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重生之无上魔祖 > 第538章 恨意
    面对气势如虹的宋缺,莫道行的脸色也是微微正视起来。



    不过一瞬间,莫道行便施展魅影身法,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在半空中的宋缺看着莫道行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眼前,也是不由愣了一下,他不明白莫道行是怎样躲过自己拳意的锁定的。



    要知道刚刚宋缺在使用残月拳之时,拳意应该已经将莫道行锁定了才对,此时的莫道行应该在自己的拳意压制之下,无法动弹才对。



    但是莫道行却仿佛根本不受影响一般,面对宋缺恐怖的拳意也是游刃有余。



    “能够做到这种地步,除非莫道行的拳意比自己更强。”在攻击中的宋缺瞬间想到了许多,不过随即宋缺便丢掉了这个想法,他对自己的拳意相当有信心,他可不相信同龄人之中有谁能够这样视自己的拳意为无无。



    不过哪怕莫道行消失,此时宋缺这一拳已经出手,开弓便没有回头箭,他必须要将力量宣泄出去。



    一瞬间的功法,莫道行便突然出现在了宋缺的身侧,伸出了右手,精准的抓住了宋缺的手腕。



    场面突然发出了一声极其惨烈的惨叫,宋缺的这一拳威力极大,不过却是雷声大雨点小,此时宋缺那一拳的力量全部消失不见,就仿佛被虚空吞噬一般。



    而宋缺此人已经被莫道行的右手紧紧抓住手腕,像提个小鸡一样提在半空之中。



    此时宋缺的右手已经被莫道行捏的变形,骨头都已经断裂,而宋缺也是疼得面色发紫。



    莫道行左手负立在空中,缓缓的说道:“气势倒是不错,不过却华而不实,你的拳意走偏了。”



    说完这句话,莫道行随意的便将宋缺丢了出去,就像丢垃圾一般。



    刚刚莫道行还以为宋缺的这一拳有什么奇特的地方了,没想到就是气势如虹,但是力量却不大,在莫道行看来,宋缺的这个武技鸡肋无比。



    摔倒在地的宋缺,感受到右臂上传来的疼痛,他也是疯狂的嘶叫着。



    “我的手……啊啊啊啊。”宋缺躺在地上疯狂的打着滚儿,缓解着自己的疼痛,而他此时的右臂竟然已经完全变形,整个右手都完全瘫痪。



    看到这一幕,铭山月也是瞬间反应过来,急忙出现在宋缺的身旁,将他扶了起来,给对方喂下了一颗丹药。



    此时的宋缺急促的喘着粗气,额头之上也是疼得大汗淋漓,他从出生到现在还是第一次受过这种罪。



    “宋师兄,你没事情吧!”铭山月担心的问道。



    谁都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这么戏剧性的结束,在铭山月心目中强大如此的宋缺,竟然实力也远不是莫道行的对手。



    刚刚铭山月还以为莫道行是狂妄自大,现在看来莫道行是真的有这样的实力,对付宋缺简直就是碾压一样的姿态,也确实没有让他的山峰受到损伤。



    此时的铭山月不由想到当初的自己去挑战莫道行是多么一件愚蠢的事情,难道说对方一直都在隐藏实力。



    也难免铭山月会这样怀疑,实在是莫道行现在的实力比起以往太过强大了,若说就是这几个月的时间进步的,铭山月不愿意,也不敢相信。



    宋缺此时的额头青筋暴起,看着莫道行,他的脸色无比复杂,有恨意,有愤怒,也有恐惧。



    解决完宋缺之后,莫道行对着铭山月说道:“这样就可以了吧,你可要记得给你们青龙阁的那个新阁主说一声。”



    此时的莫道行理也没有理会已经被废了的宋缺,只是看着铭山月,似乎并没有将宋缺放在眼中。



    听到莫道行的话,铭山月也是尴尬的点了点头,眼神不由得瞟了宋缺一眼,此时宋缺还受着重伤了,莫道行现在谈论这个也太无所谓了吧。



    宋缺也是忍着剧痛,推开了铭山月,缓缓的说道:“以免莫师兄担心,铭山月师弟你这就跟着莫师兄去办吧!”



    听到宋缺的话,铭山月也是愣了愣,随即点了点头,此时莫道行展现这样强大的实力,铭山月也是不敢怠慢,本来他还准备先去给宋缺医治伤势的了。



    莫道行想了想也是有道理,随即便对铭山月说道:“这样也好,刚好我也要回内门,我们便一起去吧。”



    铭山月点了点头,拿出了一瓶丹药给了宋缺:“宋师兄,这是一只外伤的上好丹药,我便和莫师兄先过去了。”



    宋缺低着头,没有说话,只是接过了丹药。



    铭山月看着此时低沉的宋缺,也只是叹了一口气,这次打击恐怕对宋缺不小,不过铭山月心中也能理解,被一个自己看不起的新人如此碾压的击败,如果是他自己,恐怕一时之间也无法释怀。



    在铭山月和莫道行离开之后,宋缺的脸色渐渐变得扭曲,猛然将铭山月所给的丹药丢在地上。



    “混蛋,混蛋,混蛋,莫道行,你竟敢如此羞辱于我,我记住你了。”宋缺大声叫道。



    这次莫道行出手,已经算是留情了,虽然他废了宋缺的右臂,但这只是暂时性的,身为一名造化境界的玄者,不过就是断了几根骨头而已,只能算是外伤,只要稍加调养,不过一个月的时间便能够完全恢复。



    此时宋缺感觉自己右手上传来的剧痛,反而更加刺激了他对莫道行的恨意,一方面是恨,另一方面是羞愧。



    宋缺曾经也是青龙阁的阁主,那一届的内门弟子之中,他也是人中龙凤,何时受到过这样的屈辱,宋缺想到刚刚自己在莫道行面前那副大言不惭的样子,便感觉无比羞愧,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此时的宋缺不顾自己右臂的痛苦,疯狂的捶打着地面,发泄着自己心中的怒气,过了半响,才停了下来。



    坐在地上气喘吁吁的宋缺,看着铭山月和莫道行离去的方向缓缓的说道:“莫道行啊莫道行,你还真是蠢的可以,以你的资质,日后或许都能够成为天道院真传弟子领头羊,为什么要去做这样的傻事,帮助玄武阁,恐怕想不被人误会都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