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女总裁的第一高手 > 第463章 钟琴离去
 江夏市位于华夏南边沿海地区,钟琴的老家便在这边。

当日苏醒过来之后,钟琴便离开了海城,回到老家看望父母亲人。

唐迁脚踏几条船的事情依然让她无法接受,虽然她清楚的记得当夜在云山之巅,自己被沈括和吴文涛两人挟持之后,唐迁孤身一人前来营救自己。

也知道自己陷入昏迷之后,唐迁为了能将自己救醒,历经万苦,甚至多次冒着生命危险去战斗。

她还知道,自己昏迷之后,唐迁直接向苏云曦、白苒以及姬千雪等人摊牌,一心一意只为了救醒自己忙碌。

唐迁对自己的感情,绝对不会有半点虚伪和作假。

可是,钟琴依然没办法完全释怀,没办法说服自己原谅唐迁的博爱。

她很想远离这个男人,就当这只是自己人生中的一个片段,一个刻骨铭心轰轰烈烈的爱情故事。

然而,离开了一个月,她努力不去给那个男人打电话,却依然没办法将这个男人从脑海中赶出去,反而越来越是想他,越来越意识到自己已经离不开他。

哪怕因为自己的倔强和坚持,可以不去看他,不去见他,但心里,却始终忘不掉他,这辈子,她再也不可能爱上别的男人了吧。

只是,令钟琴不甘,令她埋怨的是,这么长的时间过去,她没有主动联系唐迁,结果唐迁也没有来联系她,那个混蛋就像是已经将她彻底忘掉了一样。

“天下男儿皆薄幸,得不到的,才永远是他最惦记,最想要的,跟我走吧,只要三年,要么你彻底忘记他,要么,你会越来越想念他,三年的时间或许可以检验出你对他是否真的无法忘怀,也能够检验出他对你,是否真的爱着。”

已是深夜,钟琴家所在的楼顶天台上,钟琴站在那里,望着东方夜空。

她身边,一名身穿素衣的中年女子看着她,脸上带着慈祥,带着怜爱,一脸惆怅与感叹的说道。

这素衣女子看上去三十多四十不到,身材与一米六左右的钟琴相比都还要矮上一点,但她却容颜绝佳,超凡脱俗,有种不食人间烟火的独特气质。

对于这个十八天前出现在自己身边,就一直对自己极好,与自己聊天,劝说自己跟她离去的阿姨,或者大姐,钟琴心中有着一种强烈的好奇,但同时又对她很是信任。

钟琴见过唐迁与武者之间的战斗,她昏迷之后,唐迁为她所做的那些事情都是世俗世界所不知的事情,所以她早已知道这个世界并没有自己认知中这么简单,这是一个神奇的世界。

她这些天要被身边的素衣女子打动了。

或许,正如素衣女子所说,三年时间才能真正检验出唐迁对她的感情吧。

自己对唐迁的感情到底有多深,也需要更长的时间来检验吧。

而且,如果自己能成为更优秀的女人,成为唐迁一直得不到的女人,或许才能在唐迁心中一直保留着那个重要的位置吧。

钟琴眸中闪过一抹坚定之色。

她外柔内刚,性格坚韧,是个很有主见的女子,此刻做出了决定,便再也没有变更的道理,点头道:“好,我答应跟你走。”

素衣女子闻言面带微笑,这一切都在她的预料之中。

如今中武世界的各大宗门都是人才稀缺,那边的人已经慢慢的放下高傲,开始着手在世间行走,寻找优秀的苗子。

据说,有些强大的宗门和大人物,早已在多年前就开始来世俗界寻找好苗子带回去,她这次出山,本是抱着看看的心态,毕竟世俗界能修行之人并不多,优秀的苗子就更少了,却没想到让他遇上了钟琴这个好苗子。

在看到钟琴的第一眼,素衣女子就知道自己找到了一个好苗子。

因为钟琴身上的生命气机非常旺盛,刚开始的时候素衣女子还有些吃惊,世俗世界竟有如此生命气机旺盛之人,实在是难得,可后来通过观察,她才发现这女子竟是服用过灵丹妙药,而且还是通天丹这种级别的药物。

以通天丹治病,进而刺激出修炼天赋,这种事情在中武世界并不少见,但却只有那些超级大宗门与大世家才敢这么做,因为通天丹的确很昂贵,而且,想要知道一个人是否具备修行天赋,其他普通丹药也能做到,只不过效果更差。

可是钟琴,一个世俗界的女子,却因为昏迷不醒,被唐迁服用了三分之二颗通天丹,而且明显是被高人相助,她的身体对通天丹的药效吸收几乎达到了百分之百。

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些丹药效果在钟琴体内渐渐发酵,改变着钟琴的体质,让她成为了没有修炼,身体便能自然与外界灵气沟通的特殊能耐。

这样的体质,在修炼界被称之为先天体质。

可以说,素衣女子发现钟琴的那一刻开始,就甚是激动,觉得这次出山是捡到宝了。

她在钟琴身边呆了多日,甚至破戒在未收徒之前就传授钟琴宗门的呼吸修炼之法,开始指点钟琴感知天地灵气。

如今,钟琴总算答应与她一起离开,她心中的喜悦自然无法言语形容,不过,她本是修行之人,境界高深,倒不会因为太过兴奋而显得有多激动。

“我想最后见他一次。”

钟琴说道。

素衣女子微微皱眉:“见不见,又有什么关系呢,只会陡增烦恼罢了。”

“我……有些话想对他说。”

钟琴说道。

素衣女子叹息道:“他若是真的爱你,自然会千方百计前来找寻于你,听你所言,此子也是我辈武者,既然如此,他如果足够优秀,真正配得上你,那么他日一定会出现在我们的世界中,到时候你会见到他的。”

钟琴本是果决之人,决定的事情就一定要去做,可是现在,她却并没有继续坚持,而是退步道:“离开之前,总是要给他说一声的,我打个电话。”

素衣女子道:“也罢,若不让你与他说一声,你心中便有心结,不利修行。

打吧,打电话之后,我们便离去。”

钟琴拨通了唐迁的电话,却提示对方在关机中。

“或许,这也是天意吧。”

素衣女子说道。

泪水从眼眶中滑落而下,钟琴突然紧咬着嘴唇,编辑了一条信息发送出去:我走了,若有缘,定会再聚。

短信发送出去之后,她将手机关机,交给素衣女子道:“暂时不需要了。”

素衣女子闻言,将手机接过来,她五指修长白嫩,比之少女都要柔软光滑,轻轻捏着智能手机,五指缓缓并拢。

也没见她如何用力,那手机竟缓缓的在她手心中变形,最后竟被捏成了一小团,丢在了地上。

“走吧。”

素衣女子率先向楼下走去。

钟琴脚步坚定的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