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医国高手 > 第六十五章 母子生隙
    自从皇台吉驾崩,娘俩一直感情很好,布尔布泰从来没有大声喝斥过福临,福临因受儒家学说影响,决心以孝治国,自然处处以孝事亲,也从未违逆过母后。

    然而,因为董小宛的事,她不但充当了棒打鸳鸯的角色,还大声喝斥了福临一顿,让福临为之一愕。

    在福临心里,这事根本不算事。董小宛不就是一个女人吗?给自己当个侧妃有何不可?再说了,皇帝的女人多去了,可以说想要多少就要多少,多她一个不多,少她一个不少,为何如此坚决地反对?就不能让儿子跟心爱的女人在一起吗?

    福临不是轻易认输的性子,他无论如何也要抗争:“母后,儿子与宛儿情投意合,没有她儿子活着就没有乐趣,还请母后成全儿子。”

    “不要再说了,你与她情投意合,置皇后于何处?儿子,你是皇帝,应以国事为重,不能儿女情长。皇后貌美温良,是你良配,收收心吧,这就要大婚了。董鄂氏水性杨花,跟个妓女烂货没有什么区别,有什么值得留恋的?”布尔布泰丝毫不为所动,语重心长地劝着儿子。

    “母后,儿子没有说皇后不好,也没有荒废国政,宛儿是好女子,不是你说的那样。”福临听母后用那么恶毒的语言评价董小宛,不由得气急。

    “无论怎么说,你想让娘收回懿旨万万不能。董鄂氏好也罢,歹也罢,如今已经是你的弟媳了,你就死了这份心吧。”

    百般恳求没有效果,福临也急了,一句不该说的话,冲口而出:“母后,祖宗有训,后宫嫔妃不得干政,您这是干政!”

    “放肆!”

    布尔布泰闻言大怒,她没想到儿子给她扣了这么一个大帽子,挥手把茶盏摔到地上。

    福临话一出口,就有些后悔了,连忙跪下。

    “太后下旨赐婚符合祖制,娘哪有干政?”布尔布泰质问道。

    “母后赐婚自是符合祖制,可这桩婚事涉及儿子,就是干政。”福临争辩道。

    “这是家事,与朝政无关。”

    “天子无家事。”

    福临一句递一句地顶了上去,把布尔布泰给顶到墙角,下不来台了。

    布尔布泰没想到儿子这么拧,不由得一阵气苦。

    “娘为你受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咹?你皇阿玛驾崩之后,有多少人盯着这个皇位?你十四叔、你大哥、甚至你十二叔、十五叔都有心想皇帝,是母后暗中用计,才让你登上皇位。如今,你长大了,亲政了,马上要大婚了,竟然说娘干政?你摸摸良心,你对得起娘这些年的付出吗?羊羔跪乳尚知反哺,你难道连个……羊羔也不如吗?”

    她想骂“连个畜牲也不如”,话到嘴边,把“畜牲”改成了“羊羔”。

    布尔布泰边说边骂,说到伤心处,竟抹开了眼泪。

    福临知道话说重了,但事已至此,他也顾不得许多了:“母后,您别伤心,儿子并非有意气您。儿子也知道母后受了很多委屈,儿子能当上皇帝,母后付出很多。可是,母后,您难道不希望儿子开开心心的吗?”

    布尔布泰回道:“你这说的什么话?哪个当娘的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开心?你和董鄂氏那是私情,一个未婚,一个未嫁,没名没分的,若是传出去,对你名声好么?还有,皇后会怎么想?小户人家也忌讳个宠妾灭妻,何况我们天家?若是将来因为那个狐媚子弄得宫中不宁,你还能开心吗?”

    “母后,你不许宛儿进宫,儿子就不开心,不开心怎么能处理好国政?”

    “你怎么就不明白?你是皇帝,焉能跟平常人一样沉湎于私情?打败朱由榔,光大祖宗基业,让咱们满人统治万里花花江山,才是你的乐趣所在。”

    “儿子是皇帝,但也是男人。男人与女人欢爱,难道不是乐趣吗?若非如此,您与十四叔……。”福临急了,说话有些口不择言。

    “胡说!娘和你十四叔是清白的。”布尔布泰没想到儿子会说出这样的话,这个话比刚才干政的话还要难听。

    “母后,父皇在世之时,就对儿子说过,他说您和十四叔有私情。母后,儿子没有怪你的意思,只是想让您理解,儿子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

    “哎呀,我可不能活了!我费尽心力为了你们父子,没想到你们父子竟然往我身上泼脏水!福临,你是皇帝,就给娘一杯毒酒,把娘毒死了吧,何必在这世上受人数落呢……,呜呜呜……。”

    布尔布泰一听儿子转述丈夫生前的话,一下子崩溃了。

    虽然满人在男女私情上并不是十分在乎,但公然被人指出与小叔子偷情,还真是挂不住。

    尤其现在不是在关外的时候了,儒家学说的兴盛,让满人的礼义伦常意识大大得到了提高,偷情这样的事,只能死死捂住,不能揭开,否则对于皇家脸面,那可是极大的损害。

    布尔布泰寻死觅活让福临生了一丝悔意。

    他知道母亲与十四叔的私情,当年在宫里二人根本不避人,他哪能不清楚?

    当然,他也明白,额娘不是单纯用情于十四叔,而是有政治算计在其中,自己能在幼冲之龄登上帝位,没有额娘与十四叔的私情维系,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而且,计除十四叔、十二叔,假十二叔之手又除去大哥,给自己登上帝位扫平了一切障碍,可以说没有额娘,就没有自己的生命,也没有今日的地位。

    自己如此伤她的心,着实不该。

    想到这里,福临连忙狠狠地碰头于上:“母后,您别哭了,是儿子不孝,儿子知错了,儿子再不敢气您了。”

    “呜呜呜……,真的假的?”布尔布泰带着哭腔问道。

    “真的。”

    “那……,董鄂氏的事你怎么说?”

    “……,但凭母后作主,儿子再也不提了。”福临咬了咬牙回道。

    与额娘要死要活相比,董小宛的事此时再也不能提了。

    “总有办法的,我是不会放手的,否则,这个皇帝不当也罢。”福临暗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