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穿越猫编年史 > 第九章 想了很多也思考了很多
    这是一个尖锐的问题,按照后世史书盖棺定论的说法,这些狗神父都是狗国执行其侵略企图的急先锋,都是文化入侵猫国的排头兵,满脑子封建殖民思想,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如何灭绝猫国,必欲颠覆猫国而后快。

    反正在历史书里,所有狗神父都是最坚定的反动派,自带干粮的殖民者,为了殖民事业勇于献身,将生死置之度外,彻头彻尾的侵略狂。

    可是看着金毛那真诚明亮的眼神,王大橘无论如何也无法将其与这种狂犬联系起来。

    “孩子,神爱所有小动物!所有小动物在神面前都是平等的,祂既不会偏爱狗多一些,也不会偏爱猫多一些,便是乌龟在祂面前也没什么不同。”

    神父特意提到乌龟,因为据说酒神,就是酒神大陆那个开天辟地的创世神,就是一只超大号的乌龟——号称璇龟!

    “虽然我不太明白你所说的基因是什么意思,但我想,所有小动物都有自己的个性,信神并不是让我们变成别的什么别的动物,信神并不应该让我们变成非我,信仰我主,应该让我们变成真正的自己,变成真正的自己。”

    “所以我想,在信仰神这件事上,猫和狗并没有什么不同,它们都可以并且应该成为神虔诚的子民,因为神对他们无所取,只会给他们带来安宁和幸福......”

    王大橘明白了,这狗段位很高,早已将教义与自己的思想融合,属于那种哪怕杀猫如麻也能满怀慈悲之心的狗。

    所有能达到这种内外如一境界的,绝对都是出类拔萃的家伙,放在后世,就算不做高狗至少也是传销大师级别的。

    “虽然我很愿意跟你详细讲讲,但现在不是长篇大论的时候。孩子,你目前需要好好休息,相信睡一个好觉会让你感觉好许多的。”说着,金毛神父就要带梵猫离开。

    “神父,还未请教您怎么称呼?”王大橘在金毛神父临离开房间前问了一嘴。

    “迪恩·曲奇。”

    迪恩·曲奇?

    这名字莫名有点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

    等神父和梵猫离开房间,只剩他一只猫的时候,王大橘赶紧翻找其前身的记忆,一边翻着一边在心里祈祷,‘阿喵陀佛,书到用时方恨少!前身啊,你的历史课一定要好好听讲啊,一定要记住关键信息啊,时间地点人物事件,一个都不能少啊!’

    王大橘一晚上没敢睡,整夜都在翻找前身的记忆,将所有关于兔狲王朝的记忆,尤其关于三次薄荷战争的部分,仔仔细细的翻看了一遍。

    第二天早上,王大橘终于搞清楚了一些关键信息,迪恩·曲奇,这个金毛神父的名字之所以有种熟悉感,是因为他实际上就是第一次薄荷战争导火索。

    如果历史正常发展,皮皮虾十八年,也就是今年,迪恩·曲奇将会遇刺身亡,他的死亡让狗国愤怒异常,加上薄荷被禁等贸易和利益上的冲突,最终导致了第一次薄荷战争的爆发。

    至于遇刺具体时间......忘了!

    能记住战争导火索,还能记住人名,这都已经属于邀天之幸了,王大橘已经很满足了,对比一下自己就知道了,他高三的时候能记住某一场战争的导火索事件吗?时间地点人物能全记住吗?

    恐怕是不能!

    除了某些学霸,除了某些妖孽,一般学生怕是实现不了的,至少王大橘觉得自己高三时肯定是做不到这一点。

    再说前身都成死猫了,猫死为大嘛,再苛求就太不应该了,猫要有同情心嘛......

    翻了一晚上记忆,也思考了一晚上......

    王大橘终于做出一个艰难的决定——不能白来!

    贼不走空嘛!

    既然已经来到皮皮虾十八年,除了要尽量改变历史,为七七准备食物,也得为自己做点什么。

    比如......给自己赚点小钱钱?

    先天不成后天凑嘛,投胎不行努力奋斗嘛,做不成富二代,就努力做富一代嘛!

    没钱怎么买漂亮猫奴?

    没钱怎么买别墅?

    没钱怎么给猫奴买漂亮衣服?

    像是女仆装啊,护士服啊,水手服啊,空姐服啊什么的,这些不都需要钱嘛?

    买一个漂亮的大胸猫奴,你好意思不给人家买丝袜?好意思不给人家买包臀裙?好意思不给人家买弹力裤?好意思不给人家买深V领?好意思不给人家买一字肩?好意思不给人家买......这些不都需要钱嘛?

    如果想要实现心底里那个梦想......

    比如躺在猫奴的美胸上睡觉什么的......肯定需要很多很多猫币嘛!

    王大橘想了很多,也思考了很多......

    当梵猫端着早餐走进房间的时候,被王大橘的样子吓了一跳,只见王大橘橙色的大眼睛里布满了血丝。

    梵猫赶紧把餐盘放下,快步走到床前,伸爪摸摸王大橘的耳朵。“没发烧啊!”

    耳朵被摸,王大橘不由得浑身一个激灵,条件反射的一晃脑袋,尾巴从被子里探出来晃了晃,张嘴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气。

    “喵~~~好困啊!”王大橘露出深深的喉咙和四根尖牙。

    “你是不是感觉哪里不舒服?”梵猫急切的问道,王大橘这个样子有点吓人,哪有好猫一觉起来带着满眼血丝的,这别不是昨天摔坏脑袋,得了什么后遗症吧?

    “我很好啊,除了有点想睡觉。”

    “你觉得脑袋昏沉沉的,特别渴睡是吗?”梵猫有点着急了。

    “是啊,我好想睡觉。”说着他又打了个哈气,两只耳朵塌下来,眼睛不由自主的眯缝起来。

    梵猫被王大橘的样子吓得不轻,这大早上刚起来就说困,还满眼血丝的,怎么看也不像是正常现象啊,她没敢耽搁,忙不迭的跑出门去。

    不大会,神父跟着梵猫快步走了进来,他摸摸王大橘的耳朵,看看他的眼屎,听听他的心跳和胸音,没发现太大问题。

    可是王大橘的状况在那摆着呢,再加上有脑震荡和失忆的症状,怎么都不能认为是正常现象,神父很疑惑,琢磨了半天没琢磨明白,就奇怪的问道。

    “你是不是闹猫了?”

    ps:感谢‘筱筱昕薇’千币打赏!