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农家丑妻 > 第179章 你咋不上天?(2更)


    张爷抱着一个匣子进来,正好听到这句话,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张大娘拿眼剜他:没个眼力见的,正说出到关键处呢,你进来做什么?

    张爷也知道自己进来的不是时候,亲娘用眼剜,也不敢说什么。

    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眼神不敢看自己亲娘,低着眉眼,“那个……我找夏曦有事。”

    “有什么事?”

    张大娘没好气的问。

    张爷紧抱匣子,没回答。

    张大娘更生气了,平时让他叫夏曦回家去吃饭,吩咐了他好几次,他也没有叫回去,说是夏曦忙。

    好,她等!

    可这都开业了,还不见他有什么动静,自己也是没法了,找了个借口过来试探,看看夏曦什么反应。

    要是夏曦也同意的话,她便立刻回去找媒婆,给两人定下来,趁着过年的把喜事热热闹闹的办了,没想到关键时刻,自己的儿子这么不给力。

    夏曦看他抱着匣子,便知张爷是来干什么的,站起来,给他拉了一个凳子,“张爷,坐!”

    亲娘脸色不好,张爷哪敢坐,“我不坐了,先去我那屋,等你和我娘说完话我再过来。”

    夏曦明白张大娘话里的意思,正不知如何回答她的话呢,又如何会让他走,笑着道,“坐下吧,你即使不过来,我也正好要找你要的。大娘又不是外人,没必要瞒着她。”

    看了自己亲娘一眼,见她脸色没有不好,张爷坐下,把匣子放在桌子上,然后推到夏曦面前,“除去一切的开销,剩余的全在里面了,共是十六万四千二百一十六两。”

    说完这些,又伸手入怀,拿出一张很大的纸,打开,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东西,“这是全部的花销,全在这上面。”

    张大娘倒抽气,“你们在说什么?”

    夏曦笑着解释,“当初我和俞义和离时,知府赔给了我二十万两银子,我怕存去钱庄,被人宣扬出去,招来祸事,便让张爷帮着保管。”

    “多、多少?”

    张大娘颤着声音问。

    “二十万两。”

    张大娘觉得自己心跳突然停了一下,合着这些时日以来,这些银子都放在她的家里?

    随即心里又一喜,夏曦把这么多的银子交给自己儿子保管,是不是说她也有那个意思。

    夏曦把纸张叠好,打开匣子,放了进去,然后盖上。

    然后把匣子推放在了一边,并没有去数里面的银票。

    张大娘看在眼里,心里又是一喜,挥手,赶苍蝇似的,“去、去、去,出去看着点去,我和夏曦再说会儿话。”

    没等张爷应声,夏曦赶紧笑着说道,“大娘,今日不是个说话的好日子,改天吧,改天我有空去您家里,咱们坐下来好好说。”

    “行。”

    张大娘盼的就是她这句话,笑呵呵的应了以后,拿出一个小盒子递给了夏曦,“你这店开业,大娘也没帮上什么忙,这个算是大娘给你的贺礼。”

    “谢谢大娘。”

    夏曦笑着接过,打开,里面竟然是一只金蟾,虽然个头小,但做工很精致,栩栩如生的,一看便知道价值不菲。

    “大娘,这也太贵重了!”

    夏曦惊呼,把盒子合上以后,推了回来,“我不能收。”

    张大娘把盒子又推了回去,“这是我早年间无意中得到的,一直压在箱子底下,今日正好你开业,大娘送给你,小是小了点,但是,是大娘的一片心意,你也别推辞了,赶快收下。”

    “收下吧。”张爷帮腔。

    自己娘把盒子拿出来的时候,他也惊讶了一下。

    这么多年,无论家中多么困难,自己娘都没有动过这个东西的念头,没想到今日给了夏曦了。

    夏曦推辞不过,只好收下。

    张大娘也不多待,站起来,“知道你们忙,我就不添乱了,先回去了。”

    “我送您。”

    夏曦扶着她出了快餐店,送上马车。

    张爷并没有亲自送回去,而是喊了宋明,把人送了回去。

    看马车走远,张爷正准备去巡看店里,夏曦喊住他,“你陪我去钱庄一趟。”

    这几日,卖的都是铜板,装了好几口袋,堆放在屋子里,夏曦一直没有空闲去换成银子。

    张爷点头,喊了自己手下过来搬钱袋子。

    夏曦回了屋,把匣子和盒子都仔细的放好。

    然后才转身出来,去找了尤金,询问了他铜板的数量以后,出了快餐店,去钱庄。

    钱庄距离快餐店不算远,一条街的距离,夏曦在前,张爷手下搬着口袋在后,张爷在最后,这一路走去,引的过路的人纷纷看过来。

    夏曦这些时日没少在钱庄换铜板,钱庄的伙计都认识她,看他们过来,热情的招呼着,“夏娘子,您这是……?”

    夏曦面带笑意,“今天过来存点钱。”

    伙计还愣了一下,眼光落在口袋上。

    大家都说,夏娘子根本不懂经营,她那快餐店又是送又是赠的,挣不了几个铜板,没想到这么几日就过来存钱了。

    伙计赶忙招呼,“您这边请。”

    请去了里面坐下,还给两人倒了上好的茶,而后去了窗口,“掌柜的,夏娘子今日来存钱了。”

    掌柜的和夏曦也熟,从柜台里出来,半开着玩笑,“夏娘子,您今天存多少?”

    “我也不知道有多少,全搬过来,麻烦掌柜的了。”

    “不麻烦,我们做的就是这个营生。”

    掌柜的又命人给他们上了两碟上好的点心,转身回了柜台内,让人把所有铜板数出来。

    铜板太多,前面个这几个人不够,掌柜的让伙计去后面喊了人过来,十多个人一起数,多半个时辰以后,才数清,“掌柜的,总共合计六百零六两八钱银子。”

    “这么少?”

    夏曦故意皱眉头,“这可是我们三天的收入!”

    掌柜的听清了,钱庄内的伙计也全都听清了。

    目光一致落在她的身上,看了又看,瞧了又瞧,看她不像是炫耀,是真的觉得少,恨不得上前去把他敲醒,三天六百多两银子,还嫌少,你怎么不上天呢?

    张爷面无表情的补充了一句,“这只是用不到的铜板,还有些碎银我们没有拿过来。”

    夏曦猛然敲了下自己的头,“我说呢,怎么会这么少?照这样下去,咱们还不得喝西北风?”

    掌柜的,……

    伙计们,……

    从钱庄出来,夏曦嘴角带着笑,几位酒楼掌柜的在背后议论的话她全都知道了,今日她就是想让那些人知道,她这快餐店不仅挣钱,还挣的不少!

    ……

    魏家村。

    夏曦不在,村长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打理作坊的事,魏钱盯着,父子两人忙的很,有时候连回家吃饭的工夫也没有。

    魏财媳妇没事就拿了把瓜子磕着去看,越看越生气,越看心里越不平,回家给魏财叨叨。

    “我说,你爹和你大哥这么拼了命的干,那个夏娘子是不是许了他们什么天大的好处?”

    人嘛,都是无利不起早,谁不是贪图点什么?干好自己手头活就行,管那么多干什么?

    魏财正心烦呢,捂着个被子在家睡觉。

    听她叨叨,气不打一处来,掀开被子冲她嚷,“都怨你,管不住这张破嘴,要不然你这个时候也能在作坊里挣钱。”

    一天二十文,一个月可就是二百文,他没白没夜的给人打个衣柜,也不过挣三十文钱。

    魏财媳妇把瓜子吐在地上,也来了气,“你怨我,我这破嘴不行,你行,你行你怎么去不了?”

    魏财本就生气,听她哪壶不开提哪壶,瞪圆了眼珠子,“别长脸啊,小心我削你。”

    嫁过来这么多年,魏财还没有敢这么对她说过话,魏财媳妇不愿意了,手里的瓜子一把扬在他的脸上,“你削我一个试试!”

    魏财是真急眼了,骨碌爬起来,大手朝着她就去了。

    “妹子,妹夫在家吗?”

    院子里突然有人喊。

    魏财的手堪堪在魏财媳妇脸边停住。

    魏财媳妇也听出来了,是自己三哥的声音。

    狠狠瞪了魏财一眼,迎出去,“在呢,三哥,你怎么有空过来了?”

    魏财也赶紧下了炕,趿拉上鞋往外走。

    “三哥,快屋里请。”

    魏财媳妇娘家姓李,有三个儿子分别是李大,李二,李三,魏财媳妇是老小。

    李家哥仨都跟着自己爹学了木匠手艺。

    就数李老三脑子灵活,人也会说,长期出去包揽木匠活,然后一家人合力做。

    李老三个头不高,一双眼睛很有精神,进了屋,看炕上堆着被子,问,“这是……?”

    魏财忙道,“我这几日有些不舒服,正在家里躺着呢。”

    李老三了然,也没客气,直接坐在凳子上,“我看,你这就是闲的,如果有事做,就不会不舒服了。”

    “三哥说的是,您这个时候过来,是不是又有活干了?”

    李老三摆手,“都快过年了,要打家具的早就打了,哪里还有活干?”

    “那您是……”

    “是这样,你们村里不是有作坊吗?我想着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我们倒腾点粉条去卖,也好挣个年货钱。”



    ------题外话------

    两点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