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邪王的绝色一品妃 > 第九十一章 家宴(四更)


    经过数日颠簸,阎茂宗一行人回到阎家正宅。

    去了岳谭法寺将近大半个月,阎涵语回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浅云院,和纳兰氏相聚。

    阎茂宗则是关照阎司炔好生养着,便回去太和院歇脚。

    乔冢跟在阎茂宗后头,本来也想和阎司炔说几句的,但在发现阎司炔面色不佳后,乔冢打消了这个念头。

    “老太爷。”乔冢磨着嘴皮,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阎茂宗就知道他又要提那件事了,于是阎茂宗冷哼,“想要我赦免那个女人?不可能!”

    阎茂宗很固执,哪怕明知阎司炔会一辈子记恨他,阎茂宗也绝不松口。

    只是这回他和乔冢都错了,阎司炔今日面色不佳纯粹是因为卫羽失踪的缘故,而非念及往事。

    翰澜院

    “司炔哥哥!”

    素心公主等在院外,此刻见到阎司炔,她蓦地飞奔过去。

    阎司炔没什么表情,他看了眼跟在素心公主身后的卫翼。

    “一切安好,未有出过岔子。”卫翼开口。

    阎司炔颔首,随后他丢了块墨玉给卫翼。

    “去趟宗门,告诉左右禁主,务必将卫羽找出来。”

    卫翼一愣,“卫羽他……?”

    “恩。”阎司炔凤眸微狭,“应该是办事途中,遇险了。”

    “好!属下这就去办!”卫翼匆匆离开。

    素心公主才不管卫羽死活,也不想知道阎司炔在忙什么正经事,她只一个劲地缠着阎司炔,诉说连日来的相思之情。

    阎司炔没有接话,并且由始至终未曾看过素心公主一眼。

    他静静立在院外,眸光不受控地朝东面,某个院落的方向扫去。

    隔很远,其实什么都看不见,但阎司炔却是久久凝视。

    “司炔哥哥?”素心公主不解的问道,“你老盯着司盛哥哥那边干嘛呀?”

    显然素心公主忘了一件事,东面不止有乾坤院,还有毗邻着的另一个院落。

    乾坤院

    阎司盛一脸阴沉。

    不仅是为阎司炔生辰,阎茂宗要大办,还为贺楼慧莹这段时间的变化,阎司盛愈发不满。

    “大少爷,老太爷回来了,您要不要过去拜见?”一小厮进来。

    阎司盛心情不好,他冷冷开口,“明日再说。”

    小厮复又问,“那您看今晚要不要安排一场接风宴,替老太爷他们洗尘?”

    闻言,阎司盛先是不耐,而后想到什么,他略略沉吟。

    不多时,阎司盛道,“也好,你去让人好好准备一下。”

    “顺便知会一声蘭香院,让琉璃公主和慧娘一并出席。”

    家宴而已,妾氏出席不算多大过错。

    所以阎司盛打算借此机会,让他的两个女人都认认清楚,现今他在阎家的地位。

    于是当晚,除去纳兰氏称病,其余人全都到场。

    而且因着阎茂宗不喜凭几,这一晚的家宴,一干人是围坐在一起的。

    盘龙紫檀圆桌,阎茂宗坐于正中,左手边是阎司盛、千痕以及贺楼慧莹,右手边是阎司炔、素心公主以及阎涵语。

    乔冢和一干小厮则是侍奉在旁。

    就这样等了一会,阎茂宗未有动筷,在扫过众人后,他发出一声冷哼。

    “是见不得人还是什么,吃个饭也要遮遮掩掩。”

    他说的是冰魑族公主。

    为避过乔冢,千痕今晚戴了面纱。

    闻言,阎司盛余光不禁投向千痕。

    “还不快取下。”他小声说了句。

    坐在千痕边上,贺楼慧莹低垂着眼睑,看似安分守己,实则眼底已然腾起幸灾乐祸的笑意。

    素心公主亦是直勾勾盯着千痕,眼神中满含鄙夷。

    唯阎涵语看看自家祖父,她微笑着开口,“女子食不见人,大嫂这么做也是为了合乎礼法。”

    “哼!”岂料阎茂宗一拍桌案,“什么大嫂!只要一天没有过门,她就不是我阎家媳妇!”

    阎涵语仍是笑,“祖父,您这么老爱生气的,小心把人都吓坏了。”

    说完,阎涵语朝贺楼慧莹看去,“这位是慧姨娘吧?你说说,是不是有吓着?”

    此刻贺楼慧莹被点名,她不得不抬起头,只不过方才眼底的那抹幸灾乐祸,贺楼慧莹未能及时敛起。

    被阎茂宗瞧见,他大叹着摇头,“唉!没一个像话的。”

    贺楼慧莹小脸一白,竟是忘了回阎涵语的话。

    气氛冷凝,而素心公主半点替贺楼慧莹辨白的意思也没有。

    直至阎司盛出来打圆场,他先是给阎茂宗和自己倒了杯酒,随后朝阎茂宗举杯。

    “祖父为二弟奔波,一路上想必也累了,今晚孙儿特意为您接风洗尘,有什么不愉快的不如暂且搁下,来,孙儿先敬您一杯。”

    阎司盛说罢一口饮尽,他侧头,略看了眼千痕,“你也敬敬祖父。”

    然而阎茂宗未给千痕机会,在喝完阎司盛敬的酒后,他直接举筷,“都吃吧。”

    见此,素心公主一个没忍住竟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遭来阎司盛冷眼。

    素心公主撇了撇嘴,她不以为意的拿起筷子,开始夹菜。

    “司炔哥哥,这个鸡腿给你。”无视在座长辈,素心公主挑了个最大的大鸡腿放到阎司炔碗里。

    可阎茂宗丝毫没有怪罪之意,反而一改方才严肃。

    他笑眯眯地看着素心公主和阎司炔,“好好好,这才是小夫妻该有的样子。”

    “祖父。”阎涵语再次出声,“涵语刚刚叫大嫂的时候,您可是责备涵语的,现在怎么就变了,明明二哥哥和素心公主也没有完婚的。”

    说完,阎涵语幽怨地添上一句,“祖父您偏心。”

    阎茂宗一愣,旋即朗声大笑,“你这小丫头片子,还敢怪起祖父来了是不是?”

    阎涵语嘟嘟囔囔,“那您说涵语有没有说过错话,做过错事,……?”

    阎茂宗点点头,“确实没有。”

    想到这丫头片子从小就聪明,外加此趟阎司炔肯喝药,都是她的功劳,阎茂宗便继续道,“好了,都吃饭吧,以后我一视同仁就是。”

    至此,全程未有开过口的千痕,对这位阎家小姐有了进一步的认知。

    能轻易说动阎茂宗,想必并非得宠这么简单,其心智也必定有过人之处。

    至于阎涵语站出来帮她,到底是为了向她示好,还是别有所图,二人接触太少,她尚不敢妄下断论。

    千痕若有所思,不一会发现似是有道视线落在她身上,千痕朝那方看去。

    就见阎司炔倏地移开眼。

    ------题外话------

    今天更到这里

    明天继续

    宝贝儿们莫担心,千痕现在是故意沉默的,她来吃饭,自然是带了目的的

    且早有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