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剑起风云 > 第一千四百六十四章 赠有缘人
 雷海散,晴空万里。

佛光自佛子的身上散向了四面八方,金色的光芒仿佛笼罩了天地。

“老朽看不透佛子的修为境界了,为何?”

“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

大道因果,皆有一线生机。”

“天道为什么不降下审判了?

难道天道认同了佛子的那句话吗?”

恍惚间,佛子的那句话在世人的耳畔开始回荡了起来。

“我为佛,号如来。”

既世上无佛,那么佛子愿为佛,济世度人。

世人皆是佛,世人皆是如来。

佛子的悟得大道,心境臻至一个难以想象的境界,自然可成佛。

而且,天道加冕,认可了佛子的身份。

“老夫这一世居然可以亲眼看到真佛,死而无憾了。”

“天道加冕,佛光普照。

世间确实没有佛子了,而是……佛。”

“祈佛百年,又跪于佛像前三百年。

佛子祈的不是虚妄的佛,而是他自己。”

祈佛的真谛,便是祈求自身。

佛子悟了,便成佛了。

世人如今得知却没有办法复制了,因为舍弃肉身,以灵魂证道,百万年以来只有佛子一人能够做到。

将脆弱的灵魂寄居在玉石之中,面对天道没有半点儿畏惧,普天之下,估计只有佛子敢如此了。

“我佛如来。”

雷瑶佛宗,一位高僧老泪纵横,修行上万载,终是得见真佛降世了。

“世间可有佛?”

以前世人询问佛门弟子,弟子皆是用佛经上面的注释来回答,未解真意。

如今,佛门弟子可以毫不犹豫的回答一句:“有!”

“他是天眷之子,佛门当兴。”

自佛子入了雷瑶佛宗的那一刻起,老佛主便认定了这件事。

眼下看来,佛门已经大兴了。

“参见佛祖。”

不仅是百万佛子弟子叩拜,而且连世人都恭恭敬敬的磕头。

佛只存在于古籍之中,对很多人来说只是一个传说,甚至是佛门用来巩固权势的谣言。

而此刻,佛子以灵魂证道成佛,足矣令世人心生信仰。

佛子双手轻轻一抬,跪在地上的无数生灵皆被一股浩瀚无垠的力量搀扶了起来。

佛法无边!举手抬足之间,都有一股难以言说的伟力。

这便是佛子,应该说是明悟佛祖,又或者是如来佛。

一瞬间,佛子便成为了佛门上下的唯一信仰,上百万的僧众盘坐于地,诵念佛经。

佛子的脸上并没有喜色,甚至没有一丝一毫的情绪波动。

世间的一切,仿佛都没有办法让佛子的心产生动容。

“它,开花了。”

佛子看着身前的九色玉莲,喃喃自语。

昔年,佛子随手拿了一块玉石递给了苗红儿,告诉她只要“种子”开花了便可让母亲苏醒。

佛子已自身灵魂融入玉石之中,开的不是花,而是他的道心。

佛子将玉石和九色玉莲护佑在身侧,一步亿万里,来到了一棵菩提树下。

这棵菩提树,是佛子和苗红儿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那时候,佛子离开佛门修行,苗红儿还是一个懵懂无知的小女孩儿。

“因起于此地,果也应该由此地结束。”

佛子伸出了左手食指,轻轻在菩提树下划出了一个土坑。

然后,佛子慢慢的将九色玉莲种在了菩提树下。

“南无阿弥陀佛。”

佛子双手合十,盘坐于菩提树下,合眼打坐。

世人都将目光锁定到了佛子的身上,看不懂佛子此举的深意。

“佛子的境界已超凡脱俗,我等难以理解。”

一些活了上万年的老家伙叹息摇头,目光敬畏。

“没想到世间竟有人能够已灵魂证道,万古以来,恐怕也只有佛子一人了。”

帝路大禁地的盖世存在感慨良多,若非亲眼所见,定然不会相信。

“佛门出了一尊万古无双的妖孽,也许可以达到百万年前古燃佛祖的高度。”

死亡深渊,万葬山脉等大禁地的至高存在,皆是无上人物。

他们什么大风大浪没有经历过,可依然被佛子给惊到了。

菩提树下,佛子孤坐。

某一天的夜里,有盖世强者终究忍不住对佛子动手了。

或者说,是对佛子身边的九色玉莲起了贪婪的心思。

九色玉莲,堪比大帝道器。

这种世间极致的宝物,天下何人不想据为己有呢?

“得手了!”

盖世强者眼看着就要触碰到九色玉莲了,心中大喜。

嗡嗡嗡——忽然,九色玉莲的外面浮现出了一层金色的光罩,直接将盖世强者给震退了。

一记交锋,惊醒了世间诸多强者。

“施主,此物若是与你有缘,赠你便是,无需如此。

若是无缘,纵帝君亲临,也无法将其带走,不可强求。”

佛子的灵魂已证道,只凭借大道加冕的气势,就足矣将盖世强者镇压了。

不过,佛子并没有这么做,依旧合眼打坐。

“九色玉莲,比帝器都要珍贵,你说要赠给有缘人?

莫不是诓骗我?”

强者没有立刻离开,而是怀疑冷笑。

“贫僧不打诳语。”

佛子的声音回荡在强者的耳畔,乃至灵魂深处。

“为什么?”

强者收起了嘴角的冷笑,郑重问道。

他相信佛子的话,因为佛子没有任何必要欺骗自己。

“佛赠有缘人。”

九色玉莲,佛子并不在意。

强者自黑暗中走出,一步步来到了菩提树下,凝视着佛子:“你自称佛,敢问你可知我要的是什么?”

“长生之道,不值得。”

世间的修行者,几乎都心生此念。

“你知道什么?

你怎知不值得?”

与天地共存,逍遥人世间,这么美好的向往,怎会不值得呢?

“长生之后,又能如何?

亲眼看到自己所在乎的人死去吗?

还是希望可以主宰天下,最后厌倦了,寻一处无人之地休养生息。”

“长生以后,一个人依山傍水,无尽的岁月却没有尽头,真的值得吗?”

佛子缓缓睁开双眼,和此人对视着。

猛然间,此人像是从佛子的眼睛里面看到了自己得到长生以后的画面,逍遥世间、无敌天下、亲眼看着自己在乎的人一个个老死去世,最后厌倦红尘、沉寂在无尽的岁月中却无法了结自己的生命,承受着难以想象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