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剧透诸天万界 > 第410章 克苏鲁降临!不可名状之神的疯狂


    虽然内心有些无语,但是宇智波斑并没有在这方面多做评价,他双手环胸,冷漠道,“爱德华那个家伙……居然还没有祭祀完成,真是慢啊。”
    “哈,你这家伙也没有祭祀上天吧?”一方通行眯了眯眼睛,玩味的凝视着宇智波斑,“你世界祭祀的时候,我也会过去看一眼……希望到时候,你不要连你瞧不起的白胡子都不如。”
    宇智波斑抓住自己手臂的手掌骤然握紧,但是他的话语仍然没有太大的波动,“这个……不用你管。”
    突然之间,现场所有的人,脸色都发生了变化。
    “这是?”青雉霍然抬头看向了天空。
    “这可还真是……了不得的事情。”黄猿不复之前的散漫,身体紧绷。他的脸上浮现出疑惑,不解,甚至隐隐有着恐惧……不是他的心性脆弱。而是好像,恐惧不受控制的,从身体最深处蔓延而出一般。
    天穹在这一瞬间变得一片漆黑,就好像是联通的另外一片天地一般,有着无数的触手在翻滚,一种诡异的音调从另外一片世界,隐隐约约的传来。
    “克苏鲁。”苏寒在内心吐出了三个字,他一瞬间就猜测出了对方的身份,虽然没有确认,但按面前情况……八九不离十了。
    他神色凝重到了极致,脑海之中思绪闪烁,“现在如果正面和那个家伙对碰上的话,很可能会死……”
    “但没理由啊,克苏鲁这种家伙会对自己的眷族上心?甚至会因为深潜者的死亡而亲自降临?”
    苏寒百思不得其解。深潜者就算死绝了,克苏鲁也不会为之暴怒啊。
    “不过……既然他盯上了这个世界!那么索性……把这个世界送给祂。或许还能够顺便捞一笔邪神力……”苏寒突然想到了什么,眼眸闪烁。
    他念头一动,身旁的虚空不断的扭曲,然后,所有的人类都自主的被送出了这片镜像世界。
    而在下一刻,镜像空间的正中央,有着一缕属于黄衣之王的气息升腾。
    短暂的寂静后,尖锐的鸣叫声响起,那个外界的恐怖存在在这一瞬间不像之前那么淡漠超然,有了情绪波动。
    就如同掀起了滔天巨浪,祂在咆哮,黑暗将整个世界都侵蚀,无数的邪物在诞生,世界一切都在堕落污化。
    不过,那尊存在太强了,如果单纯只是触手的投影降临,尚且还没有问题……祂真身降临的那一瞬,突破了世界的极限,导致整个镜像世界支离破碎,连同刚刚诞生的无尽邪物一同死亡……
    ……
    与此同时,龙宫城前方。
    议会成员也好,或者是海军大将,白胡子海贼团成员,尼普顿也罢……他们都凭空出现在这里,此时面面相觑,久久不语。
    甚至,白胡子海贼团一些较弱的人,此刻神色不断的变化,时不时变得扭曲,身上有一种不祥的气息。
    苏寒手掌轻轻的一挥,神气从他们身上一晃而过,将他们身上的诡异力量全部都吞噬殆尽。
    “万分感谢您的出手援助。”马尔科率先反应了过来,他深深的对苏寒鞠了一躬。
    苏寒没有对此作出评价,他动用迷雾空间的观测之力观测着镜像世界,随后松了口气,“果然……克苏鲁这家伙根本就没有脑子。”
    “如果他有脑子的话,完全可以根据镜像世界坐标,逆推海贼世界的坐标,追杀过来。”
    不过这也是一件好事……毕竟克苏鲁真的追杀过来,情况会变得很麻烦。
    虽然苏寒很早之前就推测到与原初邪神正面碰撞的可能,并且制定了不少反制手段……但是这些手段真的对原初邪神有用吗?
    苏寒并不乐观,现在还是发育为主。毕竟迷雾空间对邪神的克制摆在这里,同等级之下,他占据绝对优势……他是吃后期的,现在不需要任性。
    “不过也如同我猜测的那……那个世界破碎,杀死了不少的邪物?零零散散获得的邪神力数目,等同于半个伊姆了。”苏寒内心叹息,原初邪神太富了……就单纯的气息污浊了世界诞生的邪物,杀死就能够获得如此庞大的邪神力……
    他若是真的屠了一尊原初邪神,怕不是能强行冲上七星圣贤之境……甚至那传说之中的八卦圣天子之境,说不定也能够奢求一下?
    当然,苏寒很快就清醒了过来,他自己也知道这个想法太过异想天开了。
    原初邪神和他的差距太大了,比蚂蚁和大象的差距还要大无数倍……差距大到这种情况,就算对面大意,想要借此翻牌,杀死对方的可能性,也近乎完全没有。
    现场很是安静,宇智波斑,一方通行等人在思考着之前见到的那个庞大邪神,神色十分的难看。
    伴随着嗡的一声脆响,祭坛之上光华大盛。
    白胡子缓缓地睁开了眼睛,他的全身发出了噼里啪啦的脆响,身上的陈年老伤结成的疤痕,自主脱落,头顶之上有着金色的发丝重新生长而出。
    “……老爹,返老还童了?”不死鸟马尔科目瞪口呆。他下意识的腾飞上前方,为白胡子检测起了身体。
    检测完后,马尔科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他发现,虽然外表只是比之前年轻,身体一如既往的壮实……但实际上,白胡子此刻的身体各项机能恢复到了二十岁的阶段。
    这太不可思议了,甚至让马尔科的三观都为之动摇。
    “既然任务已经完成了,那么我们也应该回去了。”苏寒扫视了全场一周,他声音冷淡,“你们,是否也和我一同回去?”
    “我想留下!”坂田银时举起了自己的手掌,随后看向了白胡子,询问道,“爱德华老爷子,应该很欢迎我的留下吧?”
    “当然。”白胡子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全身上下十分的年轻而充斥着活力,他在抚摸了一下自己的月牙胡,发现白色胡子仍然是老样子,当即更加满意了。
    突然,白胡子想到了什么,他兴致勃勃地对坂田银时发出了邀请,“咕啦啦啦……话说回来,白夜叉,你有没有兴趣当我的儿子呢?”
    “虽然我认个父亲也没什么了,但是,果然还是有感情基础,才能喊出那两个字吧?”坂田银时毫不在意的抠了抠自己的鼻孔,拒绝了,“所以,我虽然很喜欢你这个老头,但这件事还是算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