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仙凡同修 > 第八十八章 老朋友
    柳空涯在这方面却比白玉凰老到得多:“师傅姐姐,我知道您不想惹麻烦上门,但是您越不想惹麻烦上门,麻烦就越容易找上门来,对付这些蛮人咱们得有所准备,得让他们知道咱们不是吃素的!”

    说话间,柳空涯已经挥了挥手中的长柄砍刀,虽然与空霜冻星剑相比,这把大砍刀的威力根本不值一提,但是进入南荒以后,这把雪亮的大砍刀却发挥了意想不到的效果,不管是蛮人还是夏人,一看到拿着大砍刀的柳空涯就会先生畏意,交涉起来也是事半功倍。

    白玉凰觉得柳空涯这样的小把戏在真正的大高手面前绝对根本不值一提,反而会引来许多意料之外的大麻烦,但是她也不愿意败了柳空涯的兴致:“小涯,咱们主要的心思还得放在云居山上,这几天我发现了不少颇有实力的人物,咱们师徒还得小心再小心。”

    能被白玉凰称为“颇有实力”,那至少也是个筑基期,因此白秋霜吃了一惊:“姑姑,这些人是冲着咱们来吗?”

    白玉凰摇了摇头说道:“暂时不知道,但是正常情况即使有几个有实力的人物也不会有这么多,但愿他们不是去云居山!”

    只是一说到云居山,白玉凰自己都没有多大信心,虽然南荒之中与她实力相当的存在并不多,但是越是深入南荒,白玉凰越发感觉得到这方天地对她这种有着大燕箓职的宗门修士的无形压制,所以越发不愿意轻易跟人动手。

    而白秋霜的想法却同柳空涯差不多:“姑姑,柳师弟这把砍刀吓不走的亡命之徒,就要靠您这把上元玄真了剑,现在不出手以后恐怕就要麻烦上门了!”

    白玉凰没想到白秋霜会说出这么一句话:“真要动用上元玄真剑吗?”

    柳空涯正想说话,就听到前面一片喧哗之声,好多人正骂骂咧咧地往回走,接着锦娘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哥哥,前面的大路被人堵住,谁都不许过去,我听他们说如果绕路的话至少要多走上百里路,而且有人说其余几个路口也被堵住了!”

    虽然白玉凰不准备轻易动用手上的上元玄真剑,但是一听到这话就觉得不动手不行:“既然有些人想要自寻死路,那就成全他们,小涯,去看看这些人到底是什么来历。”

    柳空涯也觉得这件事情非常有趣:“弟子先过去瞅一眼!”

    只是不到一刻钟柳空涯已经回来了:“师傅姐姐,弟子与锦娘遇到老朋友了!”

    白玉凰知道柳空涯的仇家不多:“什么老熟人?难道是林泉观的贼子?”

    柳空涯点了点:“对,雁筠姐姐应当跟师傅姐姐说过郑千山这贼子,今天在前面堵路的就是那个郑千山,不过我看过了,郑千山身边大多是些生面孔,他带到天虹山的老人不多,估计前次损失很大。”

    白玉凰当然知道郑千山的名号:“我知道郑千山,严格来说他不算是林泉观弟子,只能算是林泉观运用的外围棋子,但他好歹也是个半步金丹,林泉观怎么会让他出一堵路,这件事不简单!”

    郑千山这个级别的修士,在玄天剑宗都算是重要人物,只差一步就能挤进核心权力圈,但是现在却被派出来带队堵路,几乎跟杂役无异,只能说明郑千山后面还有真正的大人物。

    何况玄天剑宗与林泉观之间虽然算是老对头了,但是双方虽然斗得你死我活却始终没撕破脸,因此白玉凰觉得收拾郑千山也需要合理的借口才行,绝对不能师出无名。

    而白秋霜赶紧说道:“现在最重要的弄清楚林泉观到底想干什么,是不是也为了云居山而来!”

    白玉凰觉得白秋霜说得没错,如果林泉观也是为云居山的上古秘境而来,那么一定要趁林泉观还没反应过来之前抢先动手:“我带锦娘去探探路,既然是老朋友,小涯就暂时不要露面了。”

    现在的郑千山可是怨气冲天,他总觉得自己这么一个半步金丹的修士怎么能抛头露面做这些炼气修士都不屑去作的杂活,却不知道百步之外有一位金丹修士正盯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他朝着身边的几个死党亲信埋怨道:“林泉观这边作事也太不地道了,等老子突破了金丹肯定叫林泉观好看!”

    他并不清楚,他说的每一句话都落入了白玉凰与锦娘的耳朵里,但是白玉凰听到他的埋怨之后反而有了更多的问题,郑千山这样的假丹修士在玄天剑宗都相当金贵,林泉观派他出来放哨堵路绝对是暴殄天物,毕竟玄天剑宗好歹有三位元婴修士,而林泉观却只有一位。

    人手浪费到这等地步,林泉观到底是想干什么,是不是也看上了云居山的那处上古秘境?或者这件事与林泉观无关?

    而郑千山身边的这几个死党也有着同感:“是啊,林泉观这事办得不地道,怎么能这么办,太不把郑老大当一回事了。”

    “是啊,林泉观自己也有元婴修士,何必为讨好元婴修士牺牲自己人。”

    “如果这次是林泉观自己有安排也就罢了,林泉观何必为了一群外人作践自家老兄弟!”

    “别的事情我都能忍得住,但是郑师兄这次在天虹山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林泉观这些大老爷们连个养伤的机会都不给,我都觉得心寒。”

    郑千山觉得他们说得都挺好。

    前次天虹山之役林泉观虽然没有亲自下场,但是损失依然大得惊人,就连郑千山自己也身负重伤,虽然已经调养了几个月,但是十成伤势中最多只恢复了六七成,现在林泉观却完全不体谅郑千山的难处,不但把他派到南荒来而且还把他给外人当杂役来使唤。

    郑千山的怨气也有一大半是因为这一点,但是别人都替他打抱不平,他反而不得不维护起林泉观来:“实际百狼坡的事情确实是我办砸了,观里有些不满意是难免的,毕竟死伤了这么多兄弟甚至还包括一位金丹师伯,而且现在又不是林泉观的师伯师叔在折腾咱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