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洪荒之元阳道人 > 第四十五章 缘由
    玄元山,大殿。

    三人坐罢,无当圣母就急切地问了出来。

    一侧的云霄也是一脸的疑惑。

    刚才在地府,那么多人的面前,她们也好不意思开口。

    她们到不是怀疑元阳的心思,元阳既然有如此的安排,必定有自己的想法。她们之所以提出来,只是心中充斥着浓厚的疑惑,不问出来,就觉得不舒服。

    元阳盘膝坐在道台之上,听到了无当圣母的话之后,淡笑道:“地府之事因果纠缠,各种势力复杂之极。”

    他轻叹道:“贫道到也不是惧怕这些,只是地府不比别的,那里因为是六道轮回之地,也被天道眷顾。”

    “说是眷顾,其实就是被天道盯着。但凡出现了一丝纰漏,不仅自身道果受到损伤,而且气运也会遭到反噬。散修还好,若是一个大教,必定会渐渐衰落下去。”

    “师兄这是为何?”云霄露出了一丝疑惑,“地府有轮回之责不假,但是也有抉择轮回六道的权利。”

    “但凡投胎转世者,天、地狱、人、饿鬼、畜生、修罗,这六道的选择都在地府之中。”

    “这种权利可是大得很!”

    “没错,若是十殿阎君之位落入天庭、阐教、佛教手中,他们都可以把自己势力的生灵投胎选择好的六道之一。”

    此时,无当圣母也是接口说了起来,“若是他们把持六道,吾教弟子若是转世,恐会受到他们的节制。”

    她们心中忧虑,十殿阎君可以操纵转世者投胎其中一道。

    进入天道或者人道还好,但若是进入畜生道或者修罗道,那就惨了。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三界各大势力才重视地府。

    元阳笑道:“刚开始之时,贫道之所以邀请师姐和师妹进入地府,只是因为天庭要插手了。”

    “单单一个天庭到也无所谓,毕竟天庭就算再强横,也无法从平心娘娘手中夺取到六道轮回的控制权。”

    “但是天庭一旦介入地府,三界其他的势力务必不会看着天庭这般轻松地夺取地府,肯定都会出手!”

    “原来如此,师弟是担忧这些势力一起出手。”无当圣母沉声道。

    元阳颔首。

    单是一个天庭他自然不会担心,若是以天庭为引线,一旦爆发,整个三界都会闻风而动,各大势力联手瓜分地府。

    而真到了这个地步,元阳就算不想出手也不行。因为地府一旦被这些个势力瓜分,地府诸事他们就可以真的为所欲为了。

    因此,对于这种情况,元阳只能出手,截教也要借此分一杯羹。

    直到进入地府,看到判官之时,元阳才恍然明白了。

    “无当师姐,云霄师妹,你们可曾看到了那判官手中所拿的东西了吗?”

    无当和云霄皱起了眉头,深深思索了一番,才开口道:“师弟是说的那一书一笔吗?”

    “这应该就是生死簿和判官笔吧。”无当圣母舒缓了眉头,笑着道,“贫道曾经听闻这两件乃是先天灵物,似法宝又非法宝。不具备攻击能力和防御能力,但是却具备着非常神奇的功能。”

    生死簿和判官笔是六道轮回建立之后,地府开辟之处,天道所赐下的两件神奇宝物。

    生死簿中记载着三界之中大罗境以下的所有生灵,用判官笔勾中一个性命,这个生灵的魂魄必定会被传入地府枉死城中,端是神奇无比。

    因此三界之中也有了晋升大罗境便是跳出了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传闻。

    但是被判官笔勾中的生灵也并非一定会被勾入地府,只要付出一定的代价。比如一定的气运或者是有强大的元神力量护持。

    “当时,贫道只以为这生死簿只是一件神奇的宝物,对于吾等大罗境存在并无影响。但是,亲眼见到之后,却是吃了一惊。”元阳叹息着,现在回想起来还是一阵诧异。

    “这肯定就是师兄放弃十殿阎君的最大原因吧!”云霄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笑容看着元阳。

    很难想象一个这么端庄大气的仙子竟然会露出这样的笑容,连元阳都愣住了。

    不过片刻,他便回过神,摇头笑了一声:“原本贫道是想着能占点便宜也是好的,只是没有想到看到判官手中持着的生死簿之后,才明白这地府就是一个坑。”

    元阳露出了一个古怪之极的笑容,似是苦笑,又似讥笑。

    随后,他便开始解释了起来。

    原来,那生死簿不仅仅只是一件宝物而已,它还是天道赐下用来镇压地府气运的镇教之宝。

    生死簿沟通着地府的气运,与六道轮回勾连,演化六道轮回的奥妙。

    也就是说只有生死簿才能决定这些魂魄转世投胎哪个通道,而生死簿也只有判官才能御用。

    因此,就算天庭等各大势力坐上了十殿阎君之位也是全然无用,这只是一个摆设。反而,因为十殿阎君的存在,地府才得意圆满。

    “这平心娘娘算计地好厉害!抛出了看似位高权重,实则没有半点用处的阎君之位,不仅可以离间三界诸多的势力,还能认让地府得以圆满,从此气运不衰!”

    “厉害!真是厉害!”

    元阳不由地赞叹道。

    无当圣母和云霄仙子静静地听完元阳的解释之后。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此时,她们也是一脸地震惊。即是佩服平心娘娘的手段,也是赞叹元阳竟然能从其中看出这么多,从而让截教远离这场风波。

    “恐怕这次,阐教还以为占了大便宜了。”无当嗤笑道,“当他们真正坐上这个位置的时候,才明白这其实就是一个大坑。”

    “那个时候,他们后悔也来不及了。”云霄也同样笑了起来。

    “恐怕那佛教也要吃一个大亏了。”

    想起佛教,就想起释迦牟尼。一想起释迦牟尼,无当和云霄就是怒气腾腾,恨不得手刃这个叛徒!

    “贫道能看出,那释迦牟尼也未必看不出。”元阳摇了摇头,“不要说释迦牟尼,就算是昊天、玄都一流的,只要不是贪欲炽心,也定能看出。只是……”

    话还没说完,元阳便沉默了下来。

    无当和云霄对视了一眼,旋即也是沉默了下去。她们自然明白元阳接下来要说的话。

    只是她们心中也明白这种贪欲,境界越高者越不容易勘破。

    ……

    地府,一片平静。阴河之上,无数的虚幻魂魄整齐排列着,脚步散乱、茫然地向前走着。

    队列一直从枉死城中排到了轮回之地,饮过了孟婆汤,便是踏入六道中。

    这样的日子从地府开辟之处便一直存在着,直到现在。没有风波,一片平静。

    突然,一枚玉简从天外飞来,穿过重重阴河,直接落向了枉死城。

    就在落入城中的同一时间,异变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