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女帝归来:暴君榻上宠 > 第138章 凶手是谁


    大雨磅礴,黄真真一个人独自在雨中漫无目地的行走。

    泪水和着雨水,点点滴滴落在地上,染湿了地面,也刺痛了她的心。

    没有人敢再去劝她了。

    几个劝她的人,全被她重打五十大板。

    钟离双手紧紧攥着,眼中的愧疚一层深过一层。

    伸出白皙的手,捂住蓦然骤痛的心口,眼角滑过一滴泪水。

    迷蒙的眼里,倒印着在雨中无助哭泣的黄真真。

    那抹背影此时是那么无助,那么绝望,那么难过,而这一切……

    钟离痛苦地闭上眼睛,跨步离开。

    “啊……”

    黄真真仰天悲吼,将御花园的花花草草全部砸碎,仿佛那些花花草草就是杀害浮宫所有人的凶手。

    诺大的御花园,一片狼藉,到处都碎盆子。

    不知是不是砸累了,黄真真蹲了下来,抱着自己的身子呜呜哭泣。

    就在她最无助的时候,身子猛然被抱住,一阵若有若无的梅花香扑鼻而来。

    黄真真抬头,就着迷离的视线,她看到玉清凡一手撑着油纸伞,一手抱着她,冲着她温润浅笑。

    他的笑容有一种蛊惑,他的怀抱有一种别样的温暖。

    看到玉清凡,黄真真好像找到了依靠,所有的委屈扑面而来。

    她紧紧抱着玉清凡痛哭出声,“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拟的圣旨明明是放了他们所有人,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杀了他们所有人,你相信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玉清凡任由她紧紧抱着,甚至扔掉油纸伞,将她揽在怀里。

    修长如玉的手一下又一下拍着她的后背,安慰道,“我信你。”

    大雨下,黄真真抱着玉清凡号啕大哭,恨不得把所有的委屈痛苦全部哭出来。

    “苏少轩不会原谅我了,他会恨死我的,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我只是想放了他们,满地都是鲜血,他的家人全没了,全没了……”

    玉清凡催动内力,一边帮她驱寒,一边安慰着她。

    “呜呜……小凡凡……怎么办,我要怎么面对苏少轩,你告诉我,我要怎么面对苏少轩?”

    玉清凡苍白的脸上布满寒霜与心疼。

    素来温润的眼里迸发着一层森寒的杀气。

    若是让他知道谁暗中搞鬼,他会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他女人的泪水,比世上任何东西都来得珍贵,如今她却流了这么多……这么多……

    玉清凡心疼,用自己的怀抱,无声地给她安慰。

    恨不得承担她所有的痛苦。

    “呜呜……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玉清凡沙哑道,“无论如何,我都会陪在你身边,只要我还活着一口气,便会陪在你身边,你不会孤独。”

    黄真真早已听不清玉清凡在说些什么,只是抱着他,号啕大哭着。

    角落处,一袭红衣妖艳的绝色男子撑着火红的油纸伞,静静矗立着。

    潋滟生辉的眼里带着一抹无法言说的痛苦。

    他多希望,此时陪在她身边的人是他。

    他多希望替她抹平心里的伤痛。

    认识她那么久以来,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她如此无助的哭泣。

    他相信……

    那道圣旨的内容绝不是杀无赦。

    若是……

    她就不会那么难过……

    可圣旨是怎么回事?

    宫里守卫森严,谁有那么大的本事偷天换日,盗换圣旨?

    易永安强撑着冲动,才没有冲过去安慰她。

    这样的她,实在让人心疼。

    易永安无力的靠着墙壁。

    时至今日,他早已不知道自己心里是她,又或者是早已走进他心里的黄真真。

    他心疼……

    替她心疼……

    小喜子踌躇道,“贵君,雨太大,您若不去安慰陛下,咱们……咱们还是先回去吧。”

    “滚……”

    小喜子欲言又止,只能静静站在旁边。

    贵君也真是。

    明明担心陛下,偏偏什么都不肯说。

    贵君不说,陛下怎么会知道他心里有陛下。  

    大雨中,哭泣的声音越来越小,直至消失。

    易永安怔怔地望着大雨中的两人。

    黄真真不知是哭累了,又或者哭晕了,趴在玉清凡怀里,玉清凡拦腰将她抱起,往梅园而去。

    磅礴的大雨中,雪白的身影逐渐消失,易永安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有玉清凡在……

    他会安慰她的吧……

    “贵君,咱们去梅园吗?”

    易永安扔掉手中的油纸伞,疲惫地往安雅居而去。

    小喜子挠了挠头。

    贵君得知陛下有事,不是很着急的吗?

    如今来了又不现身,跟没来有什么区别?

    小喜子赶紧追上易永安,心中不免替他担心。

    梅园里,玉清凡亲自帮她换了一件干净的衣裳,细心照顾她。

    她睡得很不安稳,纤细的手,一直紧紧拉着他,嘴里含糊地梦呓着。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

    玉清凡眼里一痛,帮她盖好被褥。

    “回贵君的话,陛下身子没有什么大碍,只是有些高烧,只要不再淋雨,好好休养即可,就是陛下心里有郁结,怕是……怕是还需心药医。”

    “退下吧。”

    “是……”

    杨光跪了下去,自责道,“主子,属下无能,是属下没有保护好陛下。”

    “查到了吗?”

    “没有,属下全部都查过,没有发生任何蛛丝马迹,圣旨从陛下手里拿出后,只交给了生公公,生公公拿到圣旨的时候曾看过圣旨内容,里面就是不留一条活口,杀无赦。”

    “生公公还问了陛下一句,是否按圣旨行事,陛下亲口说是,随后……侍卫就把浮宫里的人,都给杀了。”

    “所以,圣旨第一个经手的,是生公公?”

    “是的。”

    他也百思不得其解。

    就算生公公想做手脚,他也没那个能力,毕竟那是陛下的亲笔迹,还有传国玉玺印呢。

    别说生公公是刚提上来的,就算他本事通天,也瞒不过他们的。

    如果不是清楚地明白,陛下不可能下那道旨意,他都要误认为,是不是陛下拟错了旨。

    “落尘阁怎么样了?”

    “苏君回到落尘阁后,一句话也没说,只是静静躺着。”

    “派人,把落尘阁团团包围起来,落尘阁伺候的下人全部收押。”

    “是……”

    杨光心里微惊。

    主子难道要处死苏少轩?

    这可万万不行,主子不能再逆改天命了。



------题外话------

    亲爱的,今天就更新九千字。

    明天一万一,么么哒

    家里的猫猫走丢了,捉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