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回到宋朝当暴君 > 第2261章 1397.排兵布阵
 又两日。

    蔡州境内气氛已是愈发凝重,好似有某种气息在空中浓郁得挥散不开。

    双方不断有军团、军队向着这边汇聚。

    便是寻常百姓也看得出来宋元之间这是要进行一场惊天动地的大决战。

    哪怕是汝阳城内的百姓,也有许多逃难去了。

大宋禁军很强,但枪炮不长眼,总之还是跑远点更安全。

    在赵大等人的翘首以盼中,柳弘屹和黄华终是领着镇国军区和兴国军区的将士赶到。

    如此,大宋六大军区的将士算是在这里齐聚了。

    这绝对是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

    虽然之前六大军区都有折损,但经过这段时间又都有补充。

除去建康军区外,其余军区建制都还完善。

    汝阳城内自是没法驻扎这么多的将士,军寨以汝阳城为重点布置开去,不知道遍布多大的范围。

    总之有人站在汝阳城头上,可以看到外面层层叠叠的草绿色帐篷就像是蘑菇似的,成片成片在荒野之中。

    这少说也得有三十万大军!    而在汝阳城以北,遂平、上蔡两县也是相同的情况。

    黑虎哈尔巴拉率领着他麾下将士也跟在镇国军区、兴国军区后面到蔡州,然后赶到上蔡县。

    真金和力拓还在他之前就到了上蔡。

    这中间有个过程不得不提。

    因为在西平县被飞龙军折腾得极惨,力拓和孛尔之两人本就带着满心怒火,在上蔡县内见到乌尔刚和乌克迸时,好悬忍着没有说出责备两人的话来。

没想,乌克迸倒是先取笑两人打仗不利了,这自是直接将孛尔之和力拓给点燃了。

    他们本来就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

    要不是乌尔刚和乌克迸两人戒备不利,飞龙军有机会悄无声息地潜到西平县去?

    而飞龙军只要没到西平县,又怎会让他们察合台汗国和钦察汗国的勇士们吃那么大的亏?

    力拓和孛尔之的荣誉本来就几乎在和飞龙军的交锋中被碾在地上踩踏了,怒不可遏,最终愣是和乌克迸、乌尔刚动起手来。

    旁边的将领瞧着元帅们打架,却是谁也不敢上来拉架,只能在旁边喊。

    或者是脸红脖子粗地对骂。

    他们知道,真要连他们都打起来,那事情估计就闹大了。

到时候在战场上,说不准就会被盟友给背后捅上一刀。

    最后是真金和乃颜、柴立人三人好不容易才拉开、劝开的。

    打架的没啥事,拉架的三个倒是吃了些苦头。

乃颜和柴立人的眼圈都青紫了,真金则是满脸怒色,喘着粗气。

    虽说力拓、乌尔刚等人盛怒之下也没敢将他怎么样,但刚刚扭动中却是踩了他不少脚。

    作为堂堂的元皇,真金可以说几乎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

    但力拓等人并非是他的臣下,他也不好责备什么。

    气呼呼的坐回到椅子上,道:“与其是争执过往是谁的失误,四位元帅倒不妨先商量商量怎么对付宋军吧!”

    他脸色阴沉。

    其实别的时间还好,眼下正是和宋军要决战的关头,发生这档子闹剧,着实让他很是生气。

    因为在此刻,连他真金都不敢有半点的掉以轻心,满心凝重。

而这四个汗国将领,竟然还有心思打斗。

    力拓四人都气呼呼坐回到椅子上。

    这天当然是没能商量出什么结果的。

    直到哈尔巴拉率着他麾下十数万大军到这上蔡,情况也有些改变。

    元军再度占据主导地位,真金的皇上威严也好似在哈尔巴拉出现在面前后更加大了几分。

    现在他在力拓、乌克迸等人面前有着足够的底气。

    虽然说真金召集将领们议事的时候也会让人请力拓等人,但这些汗国的将领已然并没有什么发言权。

    在哈尔巴拉、柴立人等人眼里,他们不过是来帮忙的而已。

当然得听主人的安排。

    这是出自于大国的自信。

    哪怕如今的大元岌岌可危,他们这种自信也都仍然深深根种在骨子里,不曾散去。

    出自共同血脉的四个汗国名义上可是称臣的,他们就算军队再多,那也该听从大元皇帝的命令。

    双方都开始紧锣密鼓地布置。

    从这中心战场辐散出去,越来越远,大宋和元朝境内都是有运粮队伍在往前线靠近。

    虽然这场决战不见得会旷日持久,但他们显然都要做好万全的准备。

因为这场仗关乎着两国国运。

    赵洞庭之前“押送”的那批粮草也被送到汝阳城来,将士、供奉配备和其他运粮军似乎没有什么区别。

但文天祥受过赵洞庭的命令,亲自检查了这批货物。

然后有心人便发现,军机令好似突然便得轻松了不少,连背都直了些。

    除去极少数人,没有人知道这批军用物资为何会特别被军机令在意。

    汝阳城内外的大宋禁军以及守备军将士们一如往常。

    各军足足数十万将军,自是铺得极开。

这种场面的战争,绝对是极为震撼的,没开战之前就是这样。

    区区的蔡州,却汇聚着近百万的将士。

这比之前蔡州境内的百姓都还要多不少。

    这么多将士要进行交锋,当然并不会直接找个空旷荒野就开战。

这其间,有着太多可以操作的地方。

    双方都是尽全力地为赢得这场战争而布置着兵力。

    一支又一支的粮队从襄阳方向赶到汝阳,汝阳城内的粮库以及另外几个仓库都堆得满满的了。

    只也不知道,战争什么时候会打响。

    军中有这样的声音说,要是能够在年前就把仗打完便好了。

如此,兴许还能回去和家人团聚过新年。

    这其实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眼下距离着年关仅仅剩下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可能决战都没法这么快就结束。

    但这代表着大宋将士们对这场决战的期待,以及他们获胜的信心。

    汝阳城沿线,可谓是一日一个变化。

    上蔡、遂平县沿线亦是如此。

    双方都是颇有针对性地布置着兵力。

    如此过去数日,气氛已经是愈发的凝重起来,好似战斗随时都可能打响,只是双方都在压抑着蓄势。

    在这种情况下,赵洞庭也终于带着徐鹤和吴阿淼两人回到了汝阳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