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农家丑妻 > 第131章 哄人(1更)


    宋明“哎哟”了一声,很大力的拍了下自己的额头,“大哥,我……错了!我……这就去干活!”

    几人被他逗笑。

    张爷嘴角动了一下,“行了,你们几个听夏曦吩咐,我去买青砖。”

    “好咧。”

    几人齐齐应声,看着张爷赶着马车远去,又笑嘻嘻的问夏曦,“夏娘子,我们需要做点什么?”

    “你们等一下,我让人给你们列个单子,你们帮我把盖房子需要的琐碎东西全部买来。”

    宋明拍胸脯,“这个包在我们身上。”

    夏曦过去找秦梁,低声给他说了几句。秦梁去了桌子旁,列了很长的一串单子,给了宋明。

    夏曦又给了他银票,并嘱咐他买了东西回来以后,让魏钱记下来。

    宋明应下,几人兵分两路,各自晃着身子去买东西。

    张爷和村长的动作很快,不到半下午便回来了,后面一溜跟着五辆马车,马车上整整齐齐的摆放着青砖,领头的还是给夏曦家里送过青砖的那人,一见面,便高兴的打招呼,“夏娘子,我们又见面了。”

    上次夏曦的客套话,说说不定还会大量买他的青砖,他并没放在心上。

    一个村子穷成那样,有谁会舍得买青砖盖房?没想到这才没隔多长时日,村长又去买了,还买这么多。

    “又见面了,您可要说话算话,给我再便宜一些。”

    “好说,就凭你们村长那个抠门的劲,我也不敢多要啊。”

    夏曦失笑,“你这样说我们村长,小心以后他不再带人去你那买青砖。”

    “哟,我把这茬给忘了,我错了,我得赶快给他道歉。”

    “道歉晚了。”

    村长走过来,假装不高兴,“我们只要这五车了,剩下的去别处买。”

    “别、别、别,老哥哥,我错了,我错了,您不抠,我抠。”

    众人一阵大笑。

    不用夏曦招呼,工人们自动的把青砖卸下来,搬去秦梁指定的位置放好。

    这些青砖,只是用来盖后面的院子,厨房,围墙,至于前面的快餐店,则是用木料来盖。一方面是季节的问题,不适宜动土建造。更主要的是秦梁要在这建一座绝无仅有的阁楼,要借势扬名!坐实他圈内老大的名号。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天色眼看就要黑下来,夏曦让众人停了工,“今天先干到这里吧,明日大家早点过来,我们先把围墙盖起来。”

    村长点好了人数,领着众人浩浩荡荡的回去了,柱子和兰儿也跟着走了,把马车留给了张爷。

    夏曦叫住了张爷,“还需要大量的松木,您帮着打听一下,看看哪里有卖的。”

    张爷应下,道,“我送你回去。”

    夏曦摆手,“不用,我还有事和他们商量,你不用管了。”

    张爷看了秦梁几人一眼,他从宋明嘴里知道几人是从京城来的,以为是夏文花了家钱请来的,想着夏曦会和他们一道回去,也没有坚持,赶着马车回家。

    夏曦和秦梁三人分别上了马车,一前一后朝山庄走。

    夏曦闭着眼睛,脑中都是做粉条的事,快餐店一时半会盖不好,只要买齐了材料,有秦梁三人盯着,便没有她什么事了,接下来的时日她都闲着,于其这样,还不如做一些粉条来卖,说不定还会大赚一笔。

    说干就干,回了山庄以后,夏曦直接回了兰亭院,拿着纸笔写写画画,一直到吃饭,都没有见到她的人影。

    风澈看着旁边空空的位置,面色发沉。

    管家察言观色,悄悄的退了出去,小跑着去了兰亭院,见翠竹几人在屋外候着,便知道夏曦在屋里,上前敲门,“夏娘子。”

    夏曦在脑中努力回想制作粉条的过程,边想边写,被管家的喊声打断,放下笔,过来开门,“管家,什么事?”

    管家端着笑脸,“该吃饭了。”

    “哦。”

    夏曦脑子还在想着做粉条的过程,并没有听明白管家话中的意思,应了一声,就要关门。

    管家急忙用手挡住,“夏娘子,少爷还等着您过去吃饭呢。”

    夏曦这才完全清醒过来,拒绝,“我还有事,今天就不过去陪他吃了。”

    说完,把门关上,又回到了桌边。

    管家,……

    屏着气,小心翼翼的回了饭厅。

    他一出去,风澈便知道了,眼角余光看到只有他一人回来,顿时觉得今日的饭菜异常的难吃,“啪!”把筷子扔在了桌子上,起身,出了饭厅。

    等夏曦把过程写完,抬头,看琪儿和虎子可怜巴巴的看着她,微顿了下,“你们怎么了?”

    “嫂子,我好饿。”

    夏曦赶忙唤翠竹上饭。

    翠竹低着头进来,小心翼翼的回话,“厨房那边传过话来,说今日晚上没饭了。”

    夏曦,……

    去了厨房,不知是不是得了风澈的吩咐,厨房里食材都没有了,就连个大白菜叶子都没给剩下。

    翻了半天,找到两个鸡蛋和一抔面。鸡蛋和面,做了三张鸡蛋饼,一人一张,吃下去。没粥,一人喝了一碗热水。

    虎子摁着自己的肚皮,可怜巴巴的,“嫂子,我没吃饱。”

    “明天早上起来嫂子给你做好吃的,晚上吃的太饱了,早上就吃不了多少了。”

    “哦。”

    虎子没精打采的应了一声。

    回了兰亭院,让琪儿和虎子上床睡觉,夏曦把灯吹灭,也去了外面躺好。

    一直等着她过去说好话的风澈,听到禀报,怒的掀翻了棋盘,“厨房所有人,明天都罚去山上砍柴!”

    风安和风忠,……

    管家,……

    默默的同情了厨房里的众人一把。

    夏曦一夜好眠,醒了以后神清气爽,穿好衣服去了厨房。

    往日里这个时辰热热闹闹的厨房,今日冷冷清清的,连个人影也没有,夏曦纳闷,喊了一个下人询问,“厨房里的人呢?”

    “去山上砍柴了。”

    夏曦,……

    无奈的叹口气,去找管家。

    管家提心吊胆了一夜,没睡好,眼圈都是黑的,精神也不济。

    看到夏曦就像看到了救命稻草,“夏娘子,你可来了,你再不来,我们都得要去山上砍柴了。”

    “食材在哪儿,您帮我找出来,另外您再给我找个烧火的过来。”

    管家有些犹豫,把厨房的食材藏起来是少爷的命令,没想到还是漏下了两个鸡蛋,所以厨房里的人都被罚去山上砍柴了。

    要是他把食材给了夏曦,少爷会不会直接把他扔山上去过活吧。

    “要不,您去问问少爷,我不敢作主。”

    “那就算了。”

    夏曦作势转身要走。

    管家急忙拦住他,急得额头上都冒出了汗珠,“我这就让人给你拿。”

    食材很快被拿了回来,应有尽有。

    让人熬了粥,夏曦又摊了几个鸡蛋饼,炒了两个青菜,都分成了两份,一份让人端去兰亭院给琪儿和虎子吃,一份自己亲自端着,来到清澜院。

    院子里静悄悄的,所有伺候的下人大气不敢出,就连洒扫的丫鬟洒水的时候都不敢发出一点儿动静。风安和风忠立于门外两旁,依旧是面无表情。

    夏曦直接端着盘子到了门口,示意风安把门打开。

    风安没动,风忠伸出手,把门打开,夏曦端着饭菜进去。

    风澈坐在椅子上,周身气息阴沉,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夏曦把饭菜放在他面前的桌子上,拿起碗,盛了一碗粥,放在他面前,而后又拿起一小角鸡蛋饼递到他面前,“我刚烙的,加了两个鸡蛋,特别香,你尝尝。”

    风澈没动。

    夏曦把饼举到他嘴边,声音放软,“我昨夜不是故意的,是在想事情,本打算想完以后就过来的,可你不让人给我们留饭,我心里生气,才没有过来。”

    风澈眼神冷冰冰的,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这么说来是我的错?”

    “我的错。”

    夏曦赶紧认错,态度良好,“是我不该耍小性子。你罚我不吃早饭,我接受。可你不能不吃,你不吃饭,心情不好,心情不好所有人都要跟着遭殃。你看,厨房里的人都被你罚到山上去砍柴了,连个烧火的人也没有,我一个人又做饭又熬粥的,忙活了一早上才做好了饭。念在我忙碌的份上,你吃点,很好吃的。”

    说着,把鸡蛋饼往他嘴边又递了递,“来,张嘴,我喂你。”

    风澈似乎是更生气了,吐出的字都是冰冷的,“我不是三岁小孩子。”

    夏曦被逗乐了,“你当然不是三岁小孩,你是风澈啊,是我心甘情愿想哄的男人。”

    她这句话落,风澈猛然盯住了她的眼睛,幽深的眸子中有什么在流淌。

    而后,慢慢的张开嘴。

    夏曦松了一口气,把饼放入他嘴中。

    一个很有耐心的慢慢喂,一个不紧不慢吃的优雅自得,一顿饭吃完,风澈虽然还是一句话没说,但脸色已经完全缓和了,周身冰冷的气息已然退了个干净。

    夏曦无言的吐出一口气,还有不到二十天,自己就自由了,再也不用在这小心翼翼的讨好某人了。

    ……

    难得有个挣钱的活计,做工的人们来的早,等夏曦和秦梁几人到了的时候,人们都干了一会活了。

    天气虽冷,大家头上却都冒着细汗,一个个脸上带着笑。

    今日开始动工,秦梁三人选好了时辰,吩咐人把所有该用的东西准备好,只等时辰一到,立刻开工。

    张爷过来,“我打听过了,邻县有个专门卖松木的市场,咱们一起去看看?”



    ------题外话------

    十点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