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农家丑妻 > 第299章 我长得还行吧?(2更)


    “不是吧?”

    风忠脱口惊呼,这次忘了压低声音。吓得风安赶紧捂住他的嘴,拖着他去了院外,才放开,“你不想要命了是不是?”

    风忠还震惊在他说的话里,没有计较他的态度,“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风安瞪他,“当然是真的,要不然我敢这样对你说。”

    风忠的眼珠都要瞪出来了,“这么说,少爷和夏娘子还不一定……”

    “闭上你的嘴!”

    风安呵斥,很是后悔给风忠说了这事。

    管家正过来,看到两人在院门外嘀嘀咕咕,很是纳闷,走上前问,“出什么事了?”

    “没有。”

    风安快速的答,“我们只是说会儿话,怕惊扰了少爷,便出来了。”

    “那少爷他……”

    “少爷在屋中没事,您可以进去找他。”

    管家疑惑的看了两人一眼,走到屋门口,敲门,“少爷。”

    “进来!”

    管家开门进去,反身把门关上,走到风澈面前,正要开口……

    风澈抬头,“管家,我长的很难看吗?”

    管家,……

    脚后退了一点,腰身弯的很低,小心翼翼,慎之又慎,掂量了又掂量,斟酌了又斟酌,才颤着声音问,“少爷怎么会如此问?”

    风澈眉头皱着,“你回答我,是还是不是?”

    管家,……

    猛然挺直了腰身,底气很足的回答,“当然不是,我们少爷可是玉树临风,风流倜傥,卓越不凡,风姿卓越……”

    风澈听得耳朵疼,“停!”

    管家立刻闭紧了嘴。

    风澈烦躁的躺回椅子上,“下去吧。”

    “是。”

    管家转身往外走,手碰到门,才想起来自己是来禀报事情的,可少爷这个样子……

    管家打开了门,走了出去。

    ……

    夏曦回了县里,本想着去新买的宅院看一下的,又想着距离开业没有几天了,她的开业计划还没有做好,二楼不同于一楼,一楼走的是大众消费,给点赠送啊优惠啊,那些来买菜的人都高兴的不行。

    二楼走的是高端路线,又要不同于其他的酒楼,开业肯定是不能马虎的。

    想到此,吩咐车夫直接回店里,回去后,她去了自己屋内,关好门,专心想开业计划。

    直到院子里响起琪儿的声音,夏曦才从沉思中脱离出来。

    放下笔,打开门。

    “娘!”

    琪儿欢快的身影冲过来。

    “今儿怎么放的这样早?”

    琪儿眼睛高兴的眯成一条缝,“沐休两日,连夫子说我们晚上也不必过去了,好好放松两天。”

    虎子也蹬蹬蹬的跑过来,“嫂子,我们今天回山庄吗?”

    这几日住在店里,他和琪儿都没有地方练习蹲马步,他还想着早日把马步蹲好了,跟着风澈学武呢。

    只要他认真的学武,嫂子就不会让他去学堂了,不去学堂,也就不用每天晚上去连夫子家了。

    虽然,连夫子现在待他好了一些,可他还是不愿意上学。

    “虎子想回去吗?”

    虎子连连点头,“想。”

    “那我们今天就回去。”

    虎子高兴的欢呼了一声。

    往尤氏和夏文住的屋子看了一眼,没有动静。应该是在宅院那边还没有回来。

    夏曦回屋,把桌子上的东西收拾好,又给尤金说了一声,带着琪儿和虎子回了山庄。

    风澈今日态度反常,管家心里忐忑,正想着是不是让风安再去接夏曦回来呢。

    下人跑来禀报,说三人都回来了,管家才松了一口气。

    回了山庄,天色还没黑,琪儿和虎子一溜烟跑回兰亭苑,拿着风筝就往山庄外跑。

    夏曦笑着摇头,去了清幽院。

    看到他来,风安和风忠对看了一眼,风安开口,“那个,我好像听到两位少爷要去放风筝,我去看看。”

    说着麻溜地往外走。

    风忠赶紧跟上,“我也去。”

    话落,两人已经消失在院门口。

    夏曦,……

    直觉有什么事!

    狐疑的推开门,看风澈如常的盯着棋盘看,笑着过去,坐在他对面,“来一盘?”

    风澈抬头,不说话,直勾勾的盯着她看。

    “怎么了?”

    夏曦笑问。

    风澈左手里的棋子倒在了右手里,开口,声音幽怨,“我,五大三粗,络腮胡子?”

    噗嗤!

    夏曦没忍住,笑出声。

    看到风澈黑下去的脸,又赶紧收了回去,忍住笑道,“那是我娘认为的。”

    “你为什么不解释?”

    风澈郁闷的不行,今日他照了无数次的镜子,觉得自己样貌还可以,能拿的出手啊,怎么夏曦就不替他解释呢?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我娘不见到你的人,就算我说什么,她也是不会相信的。”

    风澈更加郁闷了。

    夏曦忍住笑,把棋子重新摆好,还剩下几颗在风澈手里,抬下巴示意他摆好,笑着道,“放心,晴儿已经替你澄清了。”

    “晴儿?”

    “我二妹,你昏迷的时候她出了点事,有些想不开,我便带她来了山庄,见了你。”

    风澈下意识的摸自己的脸,微微有了一些肉,不再是瘦骨嶙峋的,咽了下口水,很是紧张的问,“没有吓到她吧?”

    “没有。”

    夏曦走了一步,用手示意风澈也走,风澈心不在焉,随便挪了一颗棋子。

    夏曦笑着摇头,索性不再走棋了,坐直了身体,笑看着他,“晴儿当时惊艳的不得了,说我能攀上你,是我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风澈嘴角有些上扬,“她真的这么说?”

    “当然不是。”

    风澈嘴角耷拉了下去。

    夏曦笑吟吟的,“是我说的。”

    风澈嘴角又扬了上去,顺着杆子往上爬,“你说的没错!”

    夏曦,……

    眉毛挑了挑。

    风澈低头,装作没看到,“下棋!”

    夏曦没有手下留情,杀了他一个片甲不留,连赢他两局,到了管家过来说吃饭的时辰到了,夏曦把最后一颗棋子落下,“将!”

    风澈脸色黑成了锅底。

    夏曦竟然还说风凉话,“风大少爷,您这棋艺不行啊,我这没有学过棋的,竟然连赢了三局。”

    风澈脸色成了黑炭。

    看着他迅速变黑的脸,夏曦乐不可支,起身,在他额头亲了一下,“走吧,去吃饭。”

    ……

    琪儿和虎子已经等在了饭厅,两人头上都还冒着汗,显然是玩疯了,看风澈和夏曦进来,虎子立刻站起来,“姐夫,我们什么时候跟你学武?”



    ------题外话------

    14点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