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洪荒世界之九龙金牌 > 第一百八十二章:唠叨对唠叨
惊讶归惊讶,很快他们都接受了现实。
秦海洋还是不放心的出去查看了一下,结果所有货物果真全部被安排妥当,心中不免长舒一口气,同时对天赐更是万分的疼爱。
“这孩子,真是太懂事了。”
俗话说,大恩不言谢,施恩莫图报。
更何况是自己家的孙子,自是拍了拍天赐的肩膀,心疼地说道:“以后不要你弄了,这些个粗活,不是你们干的。”
然后对着天赐和思语笑了笑,没等回话,转身就去洗漱了。
换了身衣服,出来时,思语已经将早饭做好,正和天赐一起坐在桌前一边闲聊,一边等待他吃吃饭。
洗完澡的秦海洋,容光焕发,精神矍铄。
肤色浅了很多,焕发出一种说不来的荣光。
原本松弛的皮肤和皱纹,不知是不是洗澡的原因,还是其他,貌似紧致了一些。
虽然头发还是灰白居多,现在却如同打了蜡一般,光泽亮丽。
给人感觉好像是刻意焗的油,整个精神面貌完全提升了一个档次。好似洗完澡后,年轻了20岁。
而秦海洋自是没有发现,出来时,见张思语杏目圆睁,张大了嘴巴,非常惊讶地看着自己。
那眼神,那表情,如同看到一个“暗黑怪物”一般。
秦海洋一下子慌乱起来,以为自己哪里是不是穿得不合适,或者是……
不等说话,赶紧地上下自查起来。
一边查还一边纳闷中:
“没事啊,都好好的。裤子拉链也拉得好好的,也没穿反啊……”
如此这般,依然不放心,不断左右扭着身子,前前后后,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番。
一抬头,纳闷地盯着思语,正想问怎么回事,思语说话了。
“爷爷,你突然间,怎么变得如此年轻起来?”
“啊?是吗?”秦海洋不禁长舒一口气,随即又疑惑起来。
不就洗了个澡吗?也没有泡多久,哪来的年轻呢?
“难道……”
张思语瞪大着眼睛,指着张天赐问道:
“难道是哥哥您?”
“天赐,我是年轻了吗?”
秦海洋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惊讶问道。
“嗯,不错。真没想到,这个丹药不光能够帮你易筋通脉,还能够返老还童。不错,不错!”
张天赐点着头,笑着说道,非常满意灵丹的效果。
于是一家人,围绕着这个话题,一边开心地畅聊着,一边其乐融融的吃着早饭。
跟张天赐、张思语美美的吃过早饭之后,又不忘喝了一杯“好孙子”早就准备好的“神仙茶”,顿又感神清气爽,自是开开心心地出去了。
……
视线转回江南市滨江公园五灵山:
话说,昊天,也就是那个“神算陈”,自打从张天赐家中走后,又回了趟神灵域,去了趟盘古族,又闯了趟盘古云宫。
云宫门口的两仙童自是吓了一大跳,上次被他无故闯入,自是被盘古大仙给痛骂了一通,这笔账还没有算清楚呢。
此番又见昊天不请自来,那自是横眉竖眼,说什么都不让进的。
昊天本就是来打个招呼,为上次的唐突“自我辩解”一番。
哪知道,百般央求之后,两仙童横说竖说就是不听。
一下子激起了昊天的“石头脾气”,意欲提剑硬闯。
顿时,云宫门外,剑拔弩张,气氛紧张。
就在事态即将失控之时,盘古出来了,非常淡定地将昊天引入。
两人并没有那些个窠臼,也不存在埋怨,好像商量好一般,自不提那些个龃龉之事。
反而是非常理性的交流了一些信息,商量好了下一步计划。
不多时,从盘古那里出来,随即又马不停蹄地来找天魔。
下午时分,江南市,滨江公园旁边,五灵山之下,那个神秘的五灵山私人庄园大门开启,从庄园内驶出一辆黑色轿车。
开车的是一个腰圆膀粗,身高一米八五的彪形大汉。
穿着一身黑色的制服。
带着个硕大的黑色目镜,面色冰冷,异常冷酷。
后排座位上,坐着两人,一个是方面道士,一个是年轻俊朗的青年。
道士就是昊天,也就是“神算陈”。
而那俊朗的青年,不是别人,正是被神灵域四处通缉,御广卫到处寻找,无影鬼目心生惦念之人——天魔大帝。
呃,准确的讲,他现在应该叫“王伟”才对。
“那个,今天带你去未来集团,见识一下。顺便跟李国富认识一番。”
“哎,要这么麻烦干嘛呢?”
“你打个电话,叫他来我这里不就行了吗?”
“还费那个劳什子劲,千里迢迢的专门跑一趟。”
“有老板亲自上门拜访下属的吗?”
“你不是说了吗,只要我去管那些个保安公司就行了吗?”
“很简单嘛,安保,最重要的就是训练啦!”
“把他们全部拉到这个庄园里面,不就行了吗?”
“况且,这个园子如此之大,那些个人完全装得下。”
“环境如此清幽,正好是练操的好地方啊!”
“咦……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哎!”
天魔大帝自是非常不满意昊天的安排,估计是被打扰了什么好事,心里非常不痛快,像个失恋的怨妇,又像个丢了勺子的老妪,唠唠叨叨地嘀咕个不停。
手舞足蹈地表达自己极度的不满,同时还不住地摇着头,发出阵阵叹息声。
昊天哪能不知道这小子的德性?
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对付天魔,他还是非常有心得的。
这不,他也不发怨,更不跟他怼。
而是绵里藏针,非常巧妙地采取了唠叨对唠叨的模式。
像个花甲老教授似的,谆谆善诱地引导起来。
“不是这么讲哦,我只是名义上的老板,你才是这个集团真正的董事长。偌大的公司,你不去看一看?管一管?”
“你不是说了吗,有那个啥……什么……富贵的……”
“不是富贵,是李国富。你连人家的名字都没有记住,这可不好。”
“以后还要合作。虽然他是你的下属,但毕竟他已经经营多年。集团内部如何,他最清楚了。你还要多依靠他才对。”
“知道啦,知道啦。”
天魔显得极度不耐烦,甩了甩手,非常不开心地说道:
“国富,国富,李国富。我记清楚了。”
“这么俗的名字!他妈怎么起得出来的?”
天魔又开始了他的老一套,东拉西扯地瞎侃起来。
“好啦,你少说两句。等会儿到了之后,你也注意一下言辞,毕竟是董事长。”
“还有,职场上,看着你的人很多。不要出洋相。”
昊天看着天魔“发癫”,就当没有看见,自顾自地说着。
“哎,我知道了。你今天怎么啦,怎么搞得像个唐僧似的?”
“我天魔大帝是什么身份?”
“什么场面没有见过?”
“今儿个来看那个什么富贵的,已经是他宗庙烧香,祖坟冒烟的节奏。是他祖宗八辈子都修不来的福分,他该焚香祭拜,跪地叩拜才对!”
“切……”
天魔依然我行我素,还沉浸在自我世界里面不可自拔,根本听不进昊天的好言相劝。
而昊天也是脑壳三条线,彻底无语了。
跟他强调了半天对方的名字,这三愣子,口口声声说自己记下了,到头来还是没往心上记。
见一时半会儿拿他无法,心里寻思着,集团人多,搞不好要出洋相。
他自小在老大身边呆久了,仗着有老大撑腰,自是口不择言,我行我素,横行霸道惯了。
此番凡尘渡劫,前有追兵,后有暗枪,四周强敌环视,如此口无遮拦,非但不能成事,保不准还会弄巧成拙,贻误大事。
不行,得赶紧地想个法子,劝住这个二不愣登的“三愣子”。
“吱……”
一阵尖锐的急刹车,两人都往前冲了一下,吓了一跳。
“小黄,什么情况?”
“回报大师、董……董事长,前面有一辆车挡住了我们的去路。”
“怎么着,让你叫我董事长,很别扭是吧?”
天魔今天心情极度差,看哪哪不舒服,瞅啥啥不顺眼。
见司机“小黄”吞吞吐吐地讲话,立马又把战火烧到了他身上。
那“小黄”,看似五大三粗,一个能够顶十人,但还是被“天魔”给训斥得像个“孙子”似的,一张口,欲言又止。
“哦……哦……也不是啦!”
小黄自感晦气,无端触了霉头,心中虽有不平,然碍于对方的地位,只能忍气吞声。
一边说着,一边低着头。
好像犯错误的是他似的。
天魔火气未消,见那个“小黄”不啃声,随即又转移视线,盯着前面路上的众人,一把拍在前面座位的后背上。
“靠……什么人,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竟然敢挡我天魔的去路,找死吗?不想活的货色,我来收拾……”
天魔见有人挡自己的道,那还了得?自是火冒三丈,气冲云霄。
他活了这么久,尽是拦了别人,还没有谁敢拦自己的道的。
嗯,有的话,早已经死了。
来到人间,虽说虎落平阳,龙搁浅滩。
但还轮不到你们这些个“小鱼小虾”来戏弄本大帝。
殊不知,神灵域有俗语:
出门不见天魔,运气自是万好。
白天若见天魔,夜间噩梦多多!
那些个大能神仙,见他走来,都要闪躲一番。
少些个不躲他的,都是天魔、天机子尊敬三分之人。
所以,此时此景,各位看官,尽可以脑补,疯癫状态的天魔,
自是火冒三丈,怒火中烧,睚眦目裂,作势下车,亲手灭了那些个不长眼睛的家伙。
旁边的昊天,见此情景,彻底无语,急得直拍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