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九十年代美好生活 > 四十一章 狗仗人势


    同行的还有大嫂申屠春英。

    她这些年也没有改嫁的打算,在销售这方面的能力也不错,也想散散心就一起过来了。

    谁能想到她包藏祸心,趁机和人贩子说好,自己借机把孩子带出去交给他们带走,不管是打瘸了去乞讨,还是弄哑了送去杂耍什么的。

    反正就是想他过得生不如死。

    偏偏拐子贪心,遇上了姜瑾,觉得她模样清秀,年轻懵懂,还是个迷路迷得晕头转向的,简直就是小白兔自己送上大灰狼的嘴边,怎么舍得错过呢?

    可是谁又知道这姑娘只是看着傻,心里可明白着呢?

    就因为她,不仅被逮住了人,就连老窝也被公安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给端了,还救出了好几个孩子。

    ……

    午后,申屠春英和保姆一起把侄子给骗出门,哪怕是她当时再小心,可是还是被随行的安保人员给无意中瞄到了。

    当时,他也没在意,毕竟小少爷身边有保姆和大伯母在,还以为他们这是准备去哪儿玩了。

    可是没多久,听到同事说小公子不见了,这才赶紧把自己看到的事情说出来。

    欧阳父子第一时间审问保姆,反正他们的手段太过狠辣,四十多岁的保姆上有老小有小,实在是悔不当初自己被钱迷了眼,就做下了这错事。

    反正听到这件事是申屠春英的主意,父子俩人都像是被人点穴了,完全懵了。

    申屠春英知道事情败露出来了,也不害怕,反倒是像大仇得报一样,把自己做的事全都说了出来:“不仅是欧阳航以后会变成小乞丐,就连欧阳烨也被我下了好几天的药,这辈子他也不会再有亲生儿女。”

    “欧阳烨,这就是你的报应,让你为了欧阳家的家业,谋害你的大哥和侄子侄女,你亲爸包庇你,我却不会让你逍遥法外。”

    “我的儿子在六岁被你害死,你的儿子也六岁了,以后他的日子会生不如死……”

    欧阳老爷子听她说的和真的一样,要不是当初欧阳骅和大孙子大孙女的事情是他亲自盯着的。

    他都会怀疑是不是自己的小儿子为了家业动了手脚,害了自己的大儿子。

    可就是因为是他自己亲自盯着的,他才知道自己的小儿子真的没掺和进去,完全是自己年轻时候惹下的事。

    ……

    倪洐要去医院的时候,原本是想叮嘱她几句的,可是见她没有紧张害怕的样子,也没有表现出对自己依依不舍的模样。

    他也担心自己要是太温柔,会让她觉得自己是她的白马王子,那不是让她心里有憧憬吗?

    倒是姜瑾看着他欲言又止的模样,误会他也想去见见大场面,凑上前,带着点安抚的低声道:“你放心,我不会忘记是你救了我们的,要不要我扶你上车?你还年轻,别不把身体当一回事,必须好好养好身体。”

    发现自己自作多情的倪洐:“……”

    完全不想和她多说什么,在警察的帮忙下上了车,头也不回的催着司机赶紧离开。

    别以为他不知道她话里的意思,年纪小小的,思想就不纯洁。

    还门缝里看人,把自己看扁了。

    ……

    托了小包子的福,姜瑾这辈子还是第一回坐上小轿车,来到了市里最好的酒店,世纪大酒店。

    姜瑾抱着孩子一下车,就发现一个穿着米色唐装的老人脸色激动的迎上来,伸手想要来接孩子:“航航,爷爷抱!”

    欧阳航的反应就像是见到了想抢走自己的强盗一般,迅速转身紧紧的抱着姜瑾的脖子,哭着嚷嚷:“伯母说是你个糟老头子让她把我卖了的,呜呜呜……我要奶奶!”

    似乎想起来奶奶现在不在这,干脆改口:“姐姐,我们去找奶奶好不好?”

    老爷子差点就被自己的小孙子给气吐血,这小兔崽子难不成不知道自己这年纪的,都忌讳被人说‘糟老头子’吗?

    要是别人敢这样嫌弃他,他非得让人后悔。

    可是这是自己的亲孙子,而且很有可能是自己唯一的孙子,他只能安慰自己:算了,童言无忌!

    欧阳烨嘴角抽了抽,这两年自己忙着接手家里的一大摊子,和自己儿子相处的时间是少之又少。

    而且,他也担心儿子被家里人溺爱,就算是看见了儿子,也是严肃的时候多。

    很明显这臭小子还不知道望子成龙的意思,看见自己就像是老鼠看见了猫。

    他敢用自己还没影子的女儿发誓,这臭小子早就看见了自己,却很快移开眼神,狗仗人势的挑衅自己这当爹的威严。

    不对,自己的儿子要是狗,那自己不就成了……

    偏偏,他才对儿子一瞪眼睛,自家的亲爹就对他吹胡子瞪眼睛,没好气的呵斥:“走远点,我的乖孙是被吓着了,好不容易回来了,你还想把他给吓走吗?”

    欧阳烨反应过来,觉得自己是个大傻逼才会在这个时候瞪儿子。

    他自己心里有点数,他现在在自家爹的眼里,几乎是不会下蛋的鸡,现在欧阳家就指望着那个还没五周岁的臭小子发扬光大。

    这想法,让他瞬间觉得心塞,越发肯定自己一定要去医院好好检查一下,希望她先前只是吓唬自己,希望那是庸医骗她的。

    姜瑾抱着小包子来到里面,坐在柔软的沙发上,就有医生过来要带着他去检查。

    不知道小包子是不是有心理阴影,全程要求姜瑾陪同。

    脱了他的衣裤,才发现他身上有很多青紫的掐痕,看着很是触目惊心。

    姜瑾见了都觉得疼:“这是他们掐你的吗?”

    小包子其实很有眼色,见她满脸心疼的看着自己,可乖可乖了,软软糯糯的道:“他们都掐我,我那时候看见姐姐担忧的看着我,就知道姐姐会来救我的。”

    被强行戴了顶高帽子的姜瑾心里很羞愧:错了,那个时候我虽然怀疑你不是他们的孩子,可也没想到他们是拐子,还是问路后闻到那气味才发现不对劲的。

    万幸,医生说除了皮外伤,没有别的后遗症,至于那使他昏昏欲睡的药,药效过后就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