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皇后她总沉迷于事业 > 第三十二章 腊八


    咬字清晰而又轻轻浅浅的六个字。

    却让卫彦感觉一桶凉水兜头浇下,激灵灵打了个寒颤。

    卫昭手中筷子上夹着的一颗丸子,掉在桌上又咕噜噜滚到地上。

    两人脑海中都不约而同地咀嚼了一遍‘在其位,谋其政’这六个字。

    然后便是一时无言,一片沉默。

    ‘在其位,谋其政’,六个字简简单单,却是为官之人懂得的最基本的道理,也是最重要的道理。

    也是,为什么一定要想方设法讨好上司,迫不及待地选择去站队,汲汲营营,偏了心思?

    卫彦神色有些怅然又有些惭愧,他是一郡之守,是这涿亭郡的父母官。他要做的,便是让自己治下的百姓安居乐业,无孤苦,无冤屈。

    如此,又何必去过分关心上层之间的博弈。

    无论是到时候谁输谁赢,坐上越州州牧之位的又是谁的人,他只要治理好自己这一方土地,没有错漏可摘,又有何惧呢?

    “是我想左了,还是晞儿点醒了我。”

    卫晞重新端了饭碗,扒了口米饭吃得眯起了眼,老气横秋回道:“爹爹想明白就好。”

    一桌人忍不住噗嗤一笑。

    **

    从各郡县来的信比卫彦预想的还要快。

    卫彦一一仔细看过。

    持守望态度的,占其三。想要赌一把的,占其二。

    而他的回信全都是六个字。

    在其位,谋其政。

    至于那些人听不听,就不是他能管得了的了。

    十一月很快过去,腊月初越州就下了一场大雪。

    因着大雪,挖渠之事暂停,豆腐作坊也关了门。城内除了走街串巷的小贩,百姓们都纷纷闭门开始窝冬。

    越州地处北境,下的雪尤其得大,空气干冷,风吹在脸上跟有刀子在割一样。

    卫晞早上起来被裹成了一个圆滚滚的球,带着小七去饭厅用饭。

    “卫二妹妹。”

    早到了片刻的董雪清起身打招呼。

    卫晞朝她点点头,脱了披风,走到常坐的位置坐下,把手里捧着的暖炉顺手放在桌上。

    两个人面对面,相对无言。

    好在没一会,傅玉衡和卫昭卫昀陆续过来,丫鬟婆子布好菜,悄然退下。

    卫晞捏了双筷子,“今天爹爹又不回来用饭吗?”

    “雪越下越大,有些百姓的房屋不甚牢固,恐会压塌房屋。还有这雪也要组织人时时清扫,且百姓们家中若是存粮存柴不够,冻死饿死在家中也是有可能的。你们爹爹这些天都在忙这些。”傅玉衡说着锁了锁眉,“今年这年景也不知怎的,先是大旱,又是大雪,这老天爷着实任性。”

    “娘放心,”卫昭给傅玉衡夹了一筷子菜,瞬间切换到贴心小棉袄模式,“今年咱们涿亭郡官仓有近百万斤粮食,百姓们种的大豆又趁着豆腐的兴起卖了不错的价钱,定能顺顺利利过了这个冬天的。”

    卫昀也点头,“娘,小昭说得对,您放宽心便是。”

    看孩子们这般懂事的模样,傅玉衡终于展眉一笑,“好了好了,快用饭吧。”

    这一等就等到了腊月初七的晚上,雪终于不再下了,卫彦才风尘仆仆的回了家。

    见着人胡子拉碴的模样,傅玉衡忙吩咐荣嬷嬷准备热水,又吩咐厨房准备热汤面。等到卫彦舒舒服服沐浴一番又吃了一大碗热汤面后,忙又递过一杯温水过去,“都处理得如何了?”

    “都安排下去了,”卫彦长舒一口气,眉眼还带着疲惫,“各县派分了五万斤粮食用于赈济粮食不够吃的百姓,街道房屋上的雪也差不多都清扫完了。被压塌了房屋的百姓也都送到临时搭建的救济房,拨了粮食和柴过去。能做的,我都做了。”

    看着夫君脸上的倦色,傅玉衡也有些心疼,催促一声,“赶紧喝了水去歇着,好好睡上一觉。明天是腊八,孩子们都等着跟你一起喝腊八粥呢!”

    卫彦嗯了一声,喝了水往床上一倒,几个呼吸后便睡死过去了。

    **

    次日是个好天气。

    久违的阳光普照大地,晒在脸上暖融融的。

    但冷也是真冷。

    未清扫干净的雪化成水,沿着屋檐淅沥沥滴落在石板上,不绝于耳。

    这个时候,有一碗软糯香甜的腊八粥下肚,无疑能让人幸福得忍不住眯起双眼,长长喟叹一声:“好喝!”

    用过了饭,好不容易全家人聚齐,又得闲下来,傅玉衡兴致一来,便提议去偏厅吃茶听曲。

    她这吩咐一下,管家和丫鬟婆子便即刻忙碌起来。

    管家负责派人去请唱曲的班子,丫鬟婆子们匆忙去布置偏厅。

    桌椅板凳,茶水点心,火炉软毯,一一布置好后,这才把主子们请了进去。

    趁着唱曲的班子还未至,卫彦把卫昭叫到面前,先考教了一番功课。

    卫晞坐在一边,咬着点心也跟着听。

    卫彦不经意偏头,正好看见小女儿这副竖着耳朵凝神细听的模样,不由笑道:“晞儿可能听懂?”

    卫晞擦了擦手指头上的点心渣,等把嘴里的点心都咽下,才点点头,“听懂了一点。”

    “哦?”卫彦有点好奇,“晞儿听懂了哪些?”

    “您问哥哥的律法。”

    卫彦:“······”

    他方才考教卫昭的是经注和山川地理,最后兴致上来还随性考教了一番律法。

    本以为小女儿听懂的是最为好懂的山川地理,独独没想到卫晞听懂的居然是最为晦涩的律法。

    卫彦这回是真的吃惊了。

    然而更让他吃惊的还在后面。

    卫晞在座位上挪了挪,面向她爹,“爹爹,您方才说到婚姻之法,有七出三不去,女儿有几点不认同。”说到这里,卫晞神色严肃起来,“妻子无子可休,妻子没能生下孩子,难不成就只是妻子的问题,若是这男子本身便是不育又不说呢,这妻子岂不是太冤枉?”

    偏厅内的气氛蓦然一静。

    卫晞没管周围的气氛变得有些诡异起来,接着说自己的想法:“妻子善妒可休,这一条就更可笑了。婚姻结两姓之好,男女心悦对方是为姻缘。那么妻子不乐意丈夫亲近别的女子岂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若是心有妒意便要被休,那还成婚干什么,若是只想要延续下一代,又不是只有成婚一个办法。”

    众人被这番虎狼之词震得又是一愣。

    “还有,妻子有恶疾可休,这条便更无道理可讲。只因妻子生了病就要被休弃,这跟害人性命又有何区别?为何不说若是丈夫生了重病妻子也可以和离反而还要床前侍奉呢,写下这条律法的人真是双标!”

    卫彦看着小女儿呐呐不敢言。

    “还有最后一条,窃盗,拥有一部分属于自己的钱财也叫窃盗,女儿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说法。没有银钱傍身,吃穿用甚至是买东西都要伸手要钱,哪来的尊严?怎么,难不成女子成了婚,就不是人了吗?”

    在一片寂静中,卫晞总结道:“女儿想不明白,这种律法为什么会存在?”

    一番话终于落下尾声,偏厅里针落可闻。。

    傅玉衡手里的茶忘了喝,卫昀捏着的点心掉到地上,就连坐在一旁的董雪清,都忘了维持住自己娴雅优美的表情。

    “晞儿?”

    恰在此时,卫管家敲门而入,拱手道:“老爷,夫人,少爷和三位小姐,春喜班的人到了。”

    卫彦抹了把脸,看了眼继续镇定吃点心的小女儿,无力出声,“把人带进来吧!”

    卫管家回头招了招手,一行人规规矩矩地走进来,先行礼,随后被安排着各自站好,摆好架势。

    领头的一人双手呈上一个册子,“还请贵人点选曲目。”

    傅玉衡接过来低头瞄了一眼,因着心头被小女儿那一番话给震撼得还没有缓过劲来,只随意一点,“就这个吧!”

    领头那人看到曲名一愣,回头让班子里的一众人一番准备,咿咿呀呀开始唱了起来。

    唱的正是一首《鹊桥怨》。

    讲的正是一对恩爱夫妻,妻子因七年无所出,被男方家族无情休弃,男子被逼另娶她人,女子悲痛欲绝自尽,男子在知道后也跟着殉情的故事。

    实实在在一出悲剧。

    越是唱,偏厅里的气氛也愈是古怪。

    眼看听曲的贵人们不说唱得好也不说唱得不好,一个个皆是沉默不发一言,戏班子众人也险些唱不下去了。

    等到好不容易唱完,傅玉衡吩咐卫管家给了赏钱,便把人给打发走了。

    卫晞咽下嘴里的点心,又揉了揉鼻尖,环顾四周,终于后知后觉道:“爹,娘,我是不是搅了大家的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