办法证明自己所说的真实性,而不是被治安部门当做又一个疯子忽略掉吗?”

    唐宇对此也有一些好奇。他想知道,经过基因改造之后更为聪慧的大脑,会想出什么样的办法来证明自己。

    陆景明苦笑道:“我没就这个问题想过太多。不过我倒是有一个很简单的办法证明自己。唔,我自己也尝试过对那巨人进行画像,虽然我没学过美术,画的不像,但一些特征还是能画出来的。而通过笔迹确定时间这一点,对你们来说不难吧?”

    唐宇固执道:“如果你没有任何可以证明自己的东西呢?”

    陆景明道:“那也很简单。这件事儿不难,对吧?”

    “不难?”

    “很显然,从正常逻辑来看,在我遭到政府部门拒绝,被认定为疯子之后,我会自己开始着手调查这件事情,毕竟我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不是我在臆想。唔,我肯定会上医院去,对自己身体进行一番全面检查,而一旦全面检查,我的基因受过改造的事情就会被我发现——就算是普通的医院,只要有基因测序的设备,就能发现这一点。而,有了这一点异常,你们政府方面应该就不会再认为我是疯子了吧?”

    唐宇喃喃道:“如此说来,一切还是会走上老路。你当初有没有找心理医生,那心理医生有没有对你画像,那画像有没有恰好被我们发现,根本就不会对事情的走向带来任何影响。”

    陆景明感到有些奇怪,试探着叫了一声:“唐少校?”

    唐宇回过神来,沉声道:“我们隐约已经找到了调查方向。稍后我会将资料传给你。”

    “好的。”

    挂断电话,唐宇对着同事们示意了一下:“看来,陆博士父母的目的,就是希望这件事情被我们知道。”

    “他们两人在有意的向我们传递信息。”

    唐宇终于再也忍耐不住。他站起身来,径直来到墙边,将那个没有扣好的透明罩子扣下去,让它与其余五个罩子恢复一致,那笼罩全身的不舒服感觉才彻底消失。

    他松了口气,重新坐到会议桌旁,不顾同事们诧异的眼神,继续道:“暂且不去思考陆博士父母这样做的动机。按照正常逻辑来思考的话,在我们确认陆博士父母是有意向我们传递信息之后,我们自然而然的会试图寻找更多信息。而这一点,陆博士父母也很容易就可以想到。”

    同事们对视一眼,各自沉吟片刻。之后,一名同事试探着道:“他们,他们极有可能在别的地方也给我们留下了信息?”

    “只能说,有这种可能。”

    五个小时之后,来自物证中心的同事们将一份报告送到了唐宇手中。

    “我方严格检查了陆学中、方林华两人的所有遗物,但并未发现任何值得关注的、有价值的信息。”

    唐宇思考一阵,再次下达了指令:“把陆学文的遗物也检查一遍吧,他也可能知道些什么。”

    时间再次过去了几个小时,之后,又一份报告送达。

    “在陆学文的某一本笔记里面,我们发现有许多页被撕掉了。我方正在对其进行压痕检测,结果在三个小时之后出来。”

    “我们再等一等吧。”

    以陆学文之前的身份,调查人员们对他的遗物虽然也很重视,但还达不到如此程度。不过在唐宇得出陆学中、方林华两人有可能在其余地方隐藏了信息,对他们遗物的搜寻却一无所获的前提下,身为陆学中的弟弟,陆景明的叔叔,陆学文的受重视程度便也相应提高了。

    三个小时之后,新的报告如约而来。

    “时间已经过去太久,压痕检测未能还原出所有数据。但有两个关键词我方认为值得关注。并且,这两个关键词曾多次出现。”

    唐宇看着手中那份报告,将那两个关键词轻轻念了出来。

    “巨人,救世者……巨人,救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