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穿越猫编年史 > 第十一章 真理就该被验证
    安利......

    梵猫被王大橘层出不穷的新词弄晕了,说个话咋这么费劲呢?都同说一种语言,你是咋做到让别猫听得懂字听不懂词的?

    “还有什么好主意没有?最好适合我这种没钱没力气没人脉的三无猫赚大钱的,最好能短期见效,多快好省的。”

    “......”梵猫被王大橘的要求打败了,话说如果有这种好事,不用投入又好赚的,她自己早就去赚了好不?“你都会什么?”

    “我会猫文狗文,会算术,懂地理,会巫术,会做菜,算是半个厨师吧。”

    “你会狗文?”梵猫有些惊讶,立刻开始彪狗文,“汪,汪汪汪汪汪......”

    “汪汪汪,汪汪......”

    “汪汪,汪汪......”

    “汪汪汪汪汪......”

    “你跟谁学的狗语?居然带着皇室的口音。”梵猫很惊奇,狗国虽然有普通狗语,但还有将近200种方言,王大橘刚才用的就是目前狗国皇室‘阿富汗猎犬’的方言。

    王大橘翘翘胡须,乐了,这就是现代教育的好处。狗国的喀布尔王朝已经延续了四百多年,即使在现代因为各种原因狗王的权利被削弱了很多,狗王仍然是狗国当之无愧的执掌者。

    掌权四百多年的喀布尔王朝,让阿富汗猎犬的方言在狗国内具备仅次于普通狗语的地位,属于贵族狗语,宣誓、庆典等隆重场合的专用狗语。

    在现代的猫国,狗语教育通常分两种,一种是流行化的普通狗语,一种是贵族化的阿富汗狗语,王大橘所在的学校就选择了后一种。

    在现代社会很简单的一件小事,在二百年前就会变得意义非常。在这个教育还没有普及化,还大量采用家庭教师传递知识,文盲率高达90%的世界里。想要学习阿富汗狗语,没有一定背景,没有贵族狗专门传授,普通狗是完全没机会接触的。

    “我也不知道,我完全记不起来了。”这是失忆者专用答案,反正有什么不想说的不方便说的,只要把这个答案一亮,绝对反弹一切疑问。

    “......好吧,虽然你口音非常纯正,但你好像还没有完成学业,感觉有些不够流畅。”梵猫由此推测了一下,“你应该不是在狗国长大的猫。”

    “或许你可以担任翻译,好多狗国商人都需要这方面服务,收入也还不错。”

    王大橘摇摇头,打工什么的是不可能打工的了,这辈子都不可能打工的。

    “那你既然会算术,也可以当一个账房,尤其你还会写狗语,工钱会更高的。”

    王大橘仍然是摇头。

    “这个也不行的话......”梵猫有点犯难了,“你都会些什么巫术?”

    “巫术我会很多的啦,比如身轻如燕、秋风送爽、除尘术、控物术......”王大橘表示巫术我会,都修到高三了,大大小小的巫术多了不敢说,几十个总是有的。

    听着王大橘一连串的报着巫术名,梵猫眼睛里明显开始出现蚊香圈,“你说的巫术为什么我都听没听说过啊?除了那个控物术我大概知道是哪个巫术,其他都对应不上。”

    “???”王大橘疑惑的停下来,“那你的控物术叫什么名字?”

    “乌龟搬运术啊!”

    “!!!”Σ(⊙▽⊙“a

    “你学的是哪个巫术流派?”

    “巫术也分流派的嘛?”王大橘表示现代猫伤不起啊,流派什么的都是古代猫敝帚自珍闭门造车自我感觉良好搞出来的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的东东吧?

    据说古代猫特喜欢这种把戏,比如一个猫拳就有陈氏猫拳、武氏猫拳、吴氏猫拳、孙氏猫拳、和氏猫拳之分,并且据说还传子不传女。

    到了现代,所有这些乱七八糟的猫拳都被糅合到一起,统称为‘自由猫搏击术’。

    巫术明显也经历了类似的过程,现代教育里的巫术仅仅名称就与传统巫术流派差别巨大。

    认识到这一点,王大橘就跟梵猫仔细沟通了一下,他发现情况还不止如此。

    梵猫,也就是冯仲雪,她们家族是在二百多年前兔狲王朝占据猫国的时候逃亡狗国的,冯家当时也算是官宦世界书香门第,世代有人在朝为官,在兔狲入主猫国的过程中,他们举家迁往狗国。冯家迁出猫国,同样也带走了完整的巫术传承。

    而与此同时,兔狲在入主猫国之后,以少民临大国,为了防止猫民们反抗他们的统治,兔狲王朝执行严格的管制措施,其中巫术的传承就是重中之重。

    兔狲王朝派大军清缴和毁灭很多著名的巫术学派,尤其那些有巫师参与抗兔狲斗争的,整个学派往往被连根拔起。

    兔狲在战争期间,大肆进行屠城灭种,经常整座城市整座城市的屠灭殆尽,在大军面前,单个的巫术猫就像小石子一样,仅仅激起一朵小水花,就被彻底淹没了。

    兔狲王朝建立之后,严格查禁巫术传播,这也就导致了现在的猫国成为巫术的荒漠,除了被称为国族的兔狲一族,其他猫想要学习巫术是很难的。

    母国的巫术传承艰难异常,像冯家这些流落到海外的猫家族也好不到哪去,他们虽然没有压在头顶的兔狲王朝,但是毕竟身处异国他乡,面临的困难只会更多。

    从某种意义上说,兔狲入主猫国,让整个猫族的巫术发展陷入停滞状态,甚至产生了巨大的蜕化。

    “你是说教授巫术是违法的?”王大橘被梵猫‘普法’。

    “是的,虽然经过这么多年,管的已经不那么严了,私下传授也是存在的,但只要被举报,”官家还是会管的。

    “既然巫术这么稀缺,有猫愿意教就不错了,还有猫缺心眼去举报?”

    “这个难说的,毕竟猫心隔肚皮,谁也不知道谁心里咋想的。”

    教巫术居然违法!

    王大橘特无语,他仔细琢磨了一下,自己穿越的时候身无长物,除了头脑里的知识真的没啥可以换钱的。

    抢劫、卖笑肯定是不能选的,太掉价了!

    当翻译,当账房,当笔墨猫也是不能选的,不挣钱不说更掉价!

    那么拿巫术做文章似乎就是蛮不错的一个选项,尤其这个时期的猫国正处于巫术荒漠状态,稀缺就是价值嘛!

    曾经有一只哲人喵说过,当利润高于300%,就有猫会践踏世间一切法律!

    王大橘觉得,真理就该被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