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 > 第796章 无法愈合的伤(五更)


    幻雾森林。

    半空之上,一只白狮正在...静静的漂浮。

    秦衣几人都仰头看着它。

    过了一会儿,雷老四忍不住问道:

    “大哥,这到底是个什么魔兽?它一直在上面待着是怎么回事儿?”

    本以为它是要冲下来的,结果它在上面饶了两圈之后,竟然就停在了那儿。

    不走,也不下来。

    这让下面的几个人看的都是一脸茫然。

    秦衣也有些奇怪。

    先前他感觉到幻雾森林之中有异动,而后这白狮就出现了。

    当它在上空停留下来以后,周围也再没什么动静传来。

    基本上可以肯定,刚才的那点波动,的确是它的到来引起的。

    不过...他也人不太出来这到底是什么魔兽,而且也不知它为何来了以后什么也不做。

    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它似乎并未带着杀意,应该不是奔着他们来的。

    ”先不用理会。“

    秦衣说道。

    毕竟是神兽,还是要小心为上。

    雷老四挠挠头,嘀咕道:

    “形状像是白狮的神兽...我怎么从未听闻过...”

    叶冉冉听见这话,忍不住说道:

    “雷大哥,那是一只...白狮?它身上好像是黄色的啊?”

    被自家主子阻拦在外的雪雪正满心幽怨,进不得退不得,暗道自己命苦。

    听到这话,一颗心顿时狠狠颤了颤,恨不得立刻拔腿就跑!

    好丢兽啊!

    原本好端端的雪色毛发,此时沾上了不知多少层的黄沙,成了脏兮兮的黄色!

    雪雪幽怨的吼了一声。

    ”吼——“

    一时间树林震动!

    不过下面的几个人倒是并未受到太大的影响。

    叶冉冉吓了一跳,拽了拽牧红鱼的袖子。

    “红鱼,我怎么觉得它刚刚是在生我的气啊...”

    “它本是一只白狮,从赤月沙漠而来,这才成了这般模样。你刚才那话,肯定是被它听去了,它自然不高兴。“

    秦衣回头看来,解释道。

    “别忘了,神兽有着几乎和人族同等水平的灵智。”

    叶冉冉缩了缩脖子。

    “原来神兽也这般在意这种话么...”

    牧红鱼轻轻拍了拍她的肩。

    “冉冉放心吧,我看它好像对我们没有恶意呢!”

    虽然吼了一嗓子,但他们却几乎都没受到这力量的波及,可见它是故意避开了。

    叶冉冉的心这才放下来。

    忽然,羌晚舟站起身来!

    他的动作很快,甚至带着几分急促,顿时引来几人的注意。

    秦衣似乎预料到了什么:

    “有什么情况吗?”

    羌晚舟的眼眸之中似有星芒闪烁。

    “我觉得,她应该快出来了。“

    ......

    西陵。

    皇宫,华阳殿。

    上官婉斜靠在床榻之上,蝉衣正跪坐在一旁喂她喝药。

    “殿下,这是今天的最后一副汤药了,您喝了吧。”

    蝉衣说着,小心的用勺子盛了一点,送到了上官婉的唇边。

    上官婉唇瓣苍白,有气无力的将那药喝了。

    一口下去,她纤细的柳眉立刻紧紧皱起,苦涩腥甜的气息直冲而来,几乎呛的她不行。

    她强忍着将这一口药喝了下去,胃里又是一阵翻涌,差点吐出来!

    但最后,她还是生生的忍了下来。

    蝉衣也不敢多说什么,继续谨慎的喂药。

    直到将这一碗喂完,蝉衣的额头已经冒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她连忙将东西收起来,讨好的笑了笑:

    “左大人说了,您的身体已经好转了许多。今天将这药用了之后,明天起就换药了。只要好好休养,您的身体一定能尽快好起来的!”

    上官婉听到这话,却似乎无动于衷。

    渐渐地,她的眼神之中还泛起了几分讥讽。

    她的手缓缓抚上自己的脸,轻声问道:

    “那他可曾说过,本宫这脸上的伤痕,何时才能好?”

    蝉衣垂下了眼睛。

    “这...左大人说,您脸上的伤有些麻烦,需要多点时间...”

    上官婉冷笑一声。

    “你们真当本宫是傻的吗?”

    蝉衣顿了顿:

    “殿下,您福泽深厚,一定会有办法的...”

    “你下去吧。”

    上官婉早已经听烦了这种论调,烦躁的挥了挥手。

    蝉衣只得告退。

    “那奴婢就在外面守着,有什么事儿,您尽管吩咐奴婢。”

    说完,便恭敬的退了出去。

    大门合上的那一刻,上官婉的脸色瞬间变得冷沉怨毒了起来。

    其实此时她脸上遍布伤痕,几乎没有一块好地,是无法做出什么表情的。

    她也不敢随意乱动,生怕再将脸上好不容易结痂的伤口又撕裂。

    所有的情绪,都只能从眼中发泄出来。

    回到西陵的这几天,她简直是生不如死!

    那日,经历过那一番折磨之后,她的身体元气大伤,导致这段时间只能躺在床上休养。

    体内的原力损耗不少,但庆幸的是,她好不容易恢复的原脉并未因此受到损伤。

    这让上官婉心中稍微舒服了一点。

    可是最后,她才发现一个更糟糕的事情——她脸上的伤痕,似乎比寻常的伤口要严重的多!

    不管用什么办法,尝试什么药,好像都没什么特别明显的效果。

    每当她以为要长好了的时候,它总是会再次莫名其妙的溃烂!

    如此反反复复,她的一张脸,已经完全没办法看了。

    这也就导致她只能躲在这里,无法出来见人。

    上官婉心里又怒又怕。

    如果她的脸真的没办法好起来...那以后怎么办?

    现在还能拖上一拖,但是之后肯定还是要出来的!

    尤其是,她和江羽丞的大婚日子,已经越来越近。

    大婚当日,她还要见文武百官...

    笃笃!

    一道有些急促的敲门声忽然传来!

    “殿下,奴婢有事禀告。”

    这个时候能有什么事儿?

    上官婉皱起眉头。

    “进来。”

    蝉衣推开门,快步的走了进来。

    她的脸上,神色有些微妙。

    刚走到上官婉的床前,她就直接跪了下来。

    “殿下,驸马他们回来了!”

    上官婉吃了一惊。

    “怎么这么快!?”

    这才去了多久?半个月都不到吧?

    难道他们那么顺利的就将婆娑莲取回了?

    “他们现在何处?”

    “听说驸马受了伤,现在已经回了江府疗伤了。而其他几位...正在明华殿等着您。”

    上官婉心一沉,连忙问道:

    “那婆娑莲可是取回了?”



    ------题外话------

    大家晚安~明天十二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