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龙王赘婿 > 第1406章 放手!
纪凝雪两只手掌叠在小腹处,不断的绞动着,心中久久不能平静。

脑海中更是无数种想法飞快的闪动,导致心中五味杂陈,百感交集。

民不与富斗,富不与官争。

无论江轩然长相再美丽,或者富可敌国,她都不会有半分退缩。

想从她手中抢走陆榆,那绝对不可能,死都不可能。

但是面对权势呢?

面对可以帮助陆榆的权势呢?

自己,又该怎么办?

江轩然,能对陆榆的计划有很大帮助,可以帮助陆榆飞黄腾达。

而纪凝雪仔细想想,自己好像除了给陆榆怀了宝宝,别的什么都没做,什么都帮不上忙。

唯一的纪家,不但没有对陆榆又任何帮助,甚至是对陆榆伤害非常深。

自己,只会拖陆榆的后腿罢了。

“我能让我爸帮助陆榆,也能让我爸去帮助陆英昊。”江轩然再次说了一句。

“不要!”纪凝雪猛然抬起头来,瞪大眼睛看着江轩然,眼神之中带着些许祈求。

纪凝雪心中知道,闵城陆家,一直是陆榆的一个心结。

还知道,当初陆英昊有江家支持,对帝榆联盟是多么沉重的打击。

现在陆榆好不容易有反攻陆英昊的机会,如果因为自己,机会没了,甚至再次被陆英昊打压的话……

那纪凝雪,就成了帝榆联盟的罪人,榆轩战士的罪人,成为了最大的罪人啊!

更关键的是,作为陆榆的女人,她不想拖陆榆的后腿。

更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让陆榆再次陷入危难之中。

“我怎么做,取决于你怎么做,我给你五分钟时间考虑。”江轩然看到纪凝雪那隆起的小腹,眼中闪过一丝不忍,但咬了咬银牙,还是语气强横的说道。

纪凝雪陷入了沉默,手掌轻轻摸着小腹。

心如刀绞一般,痛到无法呼吸。

她没想到,跟陆榆一路走来,经历了这么多苦难,都没能拆散他们。

最后还是因为家世的原因,面临此时的局面。

“记着,五分钟的时间。”

江轩然伸手拿出手机,放在了桌面上。

……

门外,纪雨蔓和陆梓涵,在客厅内焦急的等待着。

而陈芸萍,则是按照纪雨蔓所说,去后面的健身房去叫陆榆过来。

不多时,陆榆穿着一件黑色的无袖弹力背心,脸色阴沉的迈步走了过来。

“人呢?”陆榆沉声问道。

“姐夫,你这样不对,你不知道我姐姐有多么理解你,可你怎么能这样?”纪雨蔓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问责。

陆梓涵转了转眼睛,也是说道:“天予哥哥,其实你在外面偶尔犯错也没关系,但是影响到家里,确实不对,这一次,我支持凝雪姐。”

“天予少爷,刚才凝雪小姐还在说,即便你真在外面有了其它女人,她也会装作不知道。”

“但现在都找到家中了,是有点不合适……”陈芸萍补了一句。

“我没有。”陆榆沉声说道。

“你没有吗?那你后背上的唇印是怎么回事?”

“我姐姐昨天晚上就看到了,但是她没说,只是藏在了心里,害怕给你添堵,你知道吗?”纪雨蔓一番话,使得陆榆当场一愣。

唇印?

一定是在京城那天晚上,林之菱留下的。

陆榆脑海中嗡的一声,忽然想起了昨天纪凝雪给自己搓背的场景。

难怪纪凝雪当时的表现很是异常,后来更是有些不开心,但依旧在对自己强颜欢笑。

纪凝雪越是这样善解人意,陆枫心中,就越发的难受,更是感到无比愧疚。

“人在哪?”陆榆愣了一会儿问道。

“在后面的小房间里面。”纪雨蔓伸手指着那边。

陆榆点了点头,迈步朝着那边走去。

越是靠近那边,陆榆的眼神就越发的冷厉。

这江轩然,一而再再而三的,触及他的底线,真当陆榆没脾气?

还是说,他真以为陆榆离开了江家,就活不下去了?

……

房间中。

江轩然神色时刻保持傲然,而纪凝雪则是低着头,眼眶红润。

就像是一个犯错了的小学生,面对老师根本不敢大声喘气一般。

纪凝雪此时手掌微微颤抖,在江轩然那强大的背景面前,根本抬不起头来!

“时间到了,你,想好了吗?”江轩然缓缓拿起桌面上的手机,看了一下问道。

纪凝雪深吸一口气,随后缓缓抬起头来,将在眼眶中打转的眼泪收回去,她不想在江轩然面前展示出半点脆弱。

即便真的输了,也不能输的太过难看。

“你想让我怎么做?”纪凝雪轻声问道。

“离开陆榆,或者说服陆榆,让他跟我也在一起。”

“当然,你得以我为首。”江轩然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提出这样的要求,连江轩然自己,都觉得自己非常无耻,但陷入爱情中的女孩子,那是无比疯狂的。

根本,不会理智的去思考问题。

“我没有跟别人共享一个男人的习惯!”纪凝雪嘴唇微微颤抖。

“那你就离开这里,认清你自己的身份,你,帮不上他!”

“而我能!我能帮助他完成一切他想完成的事情,懂吗?”江轩然故意面色发狠。

纪凝雪没有回话,轻轻抚摸着小腹,心中无比挣扎。

究竟是留在陆榆身边,拖陆榆的后腿。

还是忍痛放手,给陆榆一个更好的前途。

对于深爱着陆榆的纪凝雪来说,这种选择,好像并不困难。

纪凝雪终于明白,有一种爱叫做放手,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我可以允许你生下孩子,然后我来抚养也可以。”

江轩然握了握手掌,已经是陷入了疯癫,瞪大眼睛看着纪凝雪。

“不可能!”纪凝雪猛然一声低吼。

女子本弱,为母则刚。

江轩然想觊觎她的孩子,这死都不可能。

“那就随你!反正,你得离开这里。”江轩然微微皱眉,语气已经是有些不耐。

“我数五秒钟,你不离开,我就离开。”

“但我离开之前,会给我爸爸打电话,取消对陆榆的一切帮助。”

江轩然说出了最后一句话,随后就拿出手机,找到江安国的电话,准备打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