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庶女撩夫日常 > 第570章:叫您祖宗都没问题
什么叫即刻动身?
连让他回去准备一下都不可?
白子墨的话,明显叫全贵公公神色噎了一下,然后扯着嘴角呵呵的赔笑脸,“侯爷说笑了,侯爷请便。”
这要是别人,没几个人敢这么给全贵公公吃瘪。
可白子墨,一贯是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
这点全贵公公倒是清楚的很。
可是,就在白子墨刚准备回府做准备的时候,突然又听见了马车来的动静儿。
这回来的,又是另外一辆马车。
瞧着,又是宫里的人?
白子墨不动声色的微微眯起了眸子,今日他这侯府倒是热闹。
来了一个又来一个?
显然全贵公公也注意到了。
并且全贵公公还认得那驾驶马车的人。
是他的徒子徒孙。
然后,后面来的马车在全贵公公的马车屁股上停了下来。
驾驶马车的是个小太监。
小太监动作灵敏的跳下马车,撒腿小跑到全贵公公和白子墨面前,低着头,可谓是点头哈腰的,“小的见过公公,见过侯爷!”
“哟,这不是小德子吗?你小子怎么跑这儿来了?”还是全贵公公率先开口。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小德子是来干什么的,其实全贵公公心里哪会没有琢磨。
这小德子是在太后娘娘宫里伺候的人。
跑来侯府,恐怕是太后娘娘的意思吧?
而白子墨,连眼神儿都没变一下,默然的看着这这两个太监打招呼!
小德子,也就是驾车来的那小太监,对全贵公公的态度,那叫一个恭谨,“回公公,小的是奉太后娘娘之命,来请卿公主入宫的…”
说着,小德子还悄悄的偷瞄了一眼白子墨。
说话那叫一个小心翼翼的,“侯爷,太后有旨,请卿公主入宫一叙,小的斗胆,还得请卿公主出府,随小的进宫一趟。”
满皇宫谁不知道,战北候不好说话!不仅不好说话,脾气还阴晴不定,喜怒无常的……
所以面对这样一尊瘟神一样的人物,相比起全贵公公的镇定,小德子那就要心虚多了,毕竟他没有全贵公公的底气足啊!
全贵公公,可是宫里的顶级太监!
那是他们这些小太监的祖宗!
所以不管是面对全贵公公,还是白子墨,小德子的态度,那都是一级谨慎紧绷的!
卿公主,不就是说裴卿卿吗?
听闻小德子的来意,白子墨几不可见的微微挑眉,太后来找卿卿?
准没好事。
不过,卿卿不在府中,找也没用。
“怕是要让太后失望了,本候夫人不在府中,夫人近些时日心情沉闷,出府游玩去了,就请公公自行回禀太后。”白子墨低沉的嗓音没有丝毫起伏道。
如果说听闻小德子的来意,正在全贵公公的意料之中。
那么听到白子墨的拒绝,倒叫全贵公公诧异了一下。
单从脸上,明显就能看出,他不信白子墨说的,裴卿卿不在侯府。
心想说,这白子墨,连太后的懿旨都敢违抗。
尤其是负责来接裴卿卿的小德子,听闻白子墨这么说,那脸色当即就皱了起来,秒变苦瓜脸,“这……侯爷……这让小的如何敢跟太后交代呀!还请侯爷饶小的一命,请卿公主随小的进宫吧……”
瞧着小德子哭唧唧的脸色,就差要哭出来了。
不对,应该说就差给白子墨跪下去了。
侯爷啊,啊不,祖宗啊!
叫您祖宗都没问题,您可别这样为难小的啊!
这太后要请卿公主入宫,请不到人,他可没法跟太后交代啊!
小德子这可怜兮兮的模样,还求白子墨饶他一命呢……
搞得好像白子墨要把他怎么着一样。
瞧着小德子这么一副哭唧唧的样子,白子墨原本淡漠的脸色就越发的冷沉了下来。
这小太监以为他在说假话?
小德子哪能知道白子墨的心声啊,看到白子墨冷脸,小德子都不敢正眼看他了……
可不就是以为白子墨是故意为难他的嘛!
小德子心虚的不敢看白子墨,只能朝全贵公公求救,“公公,您快帮帮小的,劝劝侯爷呀……这太后还在等着呢!”
耽搁久了,指不定太后要怎么发脾气呢!
小德子好歹也算是全贵公公的徒子徒孙,既然都求到了全贵公公这里,全贵公公也不好视而不见呀?
于是乎,全贵公公又开始在白子墨面前赔他的笑脸,“侯爷……您看,这太后召见,卿公主将将才认祖归宗不久,想必太后也是想找卿公主说说话,不若侯爷就行个方便,有陛下在,侯爷大可放心,宫里定不会有人敢为难卿公主的!”
说的那叫一个煞有其事的。
“是是是!侯爷大可放心!太后要见卿公主,没人胆敢为难卿公主的!”小德子一个劲儿的在那儿点头,附和着全贵公公的话。
就好像真是白子墨故意为难,不让裴卿卿进宫一样。
不仅如此,全贵公公还自以为聪明的认为,白子墨不想让裴卿卿进宫,是怕裴卿卿在宫里被人为难!
毕竟上次,裴卿卿进宫,就没少被人算计……
这茬子事,全贵公公倒还记得。
所以理所当然的认为,白子墨是怕宫里有人故技重施,对裴卿卿不利,所以才这这儿为难小德子,不让裴卿卿进宫!
这一大一小的俩太监在这一唱一和的,倒还挺像那么回事儿的。
这算什么?被两个太监冤枉了一把?
“本候夫人不在府中,两位公公不信本候?”白子墨冷峻着眉头,还是那般低沉的嗓音,深谙的眸光扫了一眼这俩太监。
他说了,卿卿不在府中,怎么着,还不信他?
就算是太后召见也没招,这小太监来的不是时候。
卿卿前脚走了,这小太监后脚来晚了一步。
现在他还不知道要上哪儿去找卿卿。
至少这一时半会儿的,找不着。
竹颜那个人,不好找。
所以只能让太后失望了。
“这……”小德子真要急的哭了!与全贵公公对视一眼,倒是全贵公公,到底是要沉稳的多,瞧着白子墨冷峻的脸色,倒不像是有假……
这,莫非裴卿卿真不在府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