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仙凡同修 > 第二百七十九章 幕后黑手
    广陵道君与李汉严都知道不更魔君与伐天真君心底的小心思,这两位虽然也是元婴真君,但却是有伤在身属于最弱的那种元婴真君,甚至到了随便一个新晋的元婴初期或是顶尖的金丹修士都能轻松收拾他们的地步,自然害怕找到这条灵石矿脉以后被黑吃黑当场就被干掉,所以才要找强力外援力保万无一失。

    本来对付玄天剑宗本来就是外援越来越好,只是人越多分灵石的人也越多,广陵道君觉得自己是元神道君能撑得住局面所以才开出了自己的条件:“两位道友都可以请一两位朋友过来帮忙,但最多也只能是一两位!”

    他觉得不会出现什么意外,谁叫他是全场唯一的元神道君,再加上几位元婴期的弟子,不管发现一条怎么样的灵石矿脉都能镇得住场面吃下最大的那一块。

    这条魏香丘都非常重视的灵石矿脉他广陵道君要定了。

    柳空涯现在来雁回峰是顶级的贵宾待遇,虽然大家都知道他刚刚晋阶金丹而且走的不是寻常路,但是上至金丹真人下至炼气弟子都把吃软饭的柳空涯当作一位准元婴修士来看待,见面能有多客气就有多客气,都希望他能在魏香后面前多美言几句。

    但是这与柳空涯在魏香丘洞府与御虚凌云舰受到的招待规格又有很大差别,他可以说是诸位师姐最欢迎的人,如果一个人来魏香丘洞府没有上官雪君她们一同陪着,经常是没走几步路就被某位师姐拖进小房间好好演练了一番双修道法,有些时候甚至是几位师姐一起欢迎柳空涯,出门之后没走几步路又要跟几位师姐好好秉烛夜谈。

    只是今天雁回峰的师姐们知道柳空涯肯定过来有重要的事情谈,所以让美妇人师姐莫桑出来接待柳空涯:“柳师弟,今天是来找香丘姐吗?”

    柳空涯当即说道:“这件事不必惊动香丘姐,师姐,咱们找个地方好好谈吧?”

    莫桑师姐当即搂住了柳空涯的手走在了一起:“行,咱们到御虚凌云舰上好好谈一谈,谈完了有好几位师姐会一起过来帮我,对了,到底是什么事情?”

    柳空涯当即说起了李飞玉的事情:“师姐对雁回峰有位李飞玉师兄有没有印象?”

    莫桑师姐一直是魏香丘的心腹,虽然魏香丘很少过问峰里的琐碎事务,但是她作为魏香丘身边的体已人却一定要对峰里的情形了如指掌:“是有这么一个人,是不是他得罪了柳师弟或是故意去骚扰白秋霜师妹了?”

    柳空涯没想到莫师姐对这位李师兄调查得这么清楚,摇了摇头说道:“我跟白师姐虽然都认识这位李师兄,但是我刚才问过白师姐,她快有一年时间没见过这位李师兄了,我这边也差不多,前几天有位师兄告诉我,前段时间他跟李师兄见了一面,李师兄现在已经是筑基中期的修为,可我记得两年前李师兄才是炼气第十层,当时我跟白师姐刚见面,对这事印象很深!”

    莫桑原本以为柳空涯询问李飞玉的事情是为了争风吃醋,但是柳空涯这么一说她就知道这件事不简单,两年之内从炼气第十层一路突破到筑基中期,这晋阶速度都快赶上柳空涯与白秋霜了,而且柳空涯的晋升有多幸运别人或许不知道,但是她作为柳空涯的枕边人还能不清楚,天虹山的四位真君为了把柳空涯晋阶可是把身子都赔上了。

    至于白秋霜也是一样,除了白玉凰与柳空涯的全力支持之外,那枚焚野百劫钉可是干掉了好几位元婴修士才让白秋霜能晋升金丹,而她们这些雁回峰弟子的晋升速度虽然同样是奇遇不断修炼资源应有尽有,但似乎还赶不上这位李飞玉。

    莫桑觉得这简直不可思议,毕竟自从魏香丘与柳空涯一起鬼混之后可以说是奇遇连连,她们自然是同样跟着沾光,到手的修炼资源比许多金丹修士都要强得多甚至快赶上某些元婴散修了,在这种情况下修炼速度居然还不赶上这位李飞玉。

    因此莫桑一下子就兴奋起来:“我也想起来了,以前经常见到这位李飞玉师弟,他实际是刘师兄的弟子,在三代弟子中还算争气,但是正常情况甚至还来不及考虑筑基丹的情况,不可能这么快就一步登天!”

    她马上补充道:“最近这一两年真没怎么见到这位李师弟,没想到他不声不响就已经是筑基中期了!”

    说到这,她当即问道:“柳师弟,这位李师弟是不是跟外面人有所来往才得以这么快晋阶。”

    柳空涯点了点头说道:“告诉我这件事的师兄也觉得这事有些问题,他当时告诉我李师兄跟南城赵家的一些余孽混在一起,当时我觉得这事跟魔蝗教或许有关系,但是现在追查下来却是虽然有这么一回事,却是他出面收编了这批人马,所图绝对不小……”

    但是莫桑很清楚这件事:“虽然他没有跟魔蝗教勾结在一起,但幕后肯定还有黑手……莫不成……”

    柳空涯觉得莫桑或许是发现了什么真相:“师姐,莫不成是什么?”

    莫桑这位美妇人却是紧紧抓住了柳空涯的手不肯放心:“柳师弟,这件交给我来处理,你不要在这件事上分心,有空就多来师姐这边转转,香丘道君虽然闭关了,但是师姐这边一直盼着你多过来,最好能来雁来峰一整天,到时候师姐可以找好多师姐跟柳师弟一起玩!”

    她差不多是雁回峰诸位师姐中最后一个跟柳空涯成其美事的,而且还是在魏香丘的压力下才跟柳空涯双修,但是真跟柳空涯成其美事之后却是食髓知味恨不得朝朝暮暮都能同柳空涯在一起,但是现在柳空涯不但有白玉凰管着,而且还有庄梦蝶、上官雪君与水轻盈都在身边,来雁回峰的机会自然很少,莫桑自然是希望能与柳空涯能有更多贪欢的机会。

    柳空涯自然答应下来:“那这件事就交给师姐了,回头我们好好玩上一两天,师姐觉得幕后黑手是哪边?”

    莫桑给出了一个意料之外的答案:“看来是咱们魏道君重返巅峰的消息让朝廷对咱们玄天剑宗有想法了!只是这些人千算万算怎么也没算到道君姐姐已经晋阶元神而且还得到了柳师弟的青玉剑。”

    大燕仙朝?

    虽然柳空涯无数听说过个词,但是对于大燕仙朝还没有真正正确的认识:“为什么会是大燕仙朝?师姐您跟我好好说一说这其中缘由!”

    莫桑当即就跟柳空涯说起了这其中的缘由:“因为李飞玉的晋阶速度太惊人,如果他两年时间从炼气第十层突破到筑基初期,那肯定是跟我与师弟一样,不知道从什么方面得到海量的修炼资源或者是得到一位元婴真君或是元神道君,但是他在这么快就晋阶筑基中期,那只能是朝廷的手段。”

    柳空涯还没往这方面考虑想:“朝廷居然有办法让一个修士这么突飞猛进?”

    莫桑当即以极其亲昵的语气说道:“朝廷若是没有一点手段,那怎么能叫大燕仙朝?咱们玄天剑宗每年收取仙贡中最大的一块是上贡给朝廷,我就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吧,柳师弟你入门两年多时间晋阶金丹已经可以用奇迹来形容,但是朝廷可以让一个凡人俗子一步登天,直接晋阶金丹甚至元婴,当然这种例子不常见,但确实存在而且算起来不算太少!”

    柳空涯对于大燕仙朝并没有一个真正正确的认识:“传说中的仙官真有这么一回事?难怪林泉观一直掂记我们陈娘娘的一枚道印!”

    他知道白秋霜晋阶金丹以后就由掌教真君沈益授了道职,实力至少增长了一成半,而除授道职的关键所在就是沈益手上那枚道印,据说整个玄天剑宗甚至整个涂州境内的修士想要除授道职都必须到玄天宫来用沈益这枚道印来除授职箓。

    而他晋阶金丹之后本来也应当除授道职来提升实力,但是庄梦蝶与江雁筠她们都说柳空涯是天虹山的少执掌,而天虹山有着自己的一枚道印,虽然这枚道印是前朝所授但却是自成体系,所以庄梦蝶她们认为柳空涯作为天虹山的少执掌必须由天虹山来除授道职。

    由于道印还在天虹山,而且柳空涯虽然是新晋金丹,但论实力已经远远超过了一般的金丹中期甚至胜过一些较弱的金丹后期,除授道职带来的提升相对有限,而且有白玉凰与上官雪君贴身保护,所以柳空涯的授职之事暂时先搁置下来。

    但过去玄天剑宗对于陈娘娘手上这枚道印表示极其不满,即使双方达成战略同盟之后仍然在这个问题跟天虹山争执,直到陈娘娘晋阶元神而魏香丘重返巅峰全力支持天虹山之后玄天剑宗这边的抱怨才暂时告一段落。

    但即使如此,沈益这位掌教真君对于柳空涯除授职箓的事情仍然是“下不为例”,而现在柳空涯终于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朝廷居然有这般一步登天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