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凶灵秘闻录 > 第一百四十章:深夜谈话
    道具名称∶生命转移牌。
    道具类型:消耗型道具。
    道具介绍∶一次性消耗道具,使用过后此道具将会自动化为粉末,具体功能为,持有此牌者将其他人姓名写在牌面,那么当持牌人遭受毙命攻击时,所受伤害皆会自行转移至牌面所写之人身上,同时持有此牌者死亡后将会在30秒后重新复活。
    注意事项∶只有在受到毙命攻击时此道具才可产生效果,且此道具生命转移效果无法跨越空间,另外所写之人名必须为真实人名且持有者还必须与转移人之间有过肢体接触,如无任何肢体接触则无效。
    兑换价格∶5点生存值。
    ………
    不管怎么说上一场灵异任务大伙儿还是有惊无险度过了,虽说侯国希莫名死亡且死的蹊跷,但毕竟这人在任务里的所作所为还是激怒了众人,对于他的死,没人觉得可惜,早前一番疑虑也仅仅处于本能反应。
    和往常一样,众人在5号车厢聊了一会天后便纷纷拖着疲倦身躯返回各自房间,开始休息,是的,正如何飞早前所想,总的来说上一场灵异任务有些特殊,给人的最直观感也特别压抑,或许身体上没有多少伤痛,但精神上的疲惫感可谓是压力山大,毕竟那只微信女螝的能力与杀戮方式过于诡异,要不是最后何飞看出了倪端并且最终烧掉了那女螝尸体的话,现如今这辆列车估计早就空无一人,变成了一辆空车。
    程樱回到自己房间,按照习惯首先跑厨房大吃一顿,随后把身上衣服脱下扔进垃圾箱,痛痛快快洗了一个澡,待洗完澡后,裹着一条浴巾的他默默走到了客厅镜子旁,最后就这样呆呆看着镜内自己,盯着那张非常中性但却又十分秀美的脸……
    久久没有动作。
    注视着镜中自己,程樱失神般伸出手指摸了摸了镜面,没多久他又把手重新收了回去,同时缓缓坐回沙发。
    程樱出人意料的没有像其他执行者那样立即休息,而是穿着一套新睡衣坐于客厅沙发沉默不语,看起来既像是发呆又像是思考什么,足足过了良久,嘴角忽然动了动,然却并没有发出声音,不过,如果镜头在此时拉近的话,就会便会发现……
    此刻的程樱,其眼神中竟满是浓郁杀意!
    …………
    时间,一分分流逝,寂静的夜晚在地狱列车内体现尤为明显,各处车厢死寂如常,空气中蕴含着沉默,环境中夹杂着昏暗,这属于一个普通夜晚,和以往任务休息的任何一晚大体相同。
    之所以用大体而非完全来形容,源自于期间发生一件事,而这件事,除少数人外,一件绝大多数人不为知晓。
    咚咚咚!
    凌晨2点左右,响动发出,正在卧室睡觉的赵平被客厅门外一串敲门声吵醒,是的,赵平是一个很谨慎的人,先不谈在现实世界如何,至少在诅咒空间里一直如此,哪怕是在这绝对安全的地狱列车内他睡得依旧警醒。
    听到门外传来敲门声,眼镜男起身离床,穿上拖鞋,伸手拿起床头柜上眼镜带上,然后面无表情缓缓走出卧室,进入客厅,严格来说门外敲门声并不响但始终持续着,见状,赵平眉头微微一皱,动作略显迟缓,似乎正犹豫着什么。
    沉默片刻,最终眼镜男还是走向客厅大门。.
    且更为奇怪的是,抵达门口,站在门前,眼镜男既没有出言询问门外是谁也没有伸手开门,仅仅只是一言不发的站在原地倾听着,直到十几秒后敲门声中断,直到一道熟悉声音从门外传入其耳中。
    “开门,我有些事想和你谈谈。”
    听到门外声音,下一刻,原本看似谨慎的赵平却反而变得毫无顾忌起来,就这么随手拉开方门。
    咔嚓。
    房门打开,只见门外站着的人赫然是程樱!
    注视着面前这名一脸冰冷的职业杀手,眼镜男脸色依旧保持平静,看模样似乎根本不感意外,就这么同对方互相对视着,程樱没有说话,他也没有率先说话,仅仅只是侧了下身子让程樱走进房间。
    程樱顺势走进去后,赵平自是习惯性随手关闭房门,然而……
    呼啦!
    就在他关上门且刚刚转过身体的那一刻,伴随着一丝因速度过快而产生的微弱气流,下一瞬间,程樱猛然抬手,右手亦径直掐住了赵平咽喉!
    毫无疑问,程樱这一动作估计是个人都能明白他如今已恶意满满,对于深知程樱身份职业的人面对这种情况更是会被吓得肝胆俱裂,可想而知,一名专业干杀人勾当的杀手掐着你脖子意味着什么?答案不言而喻。
    一时间,眼镜男就这样被程樱一把掐住咽喉,虽然对方没有使劲,但赵平却知道,以对方实力,只要使劲他的下场就只有死,与此同时,程樱一双充满杀意眼睛也是在此刻紧盯赵平,接着便语气冰冷对其说道:“你活不到明天了。”
    正如上面所言,换成寻常人假如能知晓知程樱身份职业,那么任谁面对这种情况都会被吓得肝胆俱裂。
    可谁曾想,或者说让程樱自身都颇感意外的是……待他不由分说掐住对方脖子以及随后说完这句基本等同判了对方死刑的话语后,身前,这名相貌斯文的眼镜男子竟丝毫没有流露出一丝害怕表情,这一刻,感受着自己咽喉部位那只虽然白暂纤细但却能随时夺取自己生命的手,赵平不为所动,依旧语气平淡说道:“凭你的身手,整架列车没有一个是你对手,你想杀我的确是分分秒秒的事,但也希望你在动手前能给个杀死我的理由,好让我死个明白。”
    “理由?”
    没想到即将要死的赵平在死亡威胁面前居然如此淡定,听对方这么一说,程樱皱了皱眉头回答道:“在上一场任务里……你应该是最先发现侯国希偷驱魔之血的人吧,而侯国希所偷驱魔之血也应该分给你了吧?”
    说到这里,程樱先是顿了一顿,随后继续道:“而且你这家伙为了自己能活命居然连队友都杀!告诉我,当时你手里拿的那个牌子到底是什么东西?”
    直到程樱把话说完乃至揭开某些秘密,之前一直神色淡定的赵平脸孔上才终于露出了一丝惊讶之色,但这股神色来得快去得也快,略一沉默,接着便再次用平静语气说道:“我真没想到你会一直监视我,原来……原来这一切早就被你发现了,对了,牌子的事你应该还没有告诉何飞吧?”
    程樱回答道:“是的,我的确一直在监视你,你通过特殊手段杀死侯国希的事我虽没有告诉旁人,但驱魔之血的事何飞却是知道了,关于这件事,其实何飞早就猜到你当时与侯国希一起去厕所的原因,可他没有揭穿你们两个,因为那时候的他说没有确切证据所以才一直隐忍,直到在我连番追问下他才最终将其个人猜测告知于我,那是他甚至还劝我不要声张,不过……”
    “不过让我真正无法理解的是,在安息陵园那一晚,躲在暗处的我明明眼睁睁看到你被女螝给撕成了三段,已经死的不能再死,可没过一会你居然又诡异复活了,而且还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牌子,当时的我虽已怀疑你可能使用了道具,然而在回到诅咒空间后却又得知了侯国希莫名其妙死在任务世界,也是直到那时我以我才终于敢断定侯国希之死和你脱不了关系,甚至我还敢断言是你用那块诡异牌子将侯国希杀死。”
    待听完程樱这段个人分析后,赵平内心一惊,他本以为对方仅仅只是多加在意自己,没想到那晚他遇螝被杀以及通过道具复活的事也被对方全程看到!
    (不愧为职业杀手,这潜伏隐藏的本事果然不一般,事到如今,隐瞒已毫无意义,好吧……)
    程樱言罢,其掐住男人咽喉的纤细手指亦猛然加力,下一刻,赵平脸孔瞬间露出了痛苦神色,程樱则也继续道:“好了,你要的理由我已经告诉你了,那么现在,你应该能死的明白了吧?”
    同一时间,赵平虽说一脸痛苦,可接下来他所说的一句话却是让正打算掐断眼镜男咽喉的程樱不由一愣:
    “等一下,你知不知道一旦杀了我,就等同在害整个团队,对整个团队对整个队伍的将来百害无一利!”
    “你什么意思?”一听对方死前竟说出如此言论,程樱一愣,倒没有立即下手,而是狐疑问道。
    确认对方没有动手,心中稍稍松的赵平赶忙继续道:“要是你想听我解释的话那你先把手松开吧,以你的身手,想杀我也就一瞬间的事。”
    最终,许是被眼镜男这话说动又许是很想知道缘由,怀揣着狐疑,程樱松开手指,终于能够呼吸到空气的赵平先是长呼一口气,揉了揉脖颈,走到沙发径直坐下,坐定后还伸手朝程樱做了个请的手势。
    “我有些话想对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