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穿越猫编年史 > 第十二章 信狗教的没一只好猫
    二百年前的猫国别有一番风情,王大橘游荡在虾须城的街巷里,此时他身边都是带有明显兔狲王朝特征的古建筑。此时的建筑以青砖挑檐为主,偶尔还能发现个别更早期的建筑。

    街边房屋大多比较低矮,基本半米上下为主,唯独远处的兔狲城建筑显得异常高大,多数都在三米以上。

    在更远处,一道四五米高的青黑色城墙将整个虾须城保护起来,让整个虾须城像是两个嵌套在一起的环,内环是兔狲城的城墙,外环虾须城的城墙。

    外环城墙防御的是入侵者,内环城墙防御的是城市里的那些居民......

    这就是兔狲王朝,不生活其间,永远不会体会到‘自外与猫民’几个字的真实和深刻,兔狲们在整个社会上划了一条清晰的线,将兔狲与猫民彻底区分开来——不同住、不同俗、不通婚,甚至语言也不同!

    王大橘终于有点理解了,怪不得兔狲卖起猫国来卖得干脆而爽快,兔狲就没当猫国是自己的国,那是鹊巢鸠占之后,用别猫的利益换取自己统治延续——随便换点什么都是赚的!

    异时空风情还是蛮有趣,王大橘正流连忘返,路边酒楼飘出来糖醋鲤鱼的香味,瞬间把他的馋虫给勾出来。

    那酒楼装潢非常不错,标准的高端大气上档次,二层高的酒楼足有七八米高,巨大的柱子仅仅直径就比一只猫从头到尾都长。

    王大橘扇动下鼻翼,嗅嗅从里面飘出来的香味,感觉自己的口水正在快速注满口腔。

    这可是绝不会有避孕药的纯原生态糖醋鱼啊.....

    鱼肉会带着甜味的吧.......

    嘶溜~~

    咕咚~~

    王大橘狠狠咽下口水,在自己的意志就要被馋虫磨灭,失去四爪的控制力,走进酒楼吃霸王餐的前一刻,他终于以无上的毅力夺回身体的控制权,毅然决然的狂奔而走。

    咕噜噜~~~

    馋虫被勾引出来,王大橘突然觉得从来没有过的饿,摸摸肚皮,他叹口气,只能提前结束虾须城的游览计划。

    谁让他现在身无分文,只能暂时在金毛神父的教堂里蹭吃蹭住呢。

    不行!

    必须尽快挣钱......解馋!

    ......这是刚需!

    已经中午了,回来的一路上,街面上的酒楼食铺纷纷飘出各色香味,让王大橘的回程充满了各种煎熬。

    眼看着教堂在望,王大橘终于松了一口气,可算不用忍受煎熬的,只要吃饱了,他就不再是一只百爪挠心的馋猫了,而会变成一只满脸圣洁的贤者猫。

    随着教堂越来越近,一种别样的香味越来越浓,王大橘的猫眼不由之主被吸引过去,就见在教堂斜对面,一个街边的小食铺正顾客盈门。

    一只只猫或蹲或站,聚集在食铺门前,它们面前无一例外都有一个散发着奇异香味的餐盒。

    烤鱿鱼......

    为什么是烤鱿鱼!

    真的好想吃.......

    王大橘感觉欲望正在吞噬他的理智,他的意志正在快速消融,他脑海里进行着激烈的天人交战,道德和欲望,理智和冲动,正在努力争夺他身体的控制权......

    就在王大橘纠结于到底是抢了就跑呢?还是吃完逃单呢?或者吃完赖账呢?还是把金毛神父拉出来当账单呢?一个充满诱惑的声音出现在他耳边。

    “你想来一份烤鱿鱼吗?”

    “嗯嗯嗯!”都没有经过大脑,身体自动做出了选择。

    “呐~~~”一份烤鱿鱼出现在王大橘眼前,那个声音继续诱惑着,“吃吧,吃吧,顺便回答我几个问题。”

    “好,好,好......嗯?”王大橘的猫舌自动卷起一块烤鱿鱼送进嘴里,烤鱿鱼的美味冲击味蕾的同事,他突然反应过来,一边大口嚼着,一边斜眼瞥过去。

    那是一只豹猫,整个身体藏在袍子的阴影里,但仅仅从他露出一星半点的身体上就能窥见他虬劲的肌肉。

    那豹猫努力做出和蔼可亲的样子,王大橘脑海里莫名出现一个奇特的画面:州长身披一身麻布长袍,手里拿着一根棒棒糖,正在努力诱骗一个馋嘴的小女孩......

    这尼玛......现在的坏蛋都怎么了?智商欠费吗?

    干坏事能不能走心一点?你好歹化个妆啊!

    遮遮掩掩的欲盖弥彰,一看就不是好猫......这么明显谁看不出来啊!

    “你......”王大橘隐晦的瞥了一眼豹猫袍子下坟起的肌肉群......现在喊救命还有用吗?会不会秒变猫饼干?

    豹猫明显感觉到王大橘的紧张情绪,他稍稍掀起一点兜帽,露出一张充满野性的凶悍猫脸,嘴角扯出一缕微笑,两根尖牙闪出一道寒光。

    “跟我走,就去那边的巷子里,不要喊,不要叫,不要试图跑,明白吗?”

    “明......明白!”王大橘此时恨不得扇自己一爪子,以前在地球上做人的时候也没这么馋啊,怎么变成猫了意志力直线下降?不就一份烤鱿鱼吗?真的那么好吃吗?以前做人的时候没觉得啊!

    脑子里胡思乱想,身体被豹猫挟持着,不由自主的就跟着他走向路边的小巷,随着小巷口越来越近,王大橘感觉他的命运越发的莫测和未知起来,里面会有什么样的命运等待着他?

    扒皮客串貂皮大衣?

    龙虎斗?

    掺上羊尿做肉串?

    草原牛肉干?

    变成火锅羊肉片?

    各种想象纷至沓来,那个黑暗的巷口变得越发的幽暗起来,仿佛变成可以吞噬世间所有美好散发所有邪恶和残忍的深渊入口,恐惧袭上心头,王大橘感觉自己的身体都软了,正在由一只猫向一滩猫转变。

    可惜这注定是徒劳的,豹猫轻松将王大橘拎进小巷,把他贴在墙上。

    “我问,你答,听明白了吗?”

    “嗯嗯嗯,英雄尽管问,王某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王大橘忙不迭的答应着,“就是......”

    “就是什么?”

    “......能不能别灭口.......”

    “嗯?!!”一双竖立的瞳孔立刻缩成一条缝,紧紧盯在王大橘脸上,立刻让他感觉头皮发麻,浑身的毛根根炸立。

    “信狗教的没一只好猫!”一句话从哪个牙缝里被挤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