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鬼王大人别烦我 > 第503章 小家伙倒学会听人墙角了?
“你想凭此困住本尊?”魔子皱了皱眉,浑身黑色的圣魔气迸发出来,仔细一看,却是在侵蚀林骄阳的彩色牢笼。
“自然是困不住,不过十个呼吸够了。”
林骄阳勾了勾唇角,随后却闭上了眼睛,嘴唇似乎在默念着一些什么。
魔子却是不明所以,但眼下最好是赶紧挣脱出去,随后魔气越发猛烈的侵蚀着牢笼。
快了,魔子眸子眯起。
然而就在即将成功之时,林骄阳却突然睁开了双眸,掌心结了一个古怪的法印,随后身子一跃,小手直接穿透了层层魔气,摁在了魔子的眉心。
魔子双目睁大,只觉得一股无法抗拒的力量猛地袭来,脑袋里突然就像是被无数的锁链锁住,禁锢住,自己稍有反抗之意,一股强烈的刺痛便传来了,完全无法运功。
“你做了什么?”魔子意识到不对,瞪着林骄阳问道。
“下了个禁制罢了。”林骄阳勾勾唇角。
这个禁制还是熠冥教她的,看来果然不是那么简单,连魔子这个境界的人都能控制住,不愧是她家熠冥拿出来的东西。
林骄阳莫名的有些骄傲。
“禁制?”魔子脸色一变,感受着脑海里的层层锁链,一股力量直冲头顶,想要挣脱开来。
林骄阳抱着手,淡淡看着魔子做无用功。
就他也想挣脱熠冥教的禁制,开什么玩笑?
果不其然,魔子刚一触碰到那些锁链,突然一股难以言喻的痛苦传来,所有力量完全使不出来,整个人就像是被一根一根剔除了骨头一般。
“啊…”
绕是经历过魔帝骸骨融合之痛的魔子,也不禁发出一声闷哼。
“死心吧,我现在完全洞悉你的想法,你只要稍有反抗,我意念一动你就会感到无尽的痛苦,浑身的力量被完全锁住。”
林骄阳抱着手臂冷哼一声。
这个法子平时倒是没什么用,毕竟她很少有抓人的举动,要么都是直接杀了,如今用在魔子身上则刚好。
既可以不用伤害那张脸,还能将之控制住。
“小瞧你了。”魔子抖了抖眼角。
“那当然。”林骄阳露出洁白的牙齿,有些得意的扬眉。
随后从空间弄出一根长长的绳索,无崖子说这叫捆妖锁,不知道捆魔可不可以?
那根绳索像是有生命般,经过林骄阳的催动,直接缠绕上了魔子的双手,他浑身力量使不出来,只能这么狼狈的被捆住。
“走吧,随我回昆仑派。”抓住了魔子,林骄阳那叫一个神清气爽。
魔子握紧了拳头,死死咬住牙齿,却是毫无办法。
算他倒霉,好不容易转世了,结果实力还没恢复,还没等到大杀十方,称霸九州的那一天,就遇上了林骄阳这尊瘟神。
融合魔帝骸骨,被她破坏了,来中州遇上了天阴之体,只要夺得初血就能恢复实力,结果还是被她破坏了。
可谁让他禁不住诱惑,听冷枫的把熠冥那缕残魂给吞了呢?
林骄阳不针对他针对谁?
林骄阳以捆妖锁捆住魔子的双手,一手拉住另一头,挥手打开了结界,至于地上的魔族老头,林骄阳也没有打算放过他,挥手再度打出结印,便将之送去了极乐世界。
那可是仙圣强者!
两招,就陨落在了林骄阳手里。
就这一巴掌一个小朋友的实力,九州大陆恐怕再难有人与她对抗了。
就连魔子都是嘴角抽搐,太强了。
围观的众人更是一阵牙酸。
抓住了魔子,林骄阳对于周家父女俩,也不知道说啥好,虽然与魔族勾结,但也确实没做啥伤天害理之事。
而且周媚作为人魔结合生下的孩子,其身世确实让人唏嘘,毕竟她身体留着一半的魔族血脉,且她根本无法控制。
林骄阳皱着眉,还是一股强烈的灵力直接冲破了周媚的眉心,也给周媚下了个禁制。
“下了禁制,她便只能如同普通人那样生活,剩下的,你怎么做我便管不着,而中州的人打算怎么做,我也管不着。”林骄阳冷冷看着周家父女俩。
自己种下的因,便自己吃了这苦果。
周家的未来,是苟延残喘,还是被蚕食干净,不是她能管的。
“林姑娘,你现在打算去哪里?”殷九离神色一动。
“他是魔帝转世,我准备带他去昆仑,看师门怎么处理。”林骄阳淡淡道。
魔帝转世!
她竟然将魔帝转世给绑了!
众人再次深吸一口气,差点被林骄阳吓死。
魔帝转世被抓了,岂不是魔族就这样无声无息的败了?
“我抓了他,魔族不会善罢甘休的,不要放松警惕。”林骄阳看众人的神色,皱了皱眉。
“是,林姑娘。”众人急忙低头。
“剩下的你们自己处理,我走了。”林骄阳看了看殷九离几人,提着魔子便消失在天际…
而童童几人也乖乖进了空间里。
林骄阳拽着魔子,反而回了之前那家客栈里,她的速度自然比殷九离他们快得多。
她回到客栈之时,戚南的事还未传过来。
“不是去昆仑么?怎么来客栈了?”魔子看着林骄阳,轻佻一笑。
“休息。”林骄阳看他一眼,冷冷道。
掌柜的见林骄阳出去一晚上,便绑了个美男子回来,也不敢多问一句,急急忙忙让人准备了热茶送去。
“你我孤男寡女,这是要共处一室?”魔子慵懒靠在椅子上面。
“闭上你的嘴。”林骄阳瞪他一眼,然后自行打坐调息。
方才对战之时,还是有一丝圣魔气进入了她的身体,她必须将之逼出来。
见她进入了修炼状态,魔子眯了眯眼睛,试着解开禁制,却多番尝试无果,白白受了多次折磨。
最后不得不放弃。
“算你狠。”魔子咬了咬牙。
林骄阳调息完后,已经是深夜,睁开眸子便看到对面椅子上的魔子向她点了点下巴:“你听。”
听,听什么?
林骄阳皱了皱眉,刚欲说话,隔壁一声娇.喘的声音便落入林骄阳耳朵里…
这是…
这靡靡之音,林骄阳尴尬的捂住了耳朵,咳,动静太大了,客栈隔音太差。
“怎么,害羞?要不然我也可以与你试试。”魔子似笑非笑的看着林骄阳。
“滚。”林骄阳指尖一缕灵力打向魔子。
“你可以看看,先学习一下。”魔子侧身闪开,再度说道。
“看个屁。”林骄阳懒得搭理这个混蛋。
不过,嗯…要不看看呢?观摩一下似乎也无伤大雅…
林骄阳摸了摸下巴,眨巴着眼睛,微微贴近了墙边,指尖一缕灵力浮动,打算把墙打个洞。
认真得连凝魂珠滚烫都没发觉,连魔子突然之间没有声音了也没发觉。
空间里小伙伴们都捂住了眼睛,主人怎么会有这个癖好?
这时林骄阳已经将墙打了个小孔,一只眼睛微微凑近…
突然,眸子被一双手蒙住,一道含着些许怒意的声音回荡在林骄阳耳边:“我不在身边,小家伙倒学会听人墙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