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誓欢 > 500 疑虑
    加之,那些药材本就是下的饵,等着鱼上钩,定好的瓮中捉鳖之计,谁知,这鳖来了,瓮却没有编牢,被人堂而皇之拿走了饵,又大摇大摆逃之夭夭,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至少在龙尼莫久看来,确实如此,他为此大发雷霆。

    将一群人都训了一顿不说,更是留了不少人在他的书房之中议事。

    平日里本就够安静的东宫今日更是进入了北地的隆冬一般,了无生息。

    蓝翎儿倒是躲过了那一场狂风骤雨,却是因着蓝若华早早料到今日定然会有一场风暴,所以借故将她支了开来。

    别的不说,师父对她这番疼爱,她更该感念在心才是。

    蓝翎儿走到花园中时,略略驻足。南越四季如春,百草丰茂,就连花草也长得比大名宫城中的繁茂许多。

    这个时节若是在大名京城,只怕早已是满目凋敝,冰天雪地了,哪里还看得见这样百花盛放的美景。

    蓝翎儿望着那些朵朵盛放的花,眉心却是微蹙着,看不出半点儿欢喜。

    “师姐好兴致,居然在这儿赏花呢?”身后骤然一声轻笑,伴随着渐近的脚步声。

    蓝翎儿的眉心蹙得更紧了些,略略正了神色,这才转过了头。

    蓝素儿也恰恰好走到了她身后,一身华丽的衣裙衬得她颜色姣好,面上笑容透着与生俱来的魅惑,“还以为今日师姐不会回宫了。”话语柔柔媚媚,可当中却含着些深意。

    “我奉了师父之命,要守着分舵,我回来收拾一下东西,就要再出宫去了。”蓝翎儿面无表情道。

    “原来是这样啊……”蓝素儿脸上的笑容微敛,“我还以为师姐是放心不下师父,所以这才回来的。我这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见着师姐了,这心里才算安了些……”

    “师父?”蓝翎儿皱起眉来,“师父怎么了?”

    “师姐不知道吗?殿下因着昨夜的事儿大发雷霆。殿下最是个赏罚分明的性子,昨夜的事儿无论如何是要有人担责的。可这个瓮中捉鳖的法子……”蓝素儿瞥了蓝翎儿一眼,似有些难以启齿,却还是道,“虽然是师父提出来的,可当时师父为了给师姐揽功,在殿下面前,是说这法子是师姐你想的。师父疼师姐,你也知道,这事儿,师父必然是会一肩揽下,只怕就难逃罪责了。”

    蓝素儿一脸的忧心忡忡,蓝翎儿也是越听眉心皱得越紧,急急问道,“殿下会如何处置师父?”

    蓝素儿望着蓝翎儿欲言又止,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面有难色,却又难掩忧虑地摇了摇头。

    然而,这比说了什么还让蓝翎儿不安,她垂下头去,眉心蹙得死紧。

    蓝素儿这会儿却是强扯出笑道,“师姐,也许是我多虑了。殿下自来看重师父,也许也不会怎么惩罚的。师父既然让师姐这个时候出宫自然有她的考量,师姐还是不要多想,遵从师命便是。再不济,这里......这里不是还有我在呢嘛,不管怎么样,我总能冒死给师父求个情的。”说罢,便已是上前轻推蓝翎儿道,“好了,师姐,你还是快些走吧!再晚宫门都要下钥了。”

    蓝翎儿却不动,“我不走了。分舵那边暂且没事,我无论如何也要见到师父平安无事才行。”

    “师姐,你这样......若是被师父知道了,定然要怪我多嘴的。”蓝素儿急得不行。

    蓝翎儿转头望着她,目光幽深,好一会儿都只是看着,并不言语,直看得蓝素儿不自在极了,“师姐这般看着我作甚?”

    “师妹,我不知道你想要做什么,可师姐我没有你想象中那么蠢。我不管你打的什么主意,我留下不是因着我上了你的当,只是因着我担心师父而已。”蓝翎儿说罢,便是转过了身。

    蓝素儿一愣,脸上神情既是震惊,继而又是受伤,扯开一抹牵强的笑道,“师姐,你为何要这般想我?你我多年未见,也没什么利害冲突,我能对师姐包藏什么祸心?再说了,师姐,我们从前尚在鸣玉山总坛跟随师父习武学蛊,虽然不说亲如姐妹,却也相处融洽,缘何师姐如今却会这般想我?我真的只是担心师父而已。若师姐不信我,大可眼下便转身出宫就是。至于师父,还有我看着。师姐不必为了自己好过,拿我当借口。”

    蓝素儿越说越急,末了,转过身去,当真是受伤的样子。

    蓝翎儿看她片刻,却看不出什么端倪来。也不知她是藏得太好,还是自己这些年在大名后宫之中见过了太多的尔虞我诈,如今也疑心重了起来,看什么都带了两分疑虑,当真误会了她。

    蓝翎儿想了想,她确实与蓝素儿并无什么利害冲突,她不该对自己有什么坏心。可是谁又知道呢?

    蓝翎儿这些时日本就有些心力交瘁,眼下更是再没有心思多想其他。是误会也好,不是误会也罢,她都懒得再多说什么了,抿紧了唇,也不去看蓝素儿难看的脸色,转身便是疾步而行。

    蓝素儿在她身后,望着她的背影,狠狠咬下了唇。

    蓝翎儿等在自己厢房之中,随着时间的推移,却是越来越是不安。外头天色已然渐渐暗下了,可蓝若华却还陷在龙尼莫久的书房之中,未曾出来。她找来了宫人询问,却也只得了一个蓝教主尚在书房之中与殿下议事的说法,再多的,却是什么也问不出了。

    东宫的宫人个个嘴都跟蚌壳一样紧,这一点,蓝翎儿早前便知道了,只这一刻,才体悟的格外深刻。

    她在房里来来回回地走着,等了片刻,终究还是等不得了,推门走了出去。

    走出院子往龙尼莫久的书房行去,却在半途中见到了园中一处水榭亮着光,她驻了足,便有一个身影上前来,冲着她行了个礼道,“翎儿姑娘,我家夫人说,你若是此时要去书房怕是不妥,非但进不去,只怕还要受到斥责,说不定还会让蓝教主的情况雪上加霜。我家夫人也是担心得很,眼下就在那水榭之中等着。这水榭离着殿下的书房不远,那头若是有了动静,这里是能瞧见的,翎儿姑娘若是还将她当师妹,不至于将她当敌人一般防备的话,倒是不妨过去坐着,一道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