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穿越猫编年史 > 第十四章 还是要灭口?
    所以说,猫国巫术的衰落,有一半是兔狲王朝压制和阻碍的锅,另一半绝对是因为古猫敝帚自珍,勇于藏私怯于交流,好像教会别猫自己就吃不上饭的恶习。

    “难道不对吗?”豹猫被王大橘的眼神攻击搞的有点底气不足。

    “首先,你所说的天机术,并不是某个巫术,而是一类巫术,所有预测类巫术都可以说成天机术;其次,斯芬克斯猫只是比较适于学习预测类法术,并不意味着其他猫学不了,就我所知,梵猫也很适合学习某些预测类法术。”

    “......可......你是狸花猫。”猫在自己不熟悉的领域最不容易坚持观点,王大橘的侃侃而谈让豹猫有种强烈的乡下土棍遇到时尚达人之感。

    “狸花猫怎么了?狸花猫怎么了?”王大橘高声质问。

    见自己终于占据点主动,王大橘毫不客气开始争夺话语权,试图影响和引导对方,反正不是东猫压倒西猫,就是西猫压倒东猫,两只猫凑到一起,最终总会决出个上下来。

    王大橘用咄咄逼人的气势为自己扳回一点主动,在他不屑的眼神中,豹猫悻悻的放下摁在他脖子上的爪子。

    “不信是吗?我可以给你表演一下。”

    王大橘还真会一个预测法术,那是高中二年级巫术课的时候,雪菲老师当时当做课外内容,开阔学生眼界,提高学习兴趣时教的。

    前身学得特认真,估计只要是雪菲老师教的,班上所有男生都会学得超认真,这也是他们班巫术课成绩一直在年级里前三的重要原因。

    实际上不仅他们班,雪菲老师教的三个班巫术成绩都很好,基本次次包揽年级前三,尤其男生的成绩明显要好于女生。

    这巫术有个非常诗意的名字——时空倒影!

    它的原理非常简单,通过采集被预测动物的生命信息,通常是毛发、血液、甲壳、鳞片之类的,当然了,实在不行唾液啊,尿液啊,粪便啊也是行的,就是效果要差一些;然后通过巫术手段,获得被预测者未来某个时间片段的影像,只是具体会获得哪个时间片段是完全不可控的。

    按照王大橘的理解,这个巫术其实就是时空相机,可以获得未来的一副照片,具体什么时间段完全随机。

    类比到地球,这个巫术更像是照片版的即视现象,只要施法了,就会以被预测人为目标,截取其时间长河中某个点上的影像。

    虽然这是个高大上的预测类巫术,但因为其完全随机的不可控性,导致其实用性非常差,所以常常被用来哄小猫玩。

    “......真......真的?!”听了王大橘这话,豹猫都惊得结巴了,他感觉自己好像劫持了一个了不得的人物。

    王大橘完全无法理解豹猫的反应,这就好像你给小朋友变魔术,然后一个杀手突然跑过来喊——老婆,快出来看上帝啊!

    至于嘛......

    “呐,这个巫术需要一点你的毛发。”

    豹猫心中充满狐疑,同时也有些期待,除了国族之外,会巫术的猫太少,绝大多数猫最多也就会搬运术、御火术之类的日用巫术。

    就算十里八乡口口相传的高猫,也不过多会几个御风诀、轻身术什么的,偌大的名声往往其实难符。

    这次有幸遇到传说级巫术,如果最终证实,那必定是真正的高猫,肯定是那个隐世巫师流派的传人。

    见王大橘想要毛发表演真正的巫术,豹猫掀开袍子,亮出前爪,一爪过去,就在自己胳膊上薅下一撮毛来。

    嘶~~~

    王大橘倒吸一口凉气,这家伙真够狠的,在自己胳膊上生薅啊!薅下来的毛还带着血呢,瞅着都疼。

    再看豹猫,猫家连眉头都没眨一下,面不改色的把毛发递过来。

    “够吗?要不要再薅点?”

    “够了,够了。”王大橘小心接过带血的毛赶紧说道,估计他要说不够,这豹猫还不得把自己薅成癞皮猫。

    王大橘平稳下心情,进入冥想状态,旁白的豹猫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的每一个动作,深怕漏掉什么细节似的。

    感觉自己进入施法准备状态,王大橘努力回忆当初‘时空倒影’的施法关键,开始用精神力刻画巫术符文,就见一个若隐若现的神秘符文凭空出现在空中。

    符文的出现让豹猫越发专注,传说中的巫术就要出现在面前,让他期待中带着忐忑,好像就要面对叵测的未来似的。

    第一个符文勾勒完成,紧接着第二个也浮现出来,随后是第三个,当三个符文全部完整展现出来后,丝丝缕缕的精神力在符文周边构建出微不可查的巫术纹路。

    在精神力的引导下,法力开始在纹路间流淌,逐个点亮符文,一阵并不耀眼的闪光迸发出来,一副半透明的图案凭空出现在空中。

    那是豹猫的影像,只见他身着武士服,背携利刃,一脸酷酷的走着,可惜爪子上举着的鱿鱼圈彻底破坏了整个画面的炫酷感,让侠客出行威震半城,变成了馋猫出街逛吃逛吃......

    看到这幅画,王大橘差点笑喷,这个‘时间倒影’就这样,因为时间点完全随机不可控,所以经常会抓取到被施法猫出糗的画面。

    当初刚学会的时候班上同学正新鲜着呢,经常偷偷薅别猫的毛来施法,结果各种奇奇怪怪的画面层出不穷,攒够了一整年的笑料。

    王大橘偷眼望去,就见那豹猫一脸的囧囧有神,看着时空倒影浑身的不自在,尾巴不停的来回扫动着。

    “这回信了?”王大橘见好就收,在豹猫恼羞成怒之前散去法力。当画面消失的时候,明显感觉到,豹猫暗自松了一口气。

    豹猫点点头,看来狸花猫没骗他,这事确实是狸花猫自己算出来的,而不是有人出卖他。豹猫想了想,说道。

    “你虽然没信狗教,但那狗神父对你有过恩惠,既然你已经撞破我的好事,就不能容你再回去给狗神父通风报信了。”

    “......”这话听着怎么这么不对味呢?难道最后还是要灭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