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末世手记之黑暗 > 第五零二章 吸引力法则
在长毛怪的手下救过我们的张春旸,在我穿越后遇到的小毒女豆汁,赵欣月和敖翔,玉天酒店的窦长生,搜索队的时蕾、先锋、杨世玉等人,还有那个醉心权力的王威。
他们逐一出现在警局大门口,像是失去了自己的意识,又像是看淡了一切恩怨,就这么缓缓的走了进来。
失忆时遇到的石嘉倩和陆里桥,武玥和冯秃子,青洋基.地的周晴周福生父女,杜长峰、杨革平、狄山石,这三个青洋巨头,自然也少不了贫嘴婶子狄岩。
“hi磊子!”狄岩高声笑道:“我今天来杀青了!我跟你说!”
马俊和展风领着一队玉天情报组的组员,这里面也有邵思晨和连晓梅,甚至沈剑和安亦也跟在其中。
祈晨兴奋的在人群中找到男朋友孙爱奇,又向我挥手打着招呼。
赵平城和肖颖夫妇还是比较稳重的,相比之下赵叔赵平辉和赵婶两个人打扮的却是更加年轻俏皮。
聂建生和聂凡父子俩受着山田秀一的胁迫而来,黑山和白风则是在两旁为山田护驾。
景玉、景战姐弟两个人的死体已经千疮百孔,结果还被司马钢铁给撞了个跟头。
隶属处刑盾的佣兵座头鲸、北美野牛和周雪三个人倒是还算干净利索,然而却没料到,在他们身后跟着的,竟然是一头长毛怪,还有猎兽和沙鲁怪!
一只机械手臂拨开了沙鲁怪的身子,Victor从后面走了出来,开好了道路,又给身后的叶天明让开。
叶天明冲我微微一笑,为我引出了他身后的四个人。
黑石磊、白石磊、灰石磊,以及学生意识的石磊。
他们身边,还跟着一个未来的冥燕。
我身边的冥燕自然也目睹着眼前这一切,她脸上难以置信的表情让我明白,这个女人对眼前的情况也比我清楚不了多少。
守门者站了出来,“这些人里,有你想念而不得见的人。”
我高声回应道:“没错!但是我并不想用这种方式和他们见面!你这是对死者的亵渎!”
“可你选择了更加无情的方式,”守门者回应道:“你们擅自穿越时间界限,改变历史的进程,你可知道这将抹杀多少未来已经发生的事件,又会牺牲多少世间的平衡?”
“但是冥燕说这种几率很小!就算是让我做一个梦,这要求很过分吗!”
守门者仿佛忽然露出了人类一般的嘲笑,“你见过哪个研究员,会把试验的所有风险,都完整告诉给一只小白鼠的?”
我猛地看向了那个未来的冥燕,随后又看向了身边的冥燕。
“建立过去与未来的意识通道,究竟能够达成什么样的效果,你们两个,难道已经有了答案?”
两个冥燕像是约好了一样,都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守门者这次却主动回应道:“你如何触碰时间,时间就会如何回馈,你们的下场,只有从时间中彻底抹除。”
说完话,守门者便迈步向我们走来。
警局大厅的周围环绕着薄薄的一层能量,如同牢笼一般将我们困在了这里。
我已经避无可避了。
“如果这一次败了,那就永远没有我的存在了么?”
冥燕却回应道:“如果这一次赢了,我们也就算顺利渡劫了!”
“怎么渡!?”
“我有办法!”未来的那个冥燕先一步来到了我们身边。
“你?”
“对,”未来冥燕对着空中朗声说道:“Epoch,启动清洗程序!”
这一声居然得到了三个回应。
“一代Epoch,清洗程序启动。”
“二代Epoch,清洗程序启动。”
“三代Epoch,清洗程序启动。”
我诧异问道:“你到底要干什么?”
两个冥燕同时按住了我的肩膀,“把守门者踢回他自己的宇宙去!”
身后突然风洞大开,我还没来得及说个不字,就被两个冥燕推了进去。
快速的闪回让我重新经历了自从2012年以来的各个重大事件发生地。
花园区安全所、小七受伤的便利店、初遇敖翔的洗浴中心、映月湾公园、玉天别墅、体育馆、食品加工厂、春节小院、越河一中、玉天安全区、海港家湾酒店。
都昌机场、山林营地、青洋新区、上金市金茂城、浙和机场、北皇山……
我重新站在了黑暗的空间之中。
“我在哪?”
冥燕的声音回答我,“这里是意识通道。”
“卧槽!你这不是把我往守门者的嘴里送?”
刚说完,守门者就破壁而入,他的周身重新开始被光芒覆盖。
“我连他的弱鸡状态都干不动,现在他又有了超能力,我怎么对付!”
“石磊,你听我说,”冥燕的声音似乎和Epoch的声音混合了起来。
“你说你说。”
“我们从一开始设定的目的地,就是你的基因记忆程序,这意味着,你的基因你的意识,都能够对这个空间通道产生影响。”
“什么影响?”
“那取决于你怎么想!吸引力法则,明白么?”
“那也就是说,如果我想有超能力……”
“那就认真去想!”
我这还没开始想,对面的守门者已经冲了过来,一拳就砸向我的面门!
咣!!!
我仅仅来得及护住头部,紧闭双眼,却没想到这一拳并未砸到我身上。
我睁开眼慢慢看去,发现自己的身前,竟然多了一面巨大的盾牌。
牌面上竟然还是保时捷的车标!?
冥燕忍不住吐槽道:“你刚才在想什么?”
“保住小命顺便赚个广.告.费!”
此时守门者的拳头,紧紧的镶嵌在凭空出现的盾牌上,丝毫没能打的过来。
不过他马上收回手臂,绕过盾牌,再次向我扑来。
一次的成功让我有了信心,再度向守门者挥舞双手。
“去吧保时捷!”
没成想,不仅原有的盾牌消失了,新的盾牌也没有出现!
守门者一拳打在我的身上,我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倒飞出去!
咣当一下摔在地面,我哀嚎着叫骂道:“怎么他吗没用了?”
冥燕站着说话不腰疼,“你要真正的相信自己的想象!”
“我还得怎么相信!?”
眼看着守门者再次来袭,我还没站起身呢,只见他单手一挥,我这儿的地面就凹陷下去,身体当即就开始了下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